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考试类13


  ◎己丑会试错认颜标

  光绪己丑会试,正总裁为李文正公鸿藻,欲取中天津辛元炳,误以许叶芬荒率之文为辛,置第一。辛文实充畅,竟抑置誊录,盖实错认颜标作鲁公也。

  ◎张季直会试见摈

  光绪己丑,潘文勤公祖荫亦典春试,亟欲得张謇卷。揭晓,竟无名,潘目同考官熙麟曰:“此必汝不识文,横加勒帛耳!”熙检荐卷簿则张卷已荐,为潘所自摈,以语潘,潘大沮丧。謇,字季直,通州人,后以一甲第一人及第,官翰林院修撰。

  ◎眉寿八进士

  光绪己丑会试之前,潘文勤公为乡人之入闱者,设送场宴。座客惟吴大澄非举子,中有江宁许鹤巢玉瑑者,文名籍甚,官中书,门徒甚众,以腹疾未到。席次,潘语客曰:“我新得一鼎,考其款识,乃鲁眉寿鼎也,今刊有图说。”语毕,徧赠座客。吴携归,置之案,王胜之太史同愈见而爱之,乞之去。

  及试期,潘充总裁,二场《诗经》题为“眉寿保鲁”,得图者咸撇去常解,以鼎诂题。榜发,中式八人,同宴者七,元和江建霞京卿标亦在其中。其一即王,得亚元,是日本未与宴也。许独以疾不赴宴,遂向隅,后屡试不第,以中书终。

  ◎壬辰会试误认颜标

  光绪壬辰会试前,张謇、刘可毅等同谒翁相国同龢。既见,寒暄已,翁曰:“今日时势,宜统筹全局。”再三言之,张不省,刘默志焉。是春,翁主礼闱,首题为“君子矜而不争”两章,刘即以统筹全局字嵌入破题。翁得卷,狂喜,定为元,批词有“为国家得人庆”之语。及拆封,非张,刘之名系新易者,翁亦大沮。后询知刘原名毓麟,亦江南名士,始少慰,曰:“差强人意。”

  是科第二场,《诗经》艺为“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四句。刘卷有句云:“策马三韩,雪花如掌。”张昔年曾从合肥吴武壮公长庆戍高丽,翁以为作是语者,季直无疑,不待搜寻,定为首选。及揭晓,又为刘,是亦错认颜标作鲁公也。

  ◎沈友卿甲午会试为房首

  汪柳门侍郎鸣銮所作帖括,曰《能自强斋制义》,声调圆熟。光绪初,顺天乡会闱墨,皆以声调为主,应举者辄取是编而揣摩之,无不入彀。然汪夙以博雅自负,见友人案头有藏此编者,辄毁裂之。甲午春,充会试总裁,搜罗才俊,题为“达巷党人曰”二句。有以大哉二字分作两大比,用《尚书》哉生魄之义,以哉为首者。

  有以麟凤鸿狗分作四大比者,鸿取观鸿之义,狗取累累然如丧家狗之义。有陕西举人某,以党人为秦人,破题有“莫谓秦无人者”句。

  武进沈友卿太史同芳闱作沈博绝丽,同考官某读之不甚解,将弃之。适常熟翁山弓夫太守斌孙在侧,大惊赏,因告李牧齌阁学盛铎曰:“某房有江苏卷,必为君辛卯在江南所得之士。某以其文辞古奥,将弃之,速为转圚,无失也。”李因请于某,代为拟批,荐于汪。汪撃节称赏。拔为房首,列第十二名。

  ◎以进士奖给日本人

  日本文学博士服部宇之吉尝为京师大学堂师范馆教习,光绪戊申十二月回国,学部曾为之奏请赏给文科进士,奉旨依议。

  ◎举人瀛台覆试

  顺治丁酉,世祖命南北中式举人在瀛台覆试,题即为《瀛台赋》。是时每举人一名,命护军二员,持刀夹两旁,与试者咸栗栗危惧。常熟陈溯潢亦在列,其父贡生式尝作《燕都赋》,溯潢夙诵之,未忘也。至是点缀成篇,遂蒙钦定第一。

  ◎谢焕章覆试革举人

  云南举人谢焕章年逾六十,甫捷乡闱,入都会试。其覆试之文,理境深奥,阅卷者李某几不能句读,以为文理欠通,竟坐褫革。谢固滇中名宿,有及门八人,同上公车,咸愤不与试。群起揭控,事闻于朝,特派大臣覆阅,谢得开复,作为本应罚停会试一科。而开复已后试期,应无庸再议,然谢之文名,由是盛传日下。

  ◎高宗临幸覆试场

  乾隆甲寅乡试之覆试日,钦命题为“山节藻梲”二句,“于季桓子”六句,诗题“窗明几净”得“行”字。日未午,监试官忽命众跪,则高宗出也。询有完卷者否?时无一完卷者,惟一人以完卷未誊真对。命取其稿呈览,御笔为改诗一韵,其人竟以此获首列。

  会试、乡试、覆试题,例命解元誊写,其原题仍恭缴,乡试解元或不到,则旗魁代之,皆跪而书。正午,例赐松饼四枚奶茶一瓯以饷之。

  ◎俞荫甫覆试冠多士

  嘉、道以后,殿廷考试,尤重字体。道光庚戌,德清俞荫甫太史樾成进士,素不工小楷,覆试竟冠多士,盖由于曾文正公之赏识也。时文正方以少宗伯充阅卷官,得俞文,极赏之,且因其诗首句云“花落春仍在”,谓与小宋“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存半面妆”无异,他日所至,未可量也。遂以第一进呈。后俞典学河南,以人言罢职。

  同治乙丑寓书文正,述及前事,且曰:“由今思之,蓬山乍到,风引仍回,洵符落花之谶矣。然穷途著述,已及百卷,傥有一字流传,或亦可云春在乎?”因自颜所居曰“春在堂”。

  ◎莫宝斋监试列前茅

  莫宝斋,名晋,仁和人,少入成均,法时帆祭酒式善最赏识之。每试必前茅。性和蔼,酷好宋儒书,尝注五子《近思录》,又默诵朱子《或问》不遗一字。成乾隆乙卯探花,数任江苏学政,所取皆寒畯士。

  ◎朝考殿试重楷法

  朝廷重视翰林,而取之之道以楷法,文之工拙弗计也。

  新进士殿试用大卷,朝考用白折,阅卷者偏重楷法,乃置文字而不问,一字之破体,一点之污损,皆足以失翰林,此之流毒,实道光时大学士曹振镛种之。振镛在枢府,宣宗以阅疏太烦为苦,振镛教以挑剔小过误字加之严谴,则臣庶震慑,封事自稀,可不劳而治。宣宗纳之。其后廷试亦专剔误字,不复衡文。桎梏天下之人才,纳诸无用之地,振镛之罪也。

  ◎朝殿卷文须齐脚

  乾、嘉以来,朝殿卷无齐脚之说,道光后,文不齐脚者概摈不录,于是齐脚成为惯例。咸丰庚申,张文襄公之洞廷对时,发挥时事,历引先朝圣训,皆三擡写,得一甲第三。其后有效之者,或误引圣训,或擡写错误,致失馆选,故不敢轻效也。

  ◎德宗阅朝考卷而叹

  德宗尝阅朝考卷,见其语多颂扬,意皆从同,乃掩卷而叹曰:“以此甄录人才,奚怪所学之非所用也。”

  ◎朝考避翠浪字

  孝钦后之咳名为翠妞儿三字,故馆阁中人应试,凡诗赋中翠字,均避不用,然惟久于京华者始知之,外省士子不及悉也。某年新进士朝考,题为“麦天晨气润”,一进士诗中用“翠浪”二字,阅卷者大骇,谓翠字已不可用,况更加以浪字。倘进呈,必大触圣怒。盖京中俗谚,以浪为妇女风骚之代名词也。同列以是卷诗文均佳,拟为周旋之,然终恐或遭不测,无人肯负责任,卷遂被斥。

  ◎禁殿试前进士颂联

  乾隆戊午,高宗谕曰:“向来新科进士于殿试之前,有呈送颂联之陋习,近来此风又觉渐炽。夫士子进身之始,即从事于请托奔竞,则将来服官,尚安望其有所树立,以备国家之用。而大臣等亦宜精白乃心,绝请托之私,为国家培正才。该部出示晓谕,严加禁止,倘有违旨仍蹈故辙者,经朕访闻,或科道官参奏,必将与受之人一体从重治罪。”

  寻以士子进身之始,即习为献谀之词,尤非导之以正。古人对策中无此体裁,殿试之期,上亲制策问,试题不拘旧式,以免诸生预先揣摩。诸生策内,不许用四六颂联。

  ◎进士殿试之胪唱

  进士及第,有胪唱,胪凡五唱,第一甲第一名某,第二名某,第三名某,二甲第一名某等,三甲第一名某等,其声凝劲以长。是日,榜眼探花送状元归第,探花送榜眼归第,探花自归第,无人送。然名曰归第,实归其本省之会馆,虽有私第,必先至会馆而后归也。其会馆中人,先已召集名伶演剧,张盛筵,待贺客,历科鼎甲之在京者毕至。

  ◎徐立斋殿试第一

  徐立斋相国元文胪传日,世祖召见乾清门,还启皇太后曰:“今岁得一佳状元。”赐冠带服物,视旧典有加。尝从幸南苑,赐乘御马,命学士折纳库为执鞚,馆师也,元文逊谢,乃改使侍卫。又尝晚对便 殿,夜分,赐馔毕,世祖问从者得无饥乎?亦命赐以食。

  ◎刘子壮殿试第一

  顺治己丑,世祖临轩策士,谕令廷对不用四六旧套,刘子壮对策称旨,亲定一甲一名,与榜眼熊伯龙齐名。子壮,黄冈人,字克猷,名满天下,楚北文章家推为巨擘。伯龙,汉阳人,字次侯,尤工古文,著有《谷贻堂文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