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恩遇类1


  ◎亲郡王配享太庙

  亲郡王配享太庙者,皆祀于东庑。通达郡王雅尔噶齐、武功郡王礼敦巴图鲁、(此巴图鲁三字即其名,非勇号也。)慧哲郡王额尔衮、宣献郡王界堪、礼烈亲王代善、睿忠亲王多尔衮、郑献亲王济尔哈朗、豫通亲王多铎、肃武亲王豪格、克勤郡王岳托、怡贤亲王允祥、蒙古超勇襄亲王策凌,及同治丙寅奉旨之科尔沁忠亲王僧格林沁,凡十三人。

  ◎满汉文武大臣配享太庙

  满、汉文武大臣配享者,皆祀于西庑。英诚武勋王扬古利、信勇直义公费英东、宏毅公额亦都、忠义公图尔格、昭勋公图赖、(昭勋即直义子,忠义即宏毅子,父子皆得配侑,允为极荣。)文襄公图海、文端公鄂尔泰、文和公张廷玉、文襄公兆惠、文忠公傅恒、文成公阿桂、文襄公福康安,凡十二人。

  ◎瀛台赐宴

  翰林赐宴瀛台,定在暑节。辄乘早凉,入西苑门,大柳星稀,高槐露下,宫墙缘岸间,安步徐行。菰蒲四面,水禽啁晰,与江南水乡无异。渡板桥,则荷香袭衣,牐流滴耳。复从内苑墙入小红门,划然大湖,有红板长桥,横跨水面,桥夹朱栏。其外杂列鱼罾,朝士渡桥者均许抽罾捉鱼,得即携归。

  于是迤逦达瀛台门。惟赐燕时,则从牐口北上,直西浮道通梁,中有层亭,两面账房,列如号舍。上命登舟泛太液池,即从过船亭登舟,芰荷十里,望如蕃锦,北望金色摇曳,则别一境矣。

  ◎派吃祭肉及听戏王大臣

  大内于元旦次日及仲春秋朔,行大祭神于坤宁官。钦派内外藩王贝勒辅臣六部正卿,吃祭神肉。上面北坐,诸臣各蟒袍补服入,西向神幄,行一叩首礼毕,复向上行一叩首礼,合班席坐,以南为上,视御座为尊也。膳房大臣捧御用俎盘跪进,行髀体为贵。

  司俎官以臂肩腰骼各盘列诸臣座前,上自用御刀割折,诸臣皆自脔割。食毕赐茶,各行一叩首礼,上还官,诸臣以次退出。是晚各赐糕资酏酱,携归邸。至上元日及万寿节,召诸臣于同乐园听戏,分翼入座,特赐盘餐肴馔。礼毕,各赐锦绮如意及古玩一二器,以示宠眷。

  ◎宴外藩

  年终,诸藩王贝勒更番入朝,尽执瑞礼。除夕日,宴于保和殿,一二品武臣咸侍座;元旦后三日,宴于紫光阁;上元日,宴于正大光明殿,一品文武大臣亦入座。

  ◎冬至赐貂

  冬至赐貂,唐例也,国朝亦仿行之。南书房、如意馆、升平署供奉诸人,各得数张不等。

  ◎赐荷包镫盏诸物

  岁暮,诸王公大臣皆有赐予,御前王大臣所赐为岁岁平安荷包一,镫盏数对,及福橘、广柑、辽东鹿尾猪鱼诸珍物;外廷大臣亦间有赐荷包一者,皆佩于貂裘衿领间,泥首宫门,以谢宠眷。

  ◎会亲

  公主、福晋、格格及外戚眷属,岁时有赐,入内谢恩,谓之会亲。宫门外施以黄幂,谓之关防。

  ◎克勤郡王墓开隧道

  克勤郡王岳托,礼烈王长子。崇德壬午冬,从征山东,薨于途。丧返,太宗痛甚,及葬,命开其隧道,以便岁时赐奠,抚柩而哭。高宗东幸,亦亲往赐奠。

  ◎范文程以生员受知太祖

  国初,范文程出关葬亲,宿一牛彔庄,问:“此有游憩所乎?”牛彔云:“咫尺间为查孝廉学诗之居,书室楚楚。”乃与二牛彔三骑往,查迎坐书室。范欣然曰:“可下榻乎?”查曰:“不鄙荒陋,幸甚。”鸡豚雉兔,略具盘飧。范饮噉至饱,遂借宿。晨兴,语查曰:“独行无侣,苦岑寂,能从我游乎?”则借马从之。至墓所,范曰:“太祖定辽阳,壮者配营中,杀老弱,已而渐及拥厚资者,虑有力为乱也。”

  及行,又指一地曰:“此将就僇处也。十七人皆将就刑,太祖忽问我识字乎,以生员对。太祖大喜,尽十七人录用,我至今职,始望岂及此乎?”葬地回抱山林,堪舆家言,此地贵不可言,将相不足道也。文程与江浙诸范通谱,称为文正公后,尝捐金买田吴中,修文正祠。

  ◎范文程脱包衣籍

  凡隶牛彔下人曰包衣。牛彔包衣者,犹人之投胎也。范文程历相三朝,世祖为捐金一万,赎之本旗牛彔,始脱籍。

  ◎列圣呼范文程官而不名

  范文程在盛京时,列圣皆呼其官而不名,以其形貌硕伟,是以御赐衣冠,皆出特制。

  ◎世祖赐宋荦食于中和殿

  世祖御极之初,命公卿大臣子弟入卫。时商邱宋文康公长子荦年甫十四,仪观俊伟,冠侍从冠,蟒衣袴褶,带刀侍左右。上爱重之,恒赐食中和殿。一日,荦对食逊避,私出带间斜幅,裹饼饵枣栗,将怀之。上怪问,荦前跪谢曰:“臣有祖母,老甚,爱臣。臣怀以献,荣上之赐也。”上喜,自是每赐食,必书敕以归。

  ◎吴绮以传奇受知世祖

  顺治壬辰,江都吴园次绮以拔贡授中书舍人,奉诏谱《杨继盛传奇》,称旨,即以杨继盛之官官之。

  ◎世祖擢胡学士

  山阴胡学士为庶常时,一日,同官皆出院,学士独留。世祖微行入院,屏息立其后,良久。学士方习满文,回顾,见世祖,惊起俯伏。世祖笑曰:“若误矣。”学士曰:“小臣不得近天颜,然朝谒瞻仰久矣。”问诸庶吉士安在,若何独留此。学士奏:“诸臣习清书,幸已成,各有事归私寓。臣钝劣,每后于人,私习以补其拙。”世祖曰:“诸臣何事,惟博弈耳!今已分曹他适饮酒矣。”即日传旨,超擢为侍读。

  ◎世祖赞誉慎交社

  世祖召修撰徐元文、编修张若霭、华亦祥入乾清宫。世祖科跣,单纱暑衫禅裙,曳吴中草鞵,命三臣升殿,赐观殿中书数十架,经史子集、稗官小说、传奇时艺,无不有之。中列长几,商彝周鼎、哥窑宣炉、印章画册毕具,庑下珠兰、建兰、茉莉百十盆。赐席地坐,从容问群臣贤否,时政得失,皆谢以初进小臣,不能备知。因及书史古文,又问及近来名流社会,且云:“慎交社可谓极盛,前状元孙承恩,亦慎交中人也。”良久,始遣出。

  ◎张宸以祭文受知世祖

  顺治时,后丧,词臣撰拟祭文,三奏草,不称旨。最后内阁中书张宸撰,中有句云:“眇兹五夜之箴,永巷之闻何日?去我十臣之佐,邑姜之后何人?”世祖阅之堕泪,寻迁张兵部车驾司主事。

  ◎世职知县加东昌府通判衔

  顺治朝,曲阜世职知县孔允醇以居官廉能,加东昌府通判衔,仍任知县事。

  ◎世祖赞王熙为公辅器

  王文靖公熙,宛平人,文简公崇简子,少年登第。世祖喜曰:“公辅器也。”命供奉内廷,亲教以满文,兼习释典,与孙学士承恩、麻文僖公勒吉日侍西清。世祖升遐时,命与文僖同撰遗诏,受顾命。康熙中正首揆,继命专管密本。前此汉官不与闻军机,异数也。

  ◎圣祖诏绘觉罗武默讷像

  康熙庚申,特召内大臣觉罗武默讷入养心殿,命工绘其像,即以赐之,谕曰:“将此像给尔子孙世世供享,以昭加恩之意。”

  ◎韩文懿以时文受知圣祖

  长洲韩文懿公菼,康熙癸丑科会试殿试皆第一。撤闱后,上取墨卷览之,称主司得人。是年冬,召至起居注,命将平日窗稿进呈,遂以刻本五十篇进。复召至弘德殿,问平日所作必多,馆师熊文端公代奏曰:“尚有三十二篇,以题目小,不敢进呈。”上曰:“不妨,都进来。”其三篇,即乡试墨卷也。

  某年,词臣进表,有用“岂弟君子属之臣”者,圣祖摘其讹,将加谴责。奏曰:“属之臣固误,然古人断章取义,亦有君臣两属者,如《礼经》所云‘岂弟君子,求福不回’,其舜、禹、文王、周公之谓与是也。”

  ◎圣祖呼尤侗为老名士

  长洲尤侗,字悔庵,官侍讲。世祖尝称为真才子,圣祖亦称为老名士。

  ◎杜立德入殿赐宴

  宝坻杜文端公立德,以荐授内阁中书,寻登揆席,居相位十余年。尝赐宴内廷,特命列坐殿中。汉大学士入殿坐,盖自立德始也。后以疾未预宴,上特遣中使赍酒馔赐之,谕曰:“卿弼亮老臣,久任机密。兹海宇荡平,时当令序,赐宴群臣,念卿卧病,故遣使慰问,且赐醴馔。卿其加餐珍摄,副朕惓惓至意。”

  ◎杜立德乞归赐诗

  杜文端公屡疏乞归,圣祖慰留至再,其后请益力,乃颁宸翰云:“内阁大学士杜立德,弼亮老臣,纶扉久重,引年请归,陈乞至再。遐心既固,未可勉留,诗以送之。十载资贤佐,劳深致太平。吁谟留紫闼,风度重丹楹。方倚盐梅略,难违邱壑情。餐芝黄绮伴,轩冕有余清。康熙二十三年八月初九日御笔。”又赐“洛社怡情”图书一方,御书唐诗三轴,墨刻二册。

  ◎圣祖加恩范承勋

  汉军镶黄旗范大司马承勋,开国名相文肃公第三子,殉难闽督忠贞公弟也。康熙癸酉冬,以云贵总督陛见至京师,值上谒孝陵,因迎至米峪口。上见范,天颜和霁,谕曰:“尔盛京旧人,尔父兄累朝效力,尔兄又为国尽节。朕见尔,思及尔兄,心为惨切。不见尔几八九年矣,尔须发皓白如此。郊外寒冷,今将貂帽、貂褂、白狐腋袍赐尔。此时更换,恐受风寒,明日可服之来谢恩。”并赐御书“世济其美”额。

  ◎圣祖宠任张文贞

  康熙丙子,圣祖亲征噶尔丹,至科图,诏汉臣皆止,丹徒相国张文贞公玉书独坚请扈从深入;噶尔丹已破走,复请从至归化城受降。圣祖赐所御衣帽御寒,戒毋露宿,轸恤甚至。嗣是宠任益专,为汉臣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