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兵刑类6


  ◎阿文勤不修刑部则例

  阿文勤公克敦管理刑部时,诸曹司屡请纂修则例,文勤置不答,因凂公子文成公代请,仍不答。文成惶然,得间复以为言,文勤喟然曰:“汝何不晓事至此?近日刑名从重办理,乃一时权宜辟以止辟之义,若纂为成例,则他日刑官援引,伤人必多,岂尚德缓刑之道乎?”

  ◎邓嶰筠奏免颍州佥妻发配旧例

  旧例,颍州府属凶徒,结党三人以上持械伤人者,不分首从,发极边、烟瘴充军,佥妻发配。江宁邓嶰筠中丞廷桢曾抚安徽,奏言:“颍属民俗强悍,非此不足示惩,惟佥妻发配,似无深意。此等妇女,本系无罪,一经随夫佥发,如长途摧挫难堪,兵役玷污可虑,或本犯病故,则异乡嫠妇,飘泊无依,或本妇身亡,则失恃孤婴,死生莫保。

  况颍属妇女,颇顾名节,一闻夫男犯罪,自知例应同发,或伤残以求免,或自尽以全身。在本犯肆为凶暴,法固难宽,而本妇无故牵连,情殊可悯。”疏入,奉旨删去此条。

  ◎薛云阶之法学

  六部诸曹司事权皆在胥吏,曹郎第主呈稿画诺而已,惟刑部事非胥吏所能为,故曹郎尚能举其职。刑部事统于总办秋审处,额设提调坐办各四人,主平亭秋审监候之狱,必在署资深且深通律学者,始获充是选。长安薛云阶尚书允升,充提调十余年,始获外简,甫六载,复内擢少司寇,洊长秋官,掌邦刑者又二干年,终身此官。

  其律学之精,殆集古今之大成,秦、汉以来,一人而已。尝着一书,以《大清律例》为主,而备述古今沿革,上泝经义,下逮有明,比其世轻世重之迹,求其所以然之故,而详着其得失,以为后来因革之准。书凡数十册,册各厚寸许。

  ◎沈文肃重典论治

  光绪中,沈文肃公葆桢督两江时,辄以重典论治。每派道员往各属查办事件,濒行,授以信矢而嘱之曰:“所查事外,遇有不法者,即以军法行之。”故一时杀戮必伙。

  及卒于位,有计其自授任日起,至病故日止,所杀戮者,平均每日得五十人。其任福建船政大臣时,监督工程,异常严厉,凡委员监工草率者,立予参办,工匠有偷窃公家一木一石者,亦即以军法从事。

  ◎西河沿照例翻车

  光绪季年,有某令选缺出京,中途失文凭,折回京师,求吏部尚书某为之设法。尚书,令之座主也,已允之矣,卒以格于例,不得行。令无如之何,转商之于部吏某,某为设法,次日补给。询其所以,则以康熙某年,亦有某官出京,因在西河沿翻车,失其文凭,部议核准补给。嗣后失凭者,皆援此为专条,且必声明在西河沿翻车,否则必遭驳斥。

  ◎华人不能出洋

  粤东向例,年终必由总督奏称,并无华人流入外洋。至张文襄督两广时,始停此奏。

  ◎蒙古死罪案件

  蒙古死罪案件引用蒙古例者,由理藩部复核,会同法司具奏。参用刑律者,咨交大理院覆判,会同法部具奏。嗣于宣统庚戌二月,经宪政编查馆附片奏定,嗣后凡内外蒙古死罪案件,不论所引何律,概归理藩部主稿,咨送大理院覆判。遣罪以下人犯,应发遣者,由理藩部咨送大理院覆判。

  ◎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刑法

  乌盟风俗古朴,刑网甚疏,讼事亦少。斗殴小事,央人调处即了,不能了者,则由印房值差官员讯问,诉讼以口述断安,不留底稿,而亦无翻案者。科罪,重则笞股,轻则掌颊。笞股以皮鞭,(皮条捻结而成。)掌颊以皮掌,(与内地相同,如鞋底。)此外无他刑矣。无监狱,而有地牢。地牢制甚陋,坎地而成。重罪人犯,未审之先,或施以镣铐,锁之牢中,防其逸也。

  如有人命案件,则由王公札萨克讯明,转送归化城定罪。案到即审,审毕遂结,无积压之案件。近边各地,汉、蒙杂处,汉人与蒙人诉讼,例由地方官审判。地方官刑重,且多所需索,黠者避重就轻,往往转就蒙旗控讼,东盟边地习汉俗久,亦有用重刑者。

  ◎阿里克族刑法

  青海有阿里克族,其刑罚有笞杖,量罪之轻重以施。杀人盗马者死,他犯则征物以赎。百长用非刑,百户可扑之,百户用非刑,千户可扑之。尊重民命,民亦鲜有不法者。

  ◎番例

  国朝定鼎,番夷内附,西宁辨事大臣达鼐等,奏称番人愚蒙,不知法度,应请照颁发玉书纳克舒番人等番子津例之例,颁发松潘口外住牧番人等三十六套。化导晓谕伊等,令其所知畏惧,违法之事,禁其仿效行为等语。雍正乙卯三月,经大学士鄂尔泰等会议奏准,即令于蒙古例内选择关系番民易犯条款,篡辑番例,颁发遵行。并声明于五年后,再照内地律例办理。明年,总理西海夷番事务侍郎马某,咨请将番人头目之等次改正,其罚服牲畜数目,酌量删除,均不得过九五之数定拟。又以番人地方,出产马匹,荤孳生甚少,而扇牛孳生甚多,应将罚服马匹改为扇牛等语。奉部饬照所议开载,翻译唐古忒字,通行晓谕番人仍将律例报部存案。

  乾隆丙辰、庚申、癸亥、戊辰,节经奏请展限,嗣准刑部议覆。番民僻处要荒,各因其俗,于一切律例,素不通晓,未便全以内地之法绳之,不若以番治番。庶于夷情妥洽。嗣后自相戕杀命盗等案,仍照番例罚服完结,毋庸再请展限,奏蒙允准。

  至嘉庆朝,西宁办事大臣贡楚克扎布,因覆奏审结蒙古番子积案,请嗣后蒙古番子寻常命盗抢劫等案,仍照番例罚服办理,如有情节可恶者,随时奏闻。旋奉朱批,所奏番例有何册档可凭,情节可恶者随时奏办,是何情节方为可恶?饬容详议。

  后经部覆,仍令西宁办事大臣查看情形,自行专折具奏。该大臣文海拟称番民等如敢纠约多人肆行抢劫,或竟扰及内地边氓,情同叛逆,以及肆意抢劫蒙古牲畜,凶恶显著,关系边疆大局之案,自应慑以兵威,严拿首从,随时奏明请旨办理,以彰国典。其止于自相戕杀及偷盗等案,该蒙古番子等向系罚服完结,相安已久,一旦绳以内地法律,恐愚昧野番,群滋疑惧,转非抚辑边夷之意,应请仍照旧例等情,复经刑部核准,奏请施行。晚近以来,仍复相安,实为现行刑特别刑法之一种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