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阉寺类3


  ◎太监奉旨申饬张唐

  京官之被旨申斥者,由太监传旨,跪聆宣旨毕,太监破口辱詈,状至不堪,如纳银四百两,则免。外官由督抚代宣者,无此状。光绪间,邮传部初立时,简张百熙为尚书,唐绍仪为侍郎。张谢恩后,即谒唐,备致谦词,唐操粤语答之,张不甚解,有误会。次日,唐答拜,面请奏调各员,并交衔名单一纸,张唯唯。

  及奏案发表,单中无一人入选,唐大怒。由是两人交恶,具折揭参,俱留中。又互请病假不到部,为御史所劾,两人均着传旨申斥。唐已赠太监银,张不知也。及传张,跪聆宣旨毕,太监顿足大骂:“混帐王八旦,滚下去。”张叩首起立,面无人色。次传唐申斥,则无此状。张益恚愤,回宅而病作矣,未几,以忧郁卒。

  戊申十月,迭遭德宗、孝钦后二丧,照例,十九日内,不准各官递封奏。大学堂监督、编修刘廷琛,忽破例递折,传旨申斥。刘不能具四百两,又不能堪此辱骂,意大窘,凂人关说,纳半数。届时,申斥,仅叱“混帐下去”,所谓半骂也。刘退而告人曰:“士可杀,不可辱,吾初不料国家有此恶例。”或曰:“以视明代廷杖何如?”刘亦无以答。

  ◎小德张暴富

  小德张,河间府人,世有谓其非阉人者,谰言也,确为椓人。第其设法骗取宫中之钱,实有之。先是,宫有佛殿数座,孝钦后在时已旷废,小德张乃耸恿隆裕后修理,报销至二百余万。时内务府大臣奎俊自请处分,谓报销太不实,隆裕以经手者实为小德张,置不问。且又尝怂恿隆裕游颐和园,预算经费甚巨。即黄轿八乘,已由小德张直接向崇文门税务项下拨银十八万两。时蒙古公爵博迪苏及尚书宗室寿耆同为崇文门监督,密以闻诸摄政王。王怒,召小德张至,切责之,游园之议乃罢。而小德张遂切齿于王。

  故事,凡亲王或世子入承大统者,其潜邸例须改建佛寺以祝厘焉。王以别筑新邸,土木丹青,备极崇丽,估计工程,乃须款至二百五十万之多。度支部入奏,王报可。越日,军机王大臣叫起,尚未下,内廷忽传懿旨,召王即入对。凡三小时而后出,则气促汗流,面色如土矣。大忿回邸,立邀度支部尚书载泽密议。不久而特别解款之事起,由度支部左丞傅兰泰、盐政处总办晏安澜同具衔名,通电各省关监督及盐运使,督率筹解。

  未及一月,即筹有特别解款六百万两,为宫中工程岁修之用。然三年以内,绝无一木一石之新建筑也。隆裕服阕时,须易青轿而乘黄轿,制轿之费至七十余万,亦小德张所经手。于是小德张乃暴富,而内务府总管大臣继禄亦沾溉不少。

  ◎小德张骄倨

  李莲英既死,隆裕后即以李所总管之小花园赐小德张居住,一切皆承李之后。故其时势焰熏赫,大官中多有与之结为兄弟者。一日,世续议减宫中炭费,而内监及内务府人员抗不遵命,竟至宫中无炭可烧。小德张乃云不碍,可至外购之也。及隆裕病笃时,溥伦荐曹某入诊。

  时后拥被三四重,面冷如冰,而房中炉火甚炽,重幕四周。溥伦与医生汗流如注,溥伦谓屋中热度如此,即健康之人亦非所宜,何况病人,乃稍启窗幕。曹医开方,中有一药,与御医意见不合,曹争之甚烈。帝、后有疾,御医与内医常结合一致,溥伦恐有意外,小德张曰:“无碍,我自煎之。”盖非复前此之跋扈贪冒矣。隆裕崩,瑜妃命小德张往见,小德张竟称疾不往。

  ◎王子元中饱

  太监王子元名宝义者,德宗时,充织造、营造二司掌库。后拜小德张之母为干奶,渐引至隆裕后前差遣。小德张去,王遂得宠。后因宣统帝年幼,宫院地面凸凹不平,不便行走,特令王子元督工修理。王竟开销至银一百四十余万,其私囊中饱者,约六十余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