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14


  ◎秦鉽殿试卷书法

  顺治乙未,会试榜发,世祖命取诸进士之原卷进御,览之称善者数四。及殿试卷进呈,阅至第三人卷,顾谓读卷官傅以渐曰:“卿知此卷为谁?”傅谢不知。世祖曰:“此会元秦鉽作也,朕于其书法知之。”及折卷,果然。世祖大悦,召见于南海子,赐袍服,比第一人。

  ◎殿试之地址

  国朝策试进士,赐及第出身,本沿明代旧制,谕令射策于天安门外。至顺治戊戌,世祖从礼部之请,乃改于太和殿丹墀。或为六言诗以纪之,中有句曰:“从此太和翔洽,举头益见天安。”

  ◎叶九来殿试被摈

  叶九来,名奕苞,为掌院学士讱庵从弟。殿试本拟二甲第四名,圣祖已呼召,宣付至四十人矣,忽顾杜立德、冯溥、叶方霭、项景襄、李天馥曰:“此外岂无龙虎漏珊瑚之网者乎?”于是冯以徐源、林咸清、王嗣槐对,杜以白梦鼐、施清、高向台对,而叶操吴音以奕苞对,曰:“渠,臣从弟也,臣若不举,彼必衔恨刺骨。”天颜不怿,悉罢去,而以邵吴远、严绳孙补之。

  ◎姜西溟殿试第三

  慈溪姜西溟,名宸英,以布衣荐入史馆。圣祖尝语近臣曰:“姜宸英古文为当今作者。”每榜发,辄遣问姜宸英举否。然年七十,始以第三人及第。

  ◎父子殿试对策

  河南鄢陵王鸣球,为顺治庚子解元。康熙甲辰成进士,至丁未,补应殿试,适其子曰温以是科捷南宫,于是父子同日对策大廷。

  ◎殿试进呈十卷

  殿试卷先拟十本进呈,恭候钦定名次,自康熙乙丑会试始。

  ◎殿试策清汉合璧

  国初,新庶常年少者多派习清书,盖期其兼综九能储承明制诰之选也。至殿试对策,则从无以清书入卷者。康熙戊辰科进士仁和凌绍雯少习清书,廷对日,用清、汉合璧体书写,读卷诸臣,靡可位置,乃以之殿二甲。

  ◎大臣子弟殿试皆三甲

  康熙庚辰,殿试榜将发,上谕内阁曰:“大臣子弟皆置三甲。”

  ◎何义门为不殿试之翰林

  阎潜邱,名若璩,初交何义门。何年二十四岁,日与议论时文。潜邱将明二百年名家制义,其中错解题误用事者悉标出之,装为一帙,凡百条,谓此乃代圣贤立说,岂有使别字用譌事者。义门击节叹赏,归而钞撰制义,为《行远集》,悉如潜邱之旨,义门曰:“如此,方见制义之难。”

  自是,义门益工制义,然构思颇不迅捷,每应举,俱曳白。而数游京师,其科第皆出钦赐,后以安溪李文贞荐,得校书秘阁。又好指摘人诗文疵累,贵人多侧目,忽构蜚语。时圣祖在圆明园,诏下狱,复诏亲王勘问,锒铛周身,官吏拥挟,而亲王尚未出,乃锁义门于别室。义门出袖中《易经》朗诵之,已而鼾声如雷。官吏怪诘之曰:“尔此时尚能熟睡耶?”义门笑曰:“我自读书外,不知有他也。”

  亲王出问曰:“尔既为读书人,当谨守礼法,岂可妄肆雌黄?若是则处士横议也。”义门曰:“王大人差矣,孟子当衰周无道之世,故言处士横议。方今圣王在上,岂有此事?”亲王复命,圣祖复命检其寓中笔墨可有狂悖语,竟无有。所存邸钞,凡有上谕者,下注曰:“臣何焯恭阅。”又有辞友人馈金札稿。圣祖嘉其忠爱廉洁,钦赐翰林院庶吉士,使校书如故。

  ◎王敬铭殿试第一

  嘉定王丹思殿撰敬铭以康熙丁亥迎銮进诗画,称旨,入直畅春园,充武英殿纂修。书成,议叙不就。癸巳春秋乡闱,(是科春闱乡试秋闱会试。)联捷成进士,殿试一甲第一名。

  胪唱毕,圣祖谓近臣曰:“王敬铭久直内廷,是朕亲教出来者,授修撰,赐宅一区。”己亥,侍直热河,上问而父年几何?以父母年皆七十对,御书《齐年堂》额赐之。

  ◎尹似村为殿试秀才

  尹似村为尹文端公第六子,祖父宰相,兄弟皆尚书侍郎,而似村自号殿试秀才,不就职,赋诗种竹以林泉终。殿试秀才者,以乾隆丁卯科试,诸生闹场,高宗恶之,亲自监试,似村独蒙钦取故也。

  ◎殿试阅卷之圈

  御史眭朝栋既以乾隆辛巳会试充同考官之前,请复回避卷被诛,军机大臣、司员咸为人所指摘。而乾隆庚辰,状元毕秋帆、榜眼诸桐屿,亦皆官军机中书。故都下蜚语,有“历科鼎甲皆为军机所占”之说。

  会试榜发,赵云崧又以军机中书得隽。适刘文正公统勋、刘文定公纶充阅卷大臣,赵虑以避嫌见摈也,乃更易书法,仿欧阳率更体缮之。文正、文定初不知,已列之高等,及将定进呈十卷,文定恐赵卷入一甲,又或启形迹之疑,且得祸,乃遍检诸卷,意必将赵卷置十名外,彼此俱无累矣。及检一卷,独九圈,当以第一进呈。九圈者,卷面另黏纸条,阅卷大臣各以圈点别优劣于其上。是岁阅卷者九人,九人皆圈者,惟此一卷。文定疑为赵卷,以示文正,文正笑曰:“赵云崧字迹,虽烧灰,亦可认,此必非也。”

  盖赵初入京时,曾客文正第,爱其公子文清公墉书法,每仿之。及直军机,赵以起草多不楷书,偶楷书,即仿文清体,而不知赵更擅率更体也。文定则谓遍检二百七卷,无赵书,则必变体矣。文正又覆阅,谓赵文素跅弛不羁,亦不能谨严如此,而文定终以为疑。将军兆惠时方奏凯归,高宗为隆其遇,特派入阅卷。兆自陈不习汉文,上谕以诸臣各有圈点为记,但圈多者即佳。至是,兆检得赵卷独九圈,余或八或五,遂以第一进呈。

  ◎王文端殿试第一

  韩城王文端公杰未遇时,在陕甘总督尹文端公、巡抚陈文恭公幕府,立品正直,尹、陈皆甚重之。乾隆辛巳,捷南宫,殿试卷列第三。

  是科因御史奏改先拆弥封,传集引见,高宗是日阅十卷,几二十刻,特拔文端卷置第一。《御制辛巳御殿传胪纪事》诗有云:“西人魁榜西平后,可识天心偃武时。”盖是时西域底平,开疆蒇绩,而文端适抡元,故特及之。

  ◎任子田殿试为二甲首

  泰州任子田,名大椿,记诵博洽,尤长于三礼注疏,六书训诂。乾隆己丑成二甲一名进士,浮沈郎署,晚年始授御史,未上而卒。自开国以来,二甲一名进士不入词馆者仅三人,子田实居其一。

  ◎刘凤诰殿试给烛

  少保刘凤诰为乾隆己酉探花,殿试日,天已昏,文尚未成,监试大臣欲逐之出,常宗伯青曰:“此生书法极秀劲,可给烛,使终篇。”榜发,擢高第,遂于常终身执弟子礼。性豪宕,少假馆蒋司马元益宅,蒋喜其俊雅,欲纳为婿。久之,使酒詈仆夫,蒋曰:“非大器也。”

  善遣之,洊至吏部侍郎。与修高宗实录,告成,加太子少保。尝督学浙江,以严酷驭士子,为言官所劾,谪戍黑龙江。适将军有贺表,命代撰,表至,仁宗谓近臣曰:“此刘凤诰笔也。其文愈佳于昔,可谓穷始工也。”未久,放归田里。

  ◎殿试进呈十二卷

  乾隆庚辰,秦文恭公蕙田等以殿试进呈前十本外,尚有佳卷,特旨许以十二本进。是科十四名以前并入翰林。(同治以来二甲二十名前均入翰林,几同成例。)至乙卯恩科,大学士和珅读卷,以无佳卷,止取八本呈御览。

  ◎殿试有两传胪

  嘉庆某科,一甲一名为潘世恩,二名为陈云。二甲一名为张春山,三甲一名为马秋水。时人为之语曰:“必正妙常双及第,春山秋水两传胪。”盖世谓二甲一名为金殿传胪,三甲一名为玉殿传胪也。

  ◎洪莹默写殿试策

  嘉庆己巳殿试后两月,给事中花杰诬劾戴文端公营私舞弊各款,并连状元洪莹,谓与戴衢亨交结情密,故援引为一甲一名。仁宗特派满洲军机章京传洪由福园门带至上书房,命二阿哥监看。令其默写试策,核与原卷相符,上称为真才实学,并以洪横被诋诬,赏纱二件,以示奖异。花所劾文端他事,经诸大臣会讯,均子虚,交部议罪。

  ◎殿试之臣对臣闻

  凡殿试策,起必曰臣对臣闻,止必曰臣谨对。某科,有富家子应乡会试,倩人捉刀,遂魁两榜。殿试日,策题既下,侍卫露刃立阶下,毛发森竖,不敢复萌故态。搜寻腹笥,一无所有,日晡犹未成一字,不得已,乃援笔书其上曰:“臣对臣闻,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臣不知,臣不敢妄对,臣谨对。”

  ◎苏人殿试多鼎甲

  嘉庆以前,鼎甲之盛,莫盛于苏州府,而状元较榜眼、探花为尤多。以状元言之,顺治戊戌为常熟孙承恩,己亥为昆山徐元文;康熙丁未为吴县缪彤,癸丑为长洲韩菼,丙辰为长洲彭定求,己未为常熟归允肃,乙丑为长洲陆肯堂,甲辰为常熟汪绎,壬辰为长洲王世琛,乙未为昆山徐陶璋,戊戌为常熟汪应铨;雍正丁未为长洲彭启丰;乾隆丙戌为吴县张书勋,己丑为元和陈初哲,辛丑为长洲钱棨,庚戌为吴县石韫玉,癸丑为吴县潘世恩;嘉庆壬戌为元和吴廷琛,戊辰为吴县吴信中;道光壬辰为吴县吴锺骏。

  以榜眼言之,康熙丁丑为常熟严虞惇,乙未为吴县缪曰藻;嘉庆乙丑为长洲徐颋,辛未为吴县王毓吴。以探花言之,顺治乙未为长洲秦鉽,己亥为昆山叶方蔼;康熙庚戌为昆山徐干学,癸丑为昆山徐秉义,丙辰为常熟翁叔元,壬戌为长洲彭宁求,壬辰为吴江徐葆光;乾隆乙卯为吴县潘世璜;嘉庆辛未为吴县吴廷珍。

  ◎陈继昌力疾应殿试

  桂林陈莲史方伯继昌殿试时,力疾对策,仅得完卷。阅卷大臣初拟第二,歙曹文正公振镛谓本朝百余年来,三元祇一人,无以彰文明之化,改置首列,遂以三元及第。其座师刊“桂林一枝石”章赠之。

  ◎殿试不宜专重字体

  咸丰辛亥,御史王茂荫奏称“殿试朝考务重文义。嗣后请读卷阅卷大臣,不论字体工拙,专取学识过人之卷进呈钦定,批明刊发,使天下晓然于朝廷所重在文不在字”云云。礼部驳之。

  ◎崇文山殿试第一

  崇绮得殿撰,当殿试未唱名时,上亲揭试卷,见其名,以旧例,旗人不列鼎甲,然又难复改,因将鼎甲三名复入筒中,三入,皆崇也,因不改。崇,字文山,三等承恩公,蒙古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