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帝德类1


  ◎皇上日阅实录

  列圣于每早盥沐后,即阅先朝实录一卷,自巡狩斋戒外,日以为常,寒暑不间。书皆收存内阁大库,每前一日,中书启钥取书,用黄绫袱包裹,盛以冉木匣,次早同奏章送入。

  ◎开国方略

  天命丙寅,设八旗大臣。天聪戊辰,定文馆职司;辛未,设六部;壬申,定城守官三年考察之例;甲戌,定八旗职官名;乙亥,更定内三院。崇德丙子,定内院官制,设都察院;丁丑,设八旗议政大臣;戊寅,设理藩院,定部院制;癸未,设礼部蒙古理事官。此为澄叙官仪之始。

  太祖乙卯年,定八旗军制。天聪己巳三月,定军例于外藩;八月,定行军赏罚例,辛未,定出征军制。崇德癸未,定军律。此为整敕戎行之始。天命庚申六月,设纳言之木于门外。天聪辛未,令贝勒大臣直言尽谏。此为下诏求言之始。天命丁巳,令详慎讼狱。天聪乙亥,禁徇私枉断。崇德庚辰,肆赦。此为明刑弼教之始。

  太祖乙卯年,令群臣举贤才;庚申,令贝勒大臣子弟就学三年,授举人生员官阶,优免丁役。此为兴贤劝学之始。

  天聪壬申,行新定朝仪。崇德丙子,行太庙荐新礼;戊寅,谕礼部申明禁令;癸未,定内外相见礼。此为班朝肃庙之始。

  太祖甲寅年,令国人屯田旷土。天聪乙亥,禁滥役妨农。崇德丙子,禁屯积米谷令及时耕种;丁丑,令各屯堡及时劝农。此为重农贵粟之始。

  天聪丁卯,发帑赈饥;戊辰,发帑资民嫁娶。崇德丁丑,谕贷粟资民;辛巳,以岁歉谕行备荒事例。此为孚民生之始。

  天命癸亥,勖群臣勤职;丙寅,勖诸贝勒毋习逸乐。崇德丁丑,谕诸大臣勤修国政;壬午,谕诸王贝勒勤修政事。此为诫谕臣工之始。

  ◎太祖敷教明刑

  太祖自天命元年丙辰建元以后,益勤劳国政,靡间昼夜。每五日一视朝,焚香告天,宣读古来嘉言懿行及成败兴废所由,训诫国人,以议政五大臣参决机密,以理事十大臣分任庶务。国人有诉讼,先由理事大臣听断,仍告之议政大臣,覆加审问,然后言于诸贝勒,众议既定,犹恐或有冤抑,令讼者跪上前,更详问之,明核是非,故臣下不敢欺隐,民情皆得上达,国内大治。

  ◎太宗用洪文襄

  松山既破,擒洪文襄公承畴归,洪感明帝之遇,誓死不屈。太宗命诸文臣劝勉,洪不答,益厚遇之,解貂裘以赐。久之,洪叹曰:“真命世之主也。”因请降。太宗大悦,即日赏赉无算,陈百戏以贺。诸将皆不悦,曰:“洪一羁囚,上何待之重也?”太宗曰:“吾侪栉风沐雨者,欲何为?”众曰:“欲得中原耳。”太宗笑曰:“譬诸瞽者获一前导,安得不贺也。”众乃服。

  ◎世祖韬晦

  当睿亲王多尔衮摄政时,世祖深自韬晦,遨嬉渔猎鄙事,无不为之,摄政王安意无猜,得以善全,盖自冲龄善于用晦如此。

  ◎世祖优待前明

  世祖既登极,对于有明官吏人民优加待遇,约举之有数端。一、为明思宗暨后妃发丧成礼,自长陵以下十四陵,皆设官守之。一、明官吏降附者各予升级,仍令视事,朱姓诸王亦仍其爵。一、明之职官绅士曾殉国难者给予谥法及优恤诸典。一、被斥官吏非犯赃者,及士为清望所归并隐居山林而才德可称者,皆征辟录用。一、蹂躏之后,有鳏寡孤独及乞丐街市者,皆给粮养之。一、正额之外一切加派,如辽饷、练饷、剿饷诸名目尽行蠲免。明季厂、卫之弊政亦一律除之。一、官制衣服暂用明制。

  ◎世祖下薙发令

  世祖初登极,以其时明弘光方称帝于江宁,故未强国人以一律薙发,曾下令曰:“予因前归顺之民无所分别,故令其薙发以别顺逆。今闻甚拂民愿,反非予以文教定民之本心矣。自兹以后,天下臣民照旧束发,悉听其便。”

  越一年,南方大定,乃下薙发之令,其略曰:“向来薙发之令不急,姑听自便者,欲俟天下大定,始行此事,朕已筹之熟矣。君犹父也,民犹子也,父子一体岂可违异?若不归一,不几为异国人乎?自今以后,京城限旬日,直隶各省地方自部文到日,亦限旬日,尽行薙发。若规避惜发,巧辞争辨,决不轻贷。”

  时有“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之语,县官令薙匠负担行市,见蓄发者执而薙之,违即被杀,悬其头于担上之竿以示众。

  ◎世祖勤政

  大兵入关时,明臣迎降,睿亲王权宜任之,故胜国弊政未尽厘正。世祖勤政后,任法严肃,凡大臣专擅,如陈名夏、谭泰、陈之遴、刘正宗辈,无不立正典刑,故夙弊尽革。

  ◎世祖阅明孝宗实录

  世祖幸南苑别殿,夜半,阅明孝宗实录,有召对兵部尚书刘大夏、都御史戴珊事,心喜曰:“朕所用何遽不若珊、大夏。”明日,宣梁尚书清标及魏文毅诣行幄备顾问。

  ◎圣祖愿天下治安

  圣祖八龄践阼,太皇太后问帝何欲,帝曰:“子臣无他欲,惟愿天下治安,民生乐业,共享太平之福而已。”康熙庚寅蠲租谕旨,犹述及之。

  ◎圣祖悯三等人

  圣祖尝谕阁臣曰:“天下黎元皆朕赤子,朕最悯念者有三等人:一读书寒士,一饥寒穷民,一无知犯法之人。”

  ◎圣祖书三藩河务漕运三大事于宫柱

  圣祖初亲政,以三藩、河务、漕运为三大事,夙夜廑念,爰亲书大略,悬之宫中柱上。康熙壬申,谕旨述及之,犹云至今尚存。

  ◎圣祖勉谕臣僚

  康熙癸丑,圣祖御弘德殿,讲官进讲毕,谕曰:“从来民生不遂,由于吏治不清。长吏贤,则百姓自安矣。天下善事,俱分所当为,近见有寸长片善,便自矜夸,是好名也。”又曰:“君臣一心图治,天下不患不治,此等光景,未易多得。朕与诸臣,何可不交勉之。”熊文端公赐履奏曰:“为政在得人,故用舍黜陟,人主之大权,最当审量者也。”上曰:“知人难,用人不易,政治之道,全关于此,朕即欲不尽心,不可得也。”

  ◎圣祖爱惜士卒

  国初定鼎未久,而遭三藩之乱,八旗士卒多争先用命,效死疆场,丁口遂至稀少。圣祖念之,尝怃然曰:“吾二十年之久始得一获满洲士卒之用,何可不厚恤也。”故时加赏恤,且为之代偿债务。以是满洲士卒皆感之,凡有征讨,争致死焉。

  ◎圣祖知崇正学

  圣祖驾幸曲阜,亲谒孔林,谒孔庙,留御前曲盖于大成殿,崇正学也。

  ◎圣祖留心书本之谕

  张清恪公伯行生长河堧,熟谙水性,尝面奏河务事宜,圣祖偶有诘问,即袖出地图,口讲指画。时兵部侍郎牛钮在侧,斥之曰:“伯行书生,但据纸上陈言妄奏耳!”上曰:“毕竟是他留心,即书本亦是他看过,尔等谁留心者。”

  ◎圣祖论居官不善之报

  康熙时,年羹尧抚蜀,濒行,陛辞,圣祖谕以“汉军督抚如张长庚、白如梅、屈尽美、韩世琦等,皆以贪黩致富,五十年来,子孙零落殆尽,是可见居官不善之报也”。

  ◎曾国藩之论圣祖

  曾国藩尝曰:“六祖一宗,集大成于康熙,雍、乾以降,英贤辈出,皆沐圣祖之教。”又谓:“缉熙典学,日有孜孜,上而天象、地舆、历算、音律、考礼、行师、刑律、农曹,下而射御、医药、奇门、壬遁、满蒙西域外洋文字,无一不通,且无一不创新法,启津涂也。”

  ◎世宗资助书生

  世宗为皇子时,好微行,尝游杭州,出涌金门见一书生卖字,颇精八法,即命其书一联,中有“秋”字,易火于左,世宗曰:“得毋误否?”书生条举名帖为辨。世宗曰:“若曷不效举子生活,乃卖字乎?”书生自云:“尝举孝廉,贫不能给妻子,卖字求活,安望富贵。”世宗出囊中马蹄金数笏,曰:“吾贾有赢,不如资若求功名,得志毋相忘耳。”书生谢受之。

  即上公车,连捷翰林。时世宗已践祚,一日,睹其名,忆是书生,即召入,书一“和”字,易口于左,询之,书生言为譌体,上笑不答。翌日,使奉诏诣浙江巡抚,受诏发观,乃命其仍向涌金门卖字三年,再来供职,书生始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