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宫闱类5


  ◎孝钦后立溥儁为大阿哥

  孝钦后欲废德宗,于是文廷式、翁同龢皆罢归,李鸿章以文华殿大学士为首相,李故骨鲠,孝钦颇敬惮之。光绪己亥冬杪,两广总督出缺,命李往任事。故事,京大员外放,约半月始行。李始陛辞,命下督迫殊急。抵粤未几,某日午,法领事询海关监督某,本日有立储事。

  某询奚至,法领谓今晨驻京使电巴黎政府,政府转安南法督,更电粤。某偕司道谒李。故事,宫中大事,由阁臣军机会议后行。时鸿章去京日迩,闻言良久,曰:“宁有此?吾未奉诏,而法领先有闻乎?”午后四时果奉诏,法领事之言始信。

  溥儁,端王载漪子也。端之福晋为阿拉善王女,雅善词令,能伺孝钦后意旨,日侍左右,亲为扶舆。大阿哥之入嗣也,福晋之力为多。

  溥儁顽呆肖其父,孝钦笃爱之。不乐读书,时与内监击瓦片水上,计其纵跃次数以赌胜负,(俗名打水撇。)又尝于西安行宫殿上踢鞬子。(鞬子以二铜钱布包裹,插鸡毛钱孔中,两足内转,向空中送之,能者高丈许。冬月门上侍卫及内监为之以御寒。)殿官谓宝座前不宜作此,溥儁骂曰:“宝座是我所坐,尔乃相尼邪!”后以光绪庚子拳匪事,防外人干涉,除名,孝钦命月给四百金赡之。

  ◎孝钦后率德宗西狩

  光绪庚子,孝钦后率德宗西狩。既出险,语侍臣云:“吾不意乃为帝笑!”至太原,德宗稍发舒。一日,召载漪、刚毅痛呵,欲正其罪。孝钦云:“我先发,敌将更要其重者。”德宗曰:“论国法,彼罪不赦,乌论敌如何。”漪等亟稽颡。时王文韶同入,孝钦曰:“文韶老臣,更事久,且帝所信,尔谓如何?”文韶喻旨,婉解之,德宗退犹闻咨嗟声。漪等出,心犹栗栗也。未几,刚毅恚而死。抵潼关时,德宗曰:“我能往,寇奚不能。即入蜀,无益。太后老,宜避西安,朕拟独归。否则兵不解,祸终及之。”

  孝钦及左右咸相顾,有难色,顾无以折德宗,会晚而罢。翌晨,乃闻扈从士嘈杂戒行,鸣炮,驾竟西矣。德宗首途,泪犹溢目也。或曰,联军之炮击宫城也,德宗冠服欲往使馆,孝钦亟止之。德宗曰:“彼军法文明,往必无害,且可议款。”孝钦以为发狂,疾拥之行。

  ◎孝钦后逼死珍妃

  德宗所最宠幸者为瑾妃、珍妃。二妃为同怀姊妹,珍妃色尤殊。孝钦后以隆裕后不得志于德宗,迁怒二妃,遇之甚苛。一日,隆裕为其父乞督外省,德宗颔之,隆裕退,珍妃以《汉 书外戚传》讽上,事遂寝。隆裕深衔之,日伺其隙。珍妃于上前称文廷式才,隆裕遂奏孝钦,谓妇女不应干国政,乃废妃。德宗虽痛之,而无如何也。

  光绪庚子拳变起,仓皇议西狩。车驾将出发,适珍妃在侧,以未预随扈,目注德宗,呜咽不胜。忽为孝钦所见,即叱之曰:“汝年少,丁兹国家多故,皇帝蒙尘,若不早自裁,乃犹作儿女子态耶!”立传旨赐自尽。或云投井死,或谓内监乘乱缚妃投入井,有所主使而归狱于孝钦耳。

  ◎孝钦后受主位所制棉衣

  光绪庚子联军入都,宫内先朝主位,尚有祺皇贵太妃诸人,禁门以内,不敢惊扰,每日照例进膳。主位等手制棉衣,令太监赉至行在,进呈孝钦后。

  ◎孝钦后愚德宗

  光绪庚子之役,八国联军将不令孝钦后回銮。孝钦知之,密召德宗曰:“汝为我窃缪素筠妆箧来。”其意盖欲帝佯为狂愚也者,使外人知之,则己不得不归也。德宗乃径至缪室取之。缪不见箧,心知有异。

  俄顷,孝钦召缪入,手箧而言曰:“汝知之乎,帝疯矣,乃窃汝箧。”则择一新者赐之,缪拜谢,然不适于用。他日遇德宗,恳其赐还。德宗曰:“老佛爷所命奈何?”缪固请,乃阴返之。回銮日,途运之物,有破虎子、旧门板等,悉盖以黄布,上标御用,见者或疑德宗真狂,不知非也。

  德宗素畏雷,尝命宫人群呼勿雷,孝钦闻而笑曰:“是真愚蠢耳!不能治一人,何能治天下。”益轻视之。一日,孝钦在暖宫书字,召德宗入,仰视德宗曰:“汝能书此否?”德宗适旁视,愕然不知所措。孝钦曰:“外间有鸿鹄乎?”德宗曰:“未见。”孝钦曰:“汝亦知祖宗缔造艰难乎?”德宗默然。李莲英跪奏曰:“祖宗缔造国家艰难,皇帝尝为奴才道及,此特慑于圣威,不敢发扬其说耳。”

  ◎孝钦后行慈善事业

  孝钦后于光绪辛丑回銮后,好行慈善事业,特发帑银数万两交张百熙、陆润庠等经理施医总局。光、宣之际,基金颇富,且有捐款开局施诊。

  ◎孝钦后嗜小说

  孝钦后嗜读小说,如《封神传》、《水浒》、《西游记》、《三国志》、《红楼梦》等书,时时披阅,且于《封神传》、《水浒》、《西游记》、《三国志》节取其事,编入旧剧,加以点缀,亲授内监,教之扮演。一日,语侍臣某曰:“我国果得若辈,与以兵权,岂犹畏外国人之枪炮乎?”

  此光绪庚子拳祸之所由来也。及辛丑回銮,则于《海国图志》、《瀛环志略》诸书展诵不辍,意谓可藉窥外人情事也。一日,大学士徐郙入值,孝钦询以我国所译东西洋书籍之最佳者为何种,徐谓西国枪炮固足制胜,若政教风俗,则远不及我国,所译之书,实荒诞不经也。孝钦颔之曰:“吾亦云然。”

  ◎瑾妃游苏州

  光绪庚子,两宫出狩,宫中秩序顿乱,溥良适入宫,见瑾妃尚在,知为德宗幸妃,挈之至江苏,寓苏州拙政园。当时大吏闻信郊迎,讳言为某公主,实瑾妃也。

  ◎孝钦后痛惜名人书画

  宫中壁间窗槅,皆糊名人书画,有时剥落,则易新者,宫监辈私售诸外,名曰贴落。自道、咸以来,犹未尽易,至孝钦后移居三海时,被人撕毁,恒痛惜之。

  ◎孝钦后以村市景自娱

  孝钦后在三海,置地十余亩,遍种野菜,有卖各种蒸食者,有卖茶者,俨如乡村。孝钦常自以钱购食物,准卖者较低昂,不许跪拜。德宗买食物时,则常吝不与。或曰:“此皇帝也。”卖物者曰:“皇帝孰与老佛尊!”视之而嬉。并有时呼孝钦曰老太太,皇后曰大姑,或曰小姐,或曰奶奶,呼帝曰阿哥,又曰爷。一日,大公主与孝钦弈棋,德宗侍久,颇惫,大公主故作倦态,始命罢棋。

  ◎孝钦后受生母拜跪礼

  故事,太后母入宫,必行大礼,多不敢受者。隆裕后则侧身避之,孝钦后独端坐受焉,母恨之。母喜淡妆,恶花,入宫,孝钦辄为满簪于头,母大恚,后遂不入。

  ◎孝钦后崩后情状

  孝钦后崩时,宫中扰扰,闻有混入窃观者。孝钦尸身,以龙缎盖之。自海还宫,内监拈香前引者,可数十人。陈尸广殿中,殿极阴沉,燃微灯,光射数步以外。闻巨珰言,尸身皆黑,似中毒者,有数亲贵之眷属在殿隅坐语焉。

  ◎隆裕后与德宗不睦

  隆裕后为孝钦后内侄女,孝钦自以由西宫出身,故必欲以家人为德宗后。德宗先已专宠珍妃,又颇不属意于隆裕,顾以孝钦之强迫指定,遂勉奉之。

  德宗既不见悦于孝钦,自光绪戊戌变政后,拘置瀛台,隆裕又非其所悦,一日盛怒,乃将其发簪掷碎,簪为乾隆时遗物。隆裕驰诉于孝钦,孝钦亦无多语,但令移居己之别室。自此,隆裕遂与德宗隔别。其年月虽不可考,盖终德宗之身,已十年矣。

  ◎隆裕后奉孝钦后命为太后

  孝钦后崩时,即指立隆裕后为太后,其遗诏有“军国大事摄政王当秉承后意办理”之语,故中间曾有垂帘复活之说。但隆裕颇以摄政王所为不当,诏令入宫申斥也。

  ◎瑜贵妃不愿称奴才

  瑜贵妃者,穆宗妃也。有干才,得孝钦后欢,隆裕后亦仰其鼻息。光绪戊申,两宫殂,隆裕晋太后,瑜妃往见,须伏谒称奴才,乃大恚。孝钦奉安时,偕珣妃、瑨妃谒陵。礼毕,不肯还宫,谓将从孝钦于地下。时摄政王派载振等前往奉迎,妃正色语载振等曰:“皇上是专继德宗,抑系兼继穆宗?”振曰:“兼继穆宗。”妃曰:“既兼继穆宗,孝钦后及孝哲后今已宾天,则穆宗一系,我为之长。皇上既系过继,何得独以隆裕太后为母,而我为奴才?”

  载振等悚惶,力言请妃还宫,从长计议。妃谓还宫作奴才,不若从孝钦于地下也。珣、瑨二妃亦附和之。载振等乃还京,与摄政王、庆王等商定,晋封为皇太妃,不称奴才,礼请还宫,警跸而入,妃及二妃均增加月费。此宣统己酉事也。

  ◎隆裕后临终语

  隆裕后性节俭,自宣统辛亥逊位后,渐汰内监宫人,颇遭怨谤。瑜妃从而收拾人心,宫中益恶隆裕。故隆裕崩时,仅宣统帝、世续、二三宫女在侧而已。大渐以前,语世续曰:“孤儿寡母,千古伤心,睹宫宇之荒凉,不知魂归何所。”又语宣统帝曰:“汝生帝王家,一事未喻,而国亡,而母死,茫然不知。吾别汝之期至矣,沟渎道途,听汝自为而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