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战事类二1


  ◎张忠武剿粤寇

  高要张忠武公国梁既投诚于官军,赏千总衔,从剿粤寇。尝奉湘抚檄,以二百人破寇数万于新宁州。咸丰壬子三月,破寇于道州蛇皮岭,克永安州,追寇至长沙南路新开铺。寇窜湖北,复追剿至武昌,破洪山寺垒。

  张之立功自保桂林始,后逐寇楚南北,直抵江宁,与向荣相倚如左右手。寇聚太平,向问诸将孰敢往取贼巢,无应者。张慨然上马行,所部五百人从之。寇大惊,弃城走。张徐按辔入,市不改肆,归报往返,仅七日也。军中唱凯歌曰:“张国梁走马取太平,前后奏捷。”旋率师渡江取浦口及江浦县城,往返亦不及二旬。

  丙辰五月,九华山之师溃,他帅死,诸将拥兵观望,大势几不支。于是向奏请以张总统南北诸军。旬日间,招集流亡,立解金坛之围。朝廷嘉之,始拜钦差帮办军务之命。嗣此乘胜克复句容、镇江,进捣秣陵关,驰往江北,复扬州、仪征。又渡江围江宁,城外寇营筑长濠以困之。经画数年,破寇形势已在掌握,而九洑洲正当寇冲,亦为官军所据矣。

  ◎僧格林沁与英法人战于大沽

  咸丰丁巳冬十一月,英人、法人据广州,执总督叶名琛。其注意在改约章,索偿款,增商埠,自谓据城为质,必可如其所请也。总督黄宗汉退驻惠州,既不激励兵练,筹克会城,又不与英使会议立约退师事。英使额尔金久不得我要领,乃纠法、美二国,驶兵船北上。

  戊午夏四月,骤至大沽海口,大沽绿营兵见敌船,即惊溃。英、法兵踞南北岸炮台,直隶总督谭廷襄、提督张殿元等皆以疏防获罪。敌兵以大小轮船七,暨舢板船驶入内河,直薄天津。

  额尔金等照会内阁,谓此来非用兵,盖欲修好,请面见天子,诉其事。文宗特遣侍郎衔耆英谕止之,不听。遂命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以钦差大臣视师通州,遣大学士桂良、尚书花沙纳往议和约。英人多索偿款及商埠,许之恐伤国体,拒之虑挑强敌,乃以两江总督何桂清兼通商大臣,特派杜良、花沙纳驰赴上海,会同桂清先与英人商定税则,再议约章。六月,英、法、美三国兵船退。

  秋七月,僧移军海口,筑大沽北塘营炮台,购巨炮,分布要害。檄州县伐大木,输之海堧,植丛桩水底,以御汽船。奏请调吉林、黑龙江、察哈尔及蒙古两盟马队,前后赴军者可五千骑。己未春三月朔,怡亲王载垣赴天津,察勘海防。桂良等在上海与额尔金商定税则,额遣其弟卜鲁士率兵船北驶,声言将入京换约,桂良等告以大沽设防,当进自北塘。夏五月庚寅,卜鲁士至拦江沙外。壬辰,遣其兵船闯入大沽海口,先觇形势,僧故羸师以张之。癸巳,兵船十七艘驶进鸡心滩,用炸炮摧断铁链。

  甲午,鼓轮直进,毁我防具,树红旗促战。直隶总督恒福派员持天津道照会,告以桂已由上海驰还,请移驻北塘口外,静候换约,否则暂令换约官数人,由北塘至天津。英人不受照会,开炮击炮台,分遣步队登岸。僧督军鏖战,戒炮台同时开炮,沈毁数船,击杀登岸敌兵数百,生擒二人,英领队官伤股而殒。兵轮入内河者皆中炮,不能驶,惟一艘遁至拦江沙外。

  当英兵开战时,美使华若翰由北塘登岸,诣京师,呈递国书,款以优礼,换约而返。华洋巨商知英人耻其败挫,必兴师报复,惧妨互市也,自议集捐白金二百万两输偿英饷,沮其再举。于是英使、法使牒通商大臣何桂清,谓若事事遵戊午原约,即罢兵。

  杜清入告,得旨:“卜鲁士辄率兵船,毁我海口防具,首先背约。损兵折将,实由自取,并非我国失信。所有戊午议和条款,概作罢论。若彼自知悔悟,必于前议条款内,择道光年间曾有之事无碍大体者,通融办理。令其有以回报本国,仍在上海定议,不得率行北来。倘再有兵船驶入拦江沙,必痛加攻剿,毋贻后悔。”是时廷议以获胜之后,欲改前约,冀英、法二国或就范围也。然犹申戒疆臣帅臣,不得见敌辄先开炮,致碍和局。又命留北塘一口,为便使议和地。

  北塘用帑百余万金,仅成南北三炮台。会有言宜纵寇登岸击之者,僧心韪其说。旋奉旨撤北塘之备,退就大沽营城,移其巨炮,置大沽南北岸炮台。营城距北塘陆路三十七里,水路七十里,议者谓御寇不于藩垣而于堂奥,失计已甚。北塘绅士御史陈鸿翊密疏争于朝,不听。翰林院编修郭嵩焘时在幕府,力争之。僧狃于大沽之捷,谓:“彼以船来,不能多携马队。俟其登岸,以劲骑蹙之,可必胜。洋兵伎俩,我所深知,何足惧哉!”嵩焘以议论不合,遂辞去。

  庚申夏,英将额尔金、法将噶罗率轮船船凡百艘入寇,复至大沽口,诇我设备,严惩前败,不敢阑入。徐窥北塘之弛防也,六月丁丑,英、法马步队各挽炮车登岸,先据炮台,官军犹意其来换约,不之御也。大吏派员持照会,请其使臣入都换约,不应。僧整军以出,所部马队已调赴他军,不满五千,合京旗步队几万人。英军马步可一万,法军八千。

  壬午,敌船由北塘进内港,我军驰往扼之。适潮缩,船不能动,高悬白旗,示欲议和状。我军信之,不敢纵击。比沛长,敌兵出不意,薄我师,我师被挫。敌兵由北而南,将逼大沽,抵新河,我军御之。敌兵先以七百人出战,僧矙其寡也,麾劲骑驰之,敌兵退。乘势蹴之,敌兵各执一枪,精利无前,数十步外,即不能近。俄而七百人为一字阵,每人相去数十步,阵长数里,渐围渐迫,我军不能退。突围欲出,敌兵发枪无不中,我军纷纷由马上颠陨。戊子,败绩于新河。收合马队,出者七人而已。退保唐儿沽,英、法军张甚,出全队攻军粮城,又攻副都统德兴阿之营于新河,皆陷之。敌船由北塘分向大沽,驾大炮拟我炮台以扼我前,步骑踞新河以蹑我后,大沽炮台益危,炮穴外向,不能反击。庚寅,我军复退,敌兵进踞唐儿沽。

  辛卯,奉朱谕云:“僧格林沁握手言别,倏逾半载。大沽两岸正在危急,谅汝忧心如焚。天下根本,不在海口,实在京师,稍有挫失,须退守津郡。自北而南,迎头截剿,万不可寄身命于炮台,以国家依赖之身,与丑夷拚命,太不值矣。南北岸炮台,须择大员代为防守。汝身为统帅,固难擅自离营,今有特旨,非汝畏葸,若不念大局,只了一身之计,殊负朕心。握管凄怆,谆谆特谕,汝其懔遵。”壬辰,特派侍郎文俊、武备院卿恒祺驰往北塘海口,伴送英、法二国使臣入都换约。

  秋七月癸巳朔,命大学士瑞麟、尚书伊勒东阿防通州。丁酉黎明,敌兵攻大沽北岸石缝炮台,一开花弹猋入火药库,炮台失陷,提督乐善死之,惟南炮台尚存。僧念屡挫之后,精锐伤亡,南炮台孤立难持久,适奉密旨退防后路,乃撤营城及南炮台防兵,次于通州之张家湾,与瑞麟军相依护。

  庚子,以疏防故夺三眼花翎、领侍卫内大臣、镶黄旗满洲都统。敌兵至天津,会和护屡不就,遂逼通州。八月戊辰,光禄寺卿胜保率偏师邀战于八里桥,胜保红顶黄褂,骋而督战,瑞麟军宵溃。僧军朝阳门外。

  己巳,文宗以秋狝巡幸热河,敌兵纵火燔圆明园。甲申,僧军亦溃。闻恭亲王在长新店,与瑞麟等皆往从之。英、法按军郭外,欲邀恭主和议。恭用恒祺居间排解,往复关说甚苦,浃两旬,和约始定。九月壬寅,暨英人法人平。

  当是时,曾文正公国藩督师祁门,胡文忠公林翼驻军太湖,进剿粤寇,相持甚急。闻变,合疏奏请于两人中简派一人,率精兵万人入援。会和议成,不果行。英、法军以海口封冻为虞,皆于初冬退去。

  ◎叶名琛剿粤寇

  道光己酉,新嘉坡陈正成设三合会支部于厦门,命名曰匕首会,入会者数千人。咸丰癸丑,闽省官吏以强夺豪富黄姓之财,匕首会首黄威庇之,率二千余人起事。队长多新嘉坡侨民,夺厦门附近二镇,附者至八千。遂推据厦门,威乃自称明军指挥官,盛抗官军,卒以粮饷药弹不足,启城议款。

  明军去,官军入城市劫掠,杀戮及童稚,刀钝而不血,则缚数人投之河,英领事通牒劝止,亦无效。乃以两军舰泊香港,若将强制者。于是洋场及船埠四周俱免于祸,余地则有一日斩杀至二千人以上者。

  匕首会陷厦门时,上海亦有三合会起事。时广东、福建两省人之在上海者十四万人,多三合会员。广东人刘丽川、福建人陈阿连等,群谋袭上海城。事未发,为地方官侦知,捕粤、闽头目七八人。粤、闽人乃益怒,致书地方官诘责。地方官大骇愕,返而谢之。其月二十日,祭孔子庙,黎明,丽川、阿连等六百余人潜匿北门外,待启城,即突袭县署,迫上海知县袁某缴印。袁骂曰:“印为天子所赐,汝欲印者,先取吾头!”丽川党人大叱,斩之。

  众因围道署,城中鼎沸。官吏指挥守兵,放大炮,众仍不退。胁苏松太道吴健章缴印,吴解绶与之,丽川取其印,缚健章,夺道库银无算,城亦陷。时其党悉以红巾为号,因称为红头贼。后数日,丽川、阿连等欲杀健章而未决,众议大哗。驻沪美总领事麦辖尔闻之,邀丽川,以吴付之,丽川不许。然有二洋人潜诱健章,自西门缒城逸,匿麦辖尔所。丽川大怒,将攻租界,租界防益严。镇江官军至上海,营跑马场。

  时或嘲弄洋人而殴辱之,于是驻沪各领事请于江督何桂清,欲移跑马场驻营。桂清犹豫未决,各领事又致书,令速移营,否则将以兵力夺取。时英、美军舰之在上海者各一艘,合租界所有洋兵得三百余人,戒严以待。桂清以为仇洋人,则洋人必恶我而助敌,转而攻我,则沪城胡以复?遂自至租界谢罪于洋人。时官军集上海者万余,借洋人之力以断粮道,复向城中炮击。丽川闻洋兵之助官军也,率死党百余人犯围遁。

  道光庚戌,三合会蜂起两广各地,见洪秀全胜,气益张。咸丰甲寅,举广东各州及广西全省,皆叛乱。其年,陷广东之肇庆、佛山、东莞各地。自此官军与三合军显有别。而官军之运饷羊城,转藉外人之助,悬外国旗,即能安然过三合军之炮台与军舰焉。

  咸丰甲寅十一月,广东豪商某备大舰,运兵至佛山,与三合会战。三合军大胜,获官军之弁四五十人,兵五百人,悉杀之。后又战于珠江,即以此舰队破军舰四十四艘。

  广东总督叶名琛之镇慑三合会,为法至严。然两广、江西、福建诸省尚时时暴起。方英、法同盟军之占广东也,粤寇石达开自湖南进兵广西,欲攻据桂林。三合会乘之,咸丰戊午,陈清康率军数千会集于广东之北,隐有占领广东之计,待同盟军一退,即起事。适攻击桂林之粤寇遇精锐之官军,突围逃广东,更于中途胁从诸无赖加以三合军,势遂益盛,其主力军乃再向广西进发。

  至是,而官军乃径向三合军攻击,并用贿通悬赏等法,潜约三合会副统领陈政及诸头目,谋杀其统领陈清康,率众降。陈政斩之,官军大胜,并捕内应之三合会党羽二千以上,斩杀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