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宫闱类2


  ◎世祖乳母封奉圣夫人

  明熹宗即位,封乳保客氏为奉圣夫人,而本朝亦有之。康熙丁巳七月二十五日,特封世祖之乳母朴氏为奉圣夫人,顶帽服饰,照公夫人例。自是以后,常有乳母之封,外廷诸臣且有不知其姓氏者。

  ◎世祖有废后

  顺治乙未八月,世祖谕礼部云:“自古立后,皆慎重遴选,使可母仪天下。今后乃睿王于朕幼时因亲定婚,未经选择,宫闱参商,已历三载,淑善难期,不足仰承宗庙之重。谨于八月二十五日,奏闻皇太后,降为静妃,改居侧宫。”

  ◎圣祖停止汉官命妇入宫之例

  皖中某氏某氏,国初皆为汉族大家之一,世为婚姻。康熙时,某为首辅,次子某京卿,娶于某,有国色。会皇太后万寿,预诏汉官命妇随满人一体入宫叩祝。届期,在京汉族命妇之贵显者皆入朝,两家妇女亦盛饰而往。礼毕,皇太后命赐燕内廷。燕毕,相率乘肩舆归。及抵家,则某京卿妻者,衣饰犹是,面目全非,盖已易一人矣。两家心知其故,然不敢言。旋为圣祖所知,汉官妇女入宫之例,遂着永远停止。

  ◎圣祖废理密亲王

  理密亲王允礽,圣祖诸子中之嫡而长者也。直郡王允褆最长,然非嫡出,故立允礽为皇太子,命大学士张英教之,又令扈从巡狩,讲解性理。然诸王觊觎储位,允禔意尤显,乃令蒙古喇嘛咒诅允礽,用魔术以厌之。由是允礽性贪暴,甚至窥伺乘舆,状类狂疾。康熙戊子,诏废幽禁。旋因究得允禔用魔术事,己丑,复立之,而允礽性情如故,乃复废之,自此不再言建储事矣。

  康熙以后,既不立储。高宗以皇次子永琏为孝贤后所生,特书名,封贮于正大光明殿扁中。未几薨,谥曰端慧太子。复以皇七子永琮亦为嫡出,隐有书名之意,而永琮又薨。孝贤后伤悼过甚,不数年崩。

  ◎高宗有废后

  高宗继后那拉氏随侍孝圣后南巡,忽自翦发,失其常度,中途送还京师。满俗最忌翦发,高宗谕旨,谓本应废立,以其继位中宫,故优容之。越数年薨,命以皇贵妃礼治丧,不得祔庙。或谓后为尼于杭州,误也。

  ◎高宗纳银妃

  银妃,山东青州人,乳名珠儿。父某,诸生,年五十六,生银妃。未二年而父死,母以家贫,不及卒养,乃送与同里黄氏为义女,故笄后尚承黄姓。黄故望族,加以珠儿有艳名,媒妁遂相属于道,黄氏悉婉谢之。珠儿尝语所亲曰:“所贵美女者,当屏绝男子耳。明珠白璧,岂可使有瑕玷哉!”

  于是艳名益着。乾隆某年,高宗南巡,经鲁境,有绳珠儿之美者,默志之。及回銮,手谕鲁抚,命与黄婉商,欲迎珠儿入宫。鲁抚奉谕造黄,出手谕。黄北向叩首应命,次日,辇珠儿入都。高宗安置之于坤宁宫,复恐太后知,又匿之于四知书屋。某夕,喧言珠儿承恩,敕封银妃,佩符矣。一日,黄夤缘某监入乾清宫,高宗偶见之,问何人,黄伏地不语。内监奏为银妃父黄某,亲送银妃入都者。高宗命回鲁,诏之曰:“已有密旨至济南矣。”

  黄返,则居宅一新,又有良田美池,簿录万数,文武官皆郊迎请圣安。黄至是遂以富称于乡。珠儿初入宫,礼节未谙,夜阑,辄背灯暗泣。或以奏闻,特旨慰之。某夜,偶以事忤,高宗大愤,径出,宫人皆为之危。少选,复来昵之。越数年,征回部,获香妃。香妃初入,与银妃同宫,居未久,香妃迁他宫,高宗时幸之,有所赐,亦优于银妃。香妃死,高宗大哭至病目,而弃银妃若敝屣矣。然此实道路传闻之傅会,未可信也。

  ◎高宗斥秀女

  高宗尝选秀女,忽见地上现粉印若莲花,推问。有一女雕鞋底作莲花形,中实以粉,故使地上莲花随步而生。上怒,遽令内监逐之。

  ◎宣宗立文宗为太子

  道光庚戌正月,宣宗违豫久,犹日至奉三无私,(四字别殿名。)召见办事。十三日,召见慎德堂,(寝宫名。)仅军机大臣大学士祁寯藻,杜受田,尚书何汝霖,侍郎陈孚恩,季芙昌五人,语良久。十四日卯初,诸臣甫入直,已传旨召对,凡十人,盖定郡王载铨,及军机大臣五人,御前大臣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科尔沁王僧格林沁三人,暨内务府大臣步军统领尚书文庆也。

  宣宗冠服端坐,命至榻前,告以立文宗为皇太子。须臾,文宗入,宣宗取缄匣朱旨传示,并谕勉诸臣,毕,各退。文宗命军机大臣五人同阅章奏。移时,甫还直庐,忽急宣趋入,惊闻大行皇帝龙驭上宾矣。

  ◎宣宗杀宫眷

  道光中,某夜,宣宗在乾清宫,盛怒,厉声呵斥,立召值班侍卫王某入宫门,授以宝刀,令一宫监带至某宫第几室,于牀上取一宫眷首复命,不知其为何事也。

  ◎文宗传位之异闻

  恭王为宣宗第六子,天姿颖异,宣宗极钟爱之,恩宠为皇子冠,几夺嫡者数。宣宗将崩,忽命内侍宣六阿哥。适文宗入宫,至寝门请安,闻命惶惑,疾入侍。宣宗见之微叹,昏迷中,犹问“六阿哥到否”。迨王至,驾已崩矣。文宗即位,恭王被嫌,命居圆明园读书。咸丰庚申,海氛日急,文宗幸热河,王从扈,卒柄大政,盖不预外事已十年矣。

  ◎文宗保全奕欣

  宣宗倦勤时,以恭王奕欣最为成皇后所宠,尝预书其名,置殿额内,有内监在阶下窥伺,见末笔甚长,疑所书者为奕欣,故其事稍闻于外。宣宗知而恶之,乃更立文宗。成皇后后宣宗崩,病笃时,文宗侍侧,后昏瞀,以为奕欣,乃执其手而谓之曰:“阿妈(满语呼父为阿妈,呼母为额尼。)本意立汝,今若此,命也。汝宜自爱。”旋悟为文宗,窘极。文宗乃叩头自誓,必当保全奕欣。及穆宗以冲幼嗣立,奕欣遂长军机,秉政。

  ◎琳皇贵太妃留居禁中

  醇贤亲王母琳皇贵太妃乌雅氏,性贤明。文宗即位,王分府于太平湖畔。太妃例应归府,文宗甚尊敬之,故仍居宫中。

  ◎文宗有五春之宠

  文宗喜园居。年例正初入园,冬至始还宫。园中传有五春之宠,所谓天地一家春者,乃孝钦后所居,其杏花春、武陵春、海棠春、牡丹春,皆汉女分居之。

  ◎文宗忌辰

  七月十七日为文宗忌辰,十五日早,全宫移居西苑,以百僧诵经,超度孤魂。夜,孝钦后率宫眷乘船游湖,制荷花式灯,中插一烛,放于水面,意在放光明于夜间,使鬼魂得以来享也。

  此月中,宫眷皆不得衣鲜衣,惟深蓝、浅蓝二色,孝钦则黑服,手巾同色。每月朔望,例戏亦停,亦不奏乐。十七日早,孝钦跪于文宗神座前,哭泣良久。宫中皆禁荤,斋戒三日,以表诚敬。

  ◎穆宗憎洋货

  侍郎夏同善值毓庆宫,伴穆宗读,尝衷一计时表,私视之,为上所见,询是何物,侍郎直对。穆宗取而碎之,曰:“无是物,即不知时耶!”殆以热河之耻,痛切于心,藉以抒其积愤欤?

  ◎穆宗微行

  穆宗尝微服出游。湖南举人某以候试居会馆,与曾国藩邸舍相望。一日午睡,见有少年人,就案视其文,以笔涂抹殆遍,匆匆即去,怪而询诸仆,仆曰:“此曾大人之客也。曾大人出外未回,故信步至老爷处耳。”曾归,举人白其状。曾大惊曰:“此今上也。”举人骇甚,不敢入春闱,即日束装归。

  又尝至琉璃厂购玉版宣,以瓜子金抵其值,肆伙辞不受,乃嘱其随往取银。至午门,不敢入,弃纸仓皇遁。翌日,遣小监如数偿之。又尝自称江西拔贡陈某,与毛昶熙遇于酒肆,微笑点首。毛趋出,亟告步军统领,以勇士密随左右。相传如此,不足信也。

  ◎穆宗宾天之异闻

  穆宗为孝钦后所出,世皆知之。或曰,实文宗后宫某氏产,时孝钦无子,乃育之,潜使人酖其母,而语文宗以产子月余矣。文宗闻之大喜,因命名曰载淳,封孝钦为贵妃。其后文宗遗命,以载漪承大统。时载垣等扈跸热河,膺顾命,知孝钦必专政,谋辅幼主,宣言上非孝钦所生。

  孝钦怒,与恭亲王奕欣谋诛载垣,自是,遂无人敢言上之自出矣。穆宗既长,微闻之,乃阴求其生母遗像。孝钦大惧,以毒物密置食物中,遂暴崩,外廷不知,遂以为痘耳。或曰,穆宗疾大渐,召军机大臣李鸿藻。鸿藻至,立命入。时孝哲后侍,将引避,穆宗止之曰:“勿尔,师傅为先帝老臣,汝乃门生媳妇。吾方有要言,何用回避耶?”

  鸿藻兔冠伏地,不敢仰视。穆宗曰:“师傅快起,此犹讲礼时耶?”因执其手曰:“朕不起矣。”鸿藻失声哭,孝哲亦哭。又止之曰:“此非哭时。”因顾孝哲曰:“朕脱不讳,必立嗣子,卿意谁属?盍速言之。”孝哲曰:“天下多故,国赖长君。实不愿居太后之虚名,贻宗社以实祸也。”穆宗莞尔曰:“汝能知大义,吾无忧矣。”乃与鸿藻谋,以贝勒载□最贤,令入承大统,口授遗诏,命鸿藻即御榻侧书之,凡千余言,所以防闲孝钦者甚至。诏草成,穆宗阅之,谓鸿藻曰:“甚善,师傅可休息,明日或犹得一见也。”鸿藻既出宫,战栗无人色。恐为孝钦知,将不利,复驰诣孝钦宫门,请急对。孝钦召入,出诏草袖中以进。孝钦阅毕大怒,碎其纸,掷之地,叱鸿藻出。旋命断御前医药饮膳,不得入乾清宫。

  移时,报上崩矣。或曰,穆宗患痘,孝哲怨愬孝钦于帝前,穆宗慰之曰:“卿暂忍之,终有出头日。”时孝钦窃听良久,遽入,捽孝哲发,将杖之。穆宗睹状,惊晕去,及醒,痘溃,遂崩。

  ◎德宗自述

  德宗尝语宫眷德菱女士曰:“西人对朕之评论若何,甚愿闻之。知彼必视朕如小儿也。”德菱曰:“外人咸信圣躬大安。”德宗曰:“外人有所误会,皆是朝廷守旧之故。朕无机会宣布意旨,或有所作为,故皆不知朕。朕惟作人之傀儡耳。以后如再询及,尽可告以实情。朕有意振兴我国,奈不能自主,此固尔所知者。至于太后,即有本领改革,亦不愿做。朕知离真正改革之期甚远,倘能如欧洲之皇帝,赴各处游历,自是最好,然今日万不能行耳。”

  德菱曰:“闻有某郡主,欲观圣路易赛会,果往,亦可藉知外国各事,与我国异点之所在。”德宗曰:“此事向未允准,未必竟能实行。惟朕极愿游历欧洲,自为考察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