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爵秩类4


  ◎大臣子弟充军机章京

  军机章京,大臣子弟本须回避,嘉庆庚辰十月二十八日,始有一体保送之例。

  ◎翰林充军机章京

  翰林无充军机章京者,若由举人中书充章京,一改庶常,即出军机。戴文端公衢亨以举人应天津召试,由中书充章京,及改修撰,出典湖北试,奉高宗特旨仍留章京。至侍讲学士时,始特赏三品卿,在军机大臣上行走。翰林之充军机章京者,乾隆以前,惟文端一人而已。

  ◎军机章京回直

  军机章京外放后,无入都仍充章京者。乾隆朝,新建裘恭勤公行简初以举人中书入直,守宁武、平阳数年,以母老请内用,补户部员外郎,仍直军机。

  ◎吴熊光以军机章京召见

  高宗训政时,三省教匪方炽,每日视朝,较平时恒早数时。一日,召枢臣,俱未至,独章京吴熊光入直,遂蒙召对。是日,即降旨以熊光为军机大臣,嗣后无召见章京者。

  ◎三院改内阁

  内阁之制,唐之中书省也。明代不设宰相,遂不设中书省,改为内阁,以翰林学士赞襄庶政,至中叶,乃有大学士之名,其权固犹宰相也。太宗践祚之初,改内为三院,曰弘文院,曰秘书院,曰内院,皆置大学士、学士等官,盖仿宋昭文、集贤之制。入关后,仍沿其制,至顺治戊戌,复从明制,改设中和殿、保和殿、武英殿大学士。

  乾隆戊辰,裁中和殿大学士,增设体仁阁,以配三殿三阁之名。又有以大学士节制行省及钦差至各省专办重务者。保和殿大学士不常置,惟张文和、傅文忠拜焉。体仁阁大学士,杨廷璋、杨应琚先后充之,然皆不终位,刘墉、曹振镛递任之。

  ◎内阁规制

  内阁在午门内东南隅,门西向,满语名多尔吉衙门。入门,西为满本堂,掌校写满字本祝板印篆及皇史宬大库之收藏。东为汉本堂,掌翻译清文,收发通本。(各省督抚提镇学院之题本由通政司达于阁曰通本。)两堂之间北有一门,入门,有堂三间,为大学士直舍,堂上悬“调和元气”四字额,乃乾隆甲子十月初一日高宗御书以赐内阁者。楣悬癸酉六月初六日及嘉庆庚申十一月十八日,道光壬寅三月十二日、庚戌十二月十二日仁宗、宣宗上谕凡四道。

  又嘉庆癸酉七月仁宗御制《勤政殿记》墨刻,乙亥四月二十七日仁宗御制《内阁箴》,满、汉书。堂外悬扁,其上揭“机密重地,一应官员不许擅入,违者治罪不饶”字样,亦满、汉书,刻金字,乃顺治甲午五月二十四日世祖所颁之旨也。其屋皆覆黄瓦。

  堂垣之东西向者,为汉票签处,校阅各部院本,票拟、缮写,签记丝纶簿,拟撰进奉文字,收存军机处发交事件。后南向者为满票签处,又后小屋,为满档房,校阅满字本,缮写满字签与其档案,传知各衙门钞录事件。事件自军机处领出,有奏折奉旨者,汉中书司之;奏折未发交或特降旨者,满中书司之。值园班者同。园班者,满中书每值五日,汉中书每值二日,以次递换也。满票签处西垣外曰稽察房,员无定额。

  凡谕旨,既由票签处传钞,按日记档,月终汇奏,票签处每日进本签经钦定旨下,满、汉学士照签批红本面,假稽察房为批本之地。大学士标示谕,仅用墨笔,所以避尊也。又北东向之屋曰饭银库,南向之屋曰典籍厅。定例,部院及各职司皆有铸印,大学士无印,惟厅有关防,掌文移,统属吏役。有大典礼,请用御宝,满侍读兼摄其事。厅分南北为二,厅之北覆黄瓦者,曰蒙古堂,翻译外藩诸部文字,并课俄罗斯学生。此阁以内之规制与其职掌也。

  由满票签处而北,为阁之后门。后门之东,红墙迤逦,为大库门二,典籍厅、满本堂分掌其锁钥。存贮历圣实录、批红副本、历代帝王功臣画像书籍。诰敕房在午门内之东廊,管理者无定员,满、汉本堂侍读二人充提调官。初,各官请封典,汉中书撰文拟进写轴颁发。乾隆时,彭元瑞奏请撰定满、汉京外文武各官诰敕文,不必随时具草,后遂为例。

  内阁衙门,大学士总之,侍读以下常见列揆,惟长揖,无堂属礼。乾隆朝,和珅当国,势张甚,欲令阁曹长跪白事,一如部曹,诸人执故事不从,和恚恨。

  内阁大堂,以有谕旨,故不设正座,六堂分左右六位。若遇大挑之年,则钦派王大臣皆面北而坐,应挑者皆南面跪。

  ◎徐文穆十六年入阁

  钱塘徐文穆公本为珂之高高伯祖,康熙戊戌,入翰林。以桐城张文端公英荐,督黔学,以鄂文端公尔泰荐,授黔臬。由是而擢楚藩,简皖抚,内迁总宪,晋大司空,乾隆丙辰入阁,距康熙辛丑散馆授职,仅十六年耳。

  自康熙至道光,翰詹诸臣素流平进,大率远者三四十年,近亦二十余年,始得入政事堂,盖以汉人言,固未有若文穆之速者也。文穆父,即文敬公潮,仕至吏部尚书。

  ◎大学士出为巡抚

  以大学士出为总督者颇多,世称为使相者是也。然无为巡抚者。乾、嘉间,嵇文恭公抚浙江,朱文正公抚安徽,其时皆已入相矣。

  ◎大学士非翰林出身

  满、蒙、汉军大学士,不必尽由翰林出身。国初,汉大学士亦皆特简,嗣由吏部进本,惟翰林出身者始开列。亦有以资劳入阁不由翰林者,如赵国麟为康熙己丑进士,乾隆己未,授文华殿大学士。孙文靖公士毅为乾隆辛巳进士,壬子,授文渊阁大学士。费文恪公淳为乾隆癸未进士,嘉庆壬辰,授体仁阁大学士。

  章文简公煦为乾隆壬辰进士,嘉庆壬寅,授文渊阁大学士。彭蕴章为道光乙未进士,咸丰丙辰,亦授大学士。皆不由翰林出身。光绪初,左文襄公宗棠以举人起家,官至兼圻而入赞黄阁,海内惊为异数,实则亦非破格也。

  ◎彭蕴章为门外汉

  彭咏莪相国蕴章未由馆选,初被协揆命,谢恩折云:“登揆席而未经词馆,计本朝不过数人,由部曹而洊陟纶扉,在微臣甫逾廿载。”旧制,大学士莅任,皆诣翰林院署,入登瀛门,降舆,诸后辈长揖迎之。先是,有某者亦未经馆选而大拜,将至院署,诸太史序立门内以待。而某于门外降舆拱手,自称曰门外汉,彭与之同。

  ◎设立内阁总理

  宣统辛亥冬,厘订官制,设立内阁。凡各部之尚书、侍郎、左右丞参各缺,均即裁撤,改设大臣、副大臣各一员,而受辖于内阁总理大臣,与昔者内阁之组织不同。

  ◎孔继汾特授内阁中书

  乾隆壬午,高宗东巡,释菜于孔林,谕:“引驾官孔继汾,朕看其人,尚可造就,着加恩以内阁中书用。”

  ◎汪孟鋗到内阁口号

  汪厚石吏部孟鋗为乾隆丙戌进士,先以壬午献《龙井闻见录》,召试,赐中书,后擢典籍。其《初到内阁口号》云:“陈人久叹积薪余,乍许清班学士趋。猎猎西风敝裘帽,东华门外唤车驱。静听阁老马蹄声,侍读诸公白事迎。我自田间来几日,慎教轻易上阶行。六科书吏立如麻,齐下三单卅点加。埽笔纷纷忙注本,日轮眼急下东华。(遇启銮封印日则三日本齐下。)(领上谕奏折日,直中派一人候夜直交代,为守晚。)御门闻道特除官,朱笔题名敬奉观。别有改签更式样,传宣票拟细寻端。(御笔亲书为朱签,特旨改标为改签。)轮班辰入退过申,来是空言两隶人。莫怪此间无洒扫,禁城清绝不生尘。”

  又《典籍厅任事八首》云:

  “六年历俸八年资,又向西厅坐褥移。一转成仙人共笑,邅回不去待何时。”

  “寂寞茶房淡泊厨,喧然吏役日高初。各堂上任夸谁似,一饱猪羊祭库余。(典籍到任,例以猪羊祭库。)

  “画行事细粗能晓,点卯人多猝未详。夜直若非连两夜,军机须去面中堂。(供事皁隶、纸匠、苏拉朔望日赴厅唱名,汉典籍无园直,夜直连两日。)

  “印单印簿缝钤存,启钥开箱昼继昏。始识相公多摄事,十纔一二本衙门。(中堂有兼管上处、国史馆、三通馆、俄罗斯馆,行部院衙门,文俱用厅印,以印单为凭。)

  “掌印帮班等样官,平湖满汉一厅攒。考勤簿子亲书押,要送兼厅侍读看。(满、汉典籍各二缺,余皆别堂来兼理者。满侍读学士、侍读兼厅则为厅官之长。)

  “北厅章奏南厅案,大库文书小库银。承发散班齐了事,瓣香酹酒祭科神。(厅供事南北各十四人,五月十三日醵钱祀科神,云是萧、曹也。)

  “宝箱例引赴乾清,肃驾年年典据征。接送预行交泰殿,奉盈一念警宵兴。(旃檀香宝,交泰殿二十五宝之一,驾出,内阁学士、典籍各一员赴乾清宫请宝,驾旋送宝亦如之。)

  “办事衔名不自由,背推踵接此勾留。莫将五日轻京兆,尚许笞人唤皁头。(吏部选例中书带办事衔者,题管典籍,撰文则否。)

  ”

  ◎端木国瑚两得中书

  处州之青田故有鹤,而山以鹤名。端木舍人国瑚产是邑,生而神貌肖之,其大父取《易·干·中孚》两“九二”之义,字之曰鹤田,及晚岁,乃自号太鹤山人,海内外知者多称之曰太鹤先生。当阮文达督学两浙时,得舍人,以夸示同朝曰:“吾得青田一鹤矣!”由是声闻天下。

  嘉庆戊午,舍人登贤书。明年。文达佐朱文正典会试,闱中相期以得鹤为至幸,鹤竟不翔。后三十余年,舍人已官于朝,文达适自滇黔觐京师,遇于郊外,与之酹酒文正墓,犹言畴昔闱后,文正以失鹤为嗛,惘惘者至数月也。癸巳三月,文达方陛辞,宣宗留之。入闱会,录异才三数人,舍人始在选,朝士惊咤曰:“离枞老鹤,尚能高飞耶!”

  道光庚寅,宣宗改卜万年寿陵,那彦成、禧恩得舍人所著《地理元文注》以献。上问近臣:“知此人乎?”曹振镛对曰:“此浙江名士,臣久闻其名。”遂诏浙江巡抚刘彬士召之。时舍人方倚隐囊,注《周易》,闻命,颠出坐后,左右扶之起,乃曰:“吾竟以方技名乎?”寿陵既定,将以知县用,原荐者为奏曰:“国瑚大挑一等,不愿为县令,故改授教官。”上乃特授内阁中书,加六品顶带,人以是益高之。癸巳成进士,仍以知县请改归中书。

  ◎中书至军机处领事

  军机直房门帘,非军机处人员,擅揭者罪。内阁早班中书,每日至军机处领事,行氐帘次,必先声明职务,乃始揭帘而入。直日章京起立,彼此一揖,章京出黄绫匣,当面启封,谕旨共若干件,一一点交。旋出簿册,俾领事中书签名画押毕,然后捧持而出,(中书与章京虽同乡戚友,在军机直房亦不得交谈。)回内阁直房,上军机档。少迟,六科笔帖式至内阁领事,亦有簿册,签名画押。

  ◎翰詹两衙门

  国初,设文馆,置榜式,(官名,一作巴克什。)旋改翰林院。自掌院以迄庶吉士,有大小教习,而不分堂属。詹事向为东宫官属,本朝不建储,第留以备词臣迁转之阶。且国子监祭酒、司业,亦由翰、詹两衙门升转。

  ◎翰林院

  翰林院为储才地,大学士、尚书、侍郎出焉,督、抚、藩、臬出焉,大臣非翰林不得谥文,盖重视之也。嘉、道以前,名臣多出于翰林,咸、同中兴之手定大难者,胡文忠公林翼、骆文忠公秉章、曾文正公国藩、李文忠公鸿章,皆翰林也。

  然以大位可坐致,翰林习惫恧而安固陋,求通博宏重之选,又极罕觏。光绪末叶,翰林院亦废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