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祠庙类2


  ◎灵谷寺

  江宁朝阳门外十里有灵谷寺,相传即梁时同泰寺,山门前横刻“天下第一禅林”六字。自山门至大雄宝殿,一路乔松,两行皆枝柯森郁,庄严若跸道。殿后梁时遗宇在焉,颓垣片瓦,没于荆棘。转行至右侧,卧一短碑,字里行间不能尽识,惟一碣尚可辨读,词曰:“春风浩浩,春日迟迟,黄莺啼在百花枝。个中无限意,消息许谁知。”殆明时僧人所作也。

  ◎妙相庵

  江宁城中北门桥之妙相庵,即粤寇石达开之府第,石封翼王,俗称为翼园者是也。

  ◎寒山寺

  寒山寺在苏州枫桥之麓,面对狮子山,虎阜踞其西北隅,登楼一望,恍然于吴谚所谓“狮子回头望虎邱”者,为绝妙一幅天然图画。寺经苏抚陈夔龙、程德全先后重修,其景为曲廊数折,楼阁三重。游者出阊门经枫桥湾而至寒山寺,清溪一道,衰草长堤,至近寺门而止。倘于春秋佳日过此,则嫩绿裙腰,秋风马耳,在在皆有诗情画意也。

  ◎龙华寺塔

  上海建筑物之最古者,首指城南龙华塔,相传为南北朝时所建。南朝四百八十寺,寺建四百八十塔,此其一也。

  ◎岱庙

  山东有泰岱,五岳之宗也。巍巍冠诸山,山麓多寺观,岱庙其最大者,秦所筑也。庙中正殿为岳神殿,构造宏壮,罕与伦比。殿之前面,列太湖石九,布置错综,各具肖形,石空其中窍,滑泽可爱,一抚摩之,知由来已久。太湖石东旁为炳灵宫,宫庭树二柏,高十余丈,已枯槁,皮剥落,大干盘屈而上,小枝卷曲,作虬形,相传西汉时所植。石之西旁为环咏亭,翼然覆坛上,虽代事修葺,而倾圮殊甚。

  亭前矗立一大槐,槐根中空,可容两人坐而弈其间,则斯槐之大当十围不止,盖唐槐也。岳神殿前为外殿,东西墀对立宣和、祥符两大碑,其高不可仰读;西偏又有大碑一,则圆形无字,隐约见雕镂文,颇似华表。正殿之后为道院,院西墙嵌李斯碑,刻石已焦烂,斯之篆文字画如僵虫,古篆也,碑下有短碣,历考斯碑出没转徙之史甚悉。

  ◎大石佛寺

  邠州西门外二十里至大石佛寺,俗名大佛寺,乃唐之庆寿寺也。唐贞观年间鄂国公尉迟敬德建。依山凿石,毫无罅隙,就石埋像。大佛法身高八丈五尺有奇,四维琢龛,加以廊楹。蹑石磴入寺,寺依山建,上中下凡三层,大佛岿然岳峙其间,年深尚无所损。山长凡数里,下临汭水,缘山间丈许,辄凿佛像一躯,大小不侔,咸加彩饰,貌皆温笃,蔼然有见道之容。

  ◎相国寺

  开封相国寺,建于北齐,乾隆时重修,光绪中复破坏,大雄宝殿及八角琉璃殿尤甚,旋募集多金,鸠工重修。惟寺中殿宇修造奇丽,河南能匠缺乏,不敢悉行拆造,惟拆一段修一段,拆一角修一角,略仿旧式而已。

  ◎塔尔寺

  塔尔寺在西宁西南五十里之塔山,为西藏黄教之祖宗喀巴瘗胞衣地,其徒自西藏分支住此,兼守护其遗物者也。领衣单口粮者千余人,而食指尝逾万,附寺所居熟番倚其举火者又数千户。梵宇皆僧舍,悉因山势高下迭甃而成,平地寺院之大者瓦镀黄金,故又名金瓦寺。金玉宝石佛像无数,金佛皆嵌珠粒,巨者如豆,银佛像更积累盈龛,有迎自西藏者,有颁自内廷者,富室大贾祈疾求福必铸一像,媵以缎绣衣幔。

  历代宝器充牣炫目,商民复矜奇斗富以输实之。田地周二百余里,赀产难以数计,甘肃之精华萃于僧寺,塔尔寺又繁富之尤者也。罗卜藏丹津之乱,寺中大喇嘛被其煽诱从之以叛,雍正甲辰,川督年羹尧平青海还,欲尽屠之,镇海堡千总某时服役于年,年诘以庙众逆迹,某力白其诬,且泣稽颡,代为乞命,年乃戮八人,余众皆得赦。某以一言保全数千生灵,寺僧感之次骨,设位生祀,历年重有馈贻,沿以为例。嗣后凡本堡千总至寺,寺僧犹设供张,迎送尽礼,如奉其父师焉。

  ◎东科寺

  青海有东科寺,地土之广,田租之多,佃户之众,凡青海蒙旗、番族,皆无其富庶,每年在丹噶尔厅署纳地税银,在青海大臣署纳番贡银,数目不及民粮之什一。喇嘛入册者,亦领衣单口粮,每名每岁,祇领青稞仓斗一石六斗,定额五十一名,共领八十一石六斗,上经官吏折发,下经胥役需索,实领不及五六成。彼辈视之若有若无,全无重轻,专赖田土租税人民差徭之供,为一寺衣食及供奉藏差之用。

  蒙、番承种寺田者,即归其香错管辖,其催科扰民无异衙蠹,其挟势牟利甚于市侩,苛虐刑罚,权埒官府,冤横尤过之。而蒙、番迷信佛教,黠者远扬而终不敢犯,弱者饮忍而卒不敢发,僧官之威乃无求而不遂。汉、回之迷信性稍杀,其抗拒力颇坚,故不乐用汉、回。寺中僧额有限,而徒众盛至百数十人,皆以近寺之兔尔干、克素、药水、白水各庄之三页卡佃户子弟充之。

  寺僧得以本宗弟侄辈为弟子,绳绳相继,以私霸其财产,藉寺院为专利之薮。其呼图克图虽为寺院地土之主,而财产出纳惟香错揽其大权,众僧官及喇嘛之有势力者分其余润,香错任事无年限,非年老请退则终身不易,专利数年,家赀累千万金,富雄一乡矣。故东科寺之富,上不归呼图克图,下不归众僧,惟中饱于香错及其下数人而已。会集香错众僧官,令自择牧厂,具立交地印结,寺中游牧无多,仅择留寺前荒滩一区,以外各处山壑酌留作众佃户之畜牧场,其余除森林外,概呈公家开垦。惟熟地坚不肯报,欲照牧厂之例,永不起征。

  ◎拉布郎寺

  拉布郎寺在循化境内,距城百数十里,青海极富之寺也。

  ◎拉布寺

  寺在玉树,近通天河。

  ◎昭

  蒙古僧寺之大者曰昭,可容喇嘛千余人,其布置则经堂、法台、说佛堂、唐王殿、唐公主殿、堪希舍、各喇嘛舍,所供神像则有泥塑、木雕、金身、铜身、彩画之别,而彩画又有幅轴、油壁二种,寺内壁墙概系彩画,寺外壁墙刷以赤白土或红色之土。神像种类最多,大都为释迦、地藏、观世音、韦驮、四天王、土地、山神及边藏上古之神,或舞爪而张牙,或人身而兽首,像狞恶。

  此外更有一神,红发青脸,血口铜牙,赤身裸体,毛如钉竖,项下悬人头一,抱一女神,容貌娟好,作男女交合状,蒙人呼为欢喜佛。

  ◎内宗寺外宗寺

  多伦诺尔北约一二里,地名喇嘛庙,内有二大庙,一为圣祖驻跸后敕建者,为内宗寺,规模宏敞,类太和殿;一为蒙古王公合力建造者,为外宗寺,尤宏大。又小庙十余,为蒙古各旗所建,名曰仓口。有山,周围约二三十里,曰风水山,禁人牧采,谓恐坏风水。

  喇嘛庙东北约二百里,地名经棚,又东北二百里,入内蒙古界,商人非有护照不得入,否则辄被土人杀死。无业华人,恒不敢入内,故其地无盗贼之警。(护照领于多伦诺尔厅,具汉、蒙二文,有领之部中者,则名大单,沿途不复完税。)

  ◎布达拉大昭寺

  西藏布达拉有大昭寺,相传为唐时藏王曲结松赞噶木布所建,已历二千余年,坐东向西,楼高四层,上有金殿五座,阑干殿宇,皆铜底鎏金,宏敞壮丽。中殿供释迦牟尼佛,乃唐公主自中原携至者,左廊有唐公主、藏王松赞噶木布、巴勒布王女拜木萨之像,其中神佛万计,楼顶东南隅有拜拉穆像,土人敬畏之。内藏上古军器,鸟枪长八九尺至一丈,与九子炮同,弓靫箭袋亦甚长大。

  庙前大碑,为唐文武孝德皇帝御制,碑文与赞普联甥舅之谊,所谓《甥舅联盟睥》是也。高约一丈五尺,厚约三尺,宽约四尺,多剥蚀,仅存百余字,相传为唐褚遂良书,钩画苍劲,以木栏环卫之。碑前有海眼,以铁锢塞,上有石砌。碑侧古柳二,老干蟠屈,传为唐代所植。大殿有明万历太监杨英所立碑,前壁上绘唐玄奘法师求经师弟四人像。

  ◎小昭寺

  大昭寺北半里许曰小昭寺,楼高三层,上有金殿一座,为唐公主建,工程稍差,然喇嘛悉能清修,有佛像,名墨珠多尔济,又有释迦牟尼佛、弥勒佛诸像,或云塑像内有唐公主肉身,座上书“默寂能仁”四字,其南即颇罗奈旧宅。寺前柳林一院周匝,墙内大树丛杂,根边各有一石,喇嘛栖止之,寒暑不稍移,雨雪不稍避,较他处喝抢食肉之喇嘛霄壤矣。

  ◎拉木喇嘛庙

  拉木,一名纳木,又名南摩,人稠地广,颇称肥沃,有大喇嘛庙,极壮丽,所奉佛像皆状貌狰狞。屋中排列弓矢刀矛诸兵器,云系旧时藏王之物。

  ◎光孝寺

  广州光孝寺为汉虞仲翔故宅,在唐为法性寺。内有风旛堂,堂前有池,池畔有菩提树一株,相传为梁天监元年有智药三藏自西竺移植者,且云百七十年后,当有肉身菩萨在树下演大乘法,度无量众,联语所谓“灵根不二”者此也。菩提树犹存,光绪间,粤吏有议毁寺以为学堂者,某君移书力争之,得免。

  ◎海幢寺

  广州自元旦以迄上元,游春之地以河南海幢寺为最盛,寺在珠江南岸,即南汉千秋寺故址。明季,邑人郭岳龙购为别业,顺治初,天然和尚之徒阿字始建屋于旁,曰海幢寺。阿字故与平南王尚可喜善,康熙壬子,展拓寺基,可喜自建天王殿,福晋舒氏建大殿,总兵许尔显建二殿及后阁,巡抚刘秉权建山门,寺用绿色砖瓦,均福晋所施。初,两藩营造府第,咨请部示,恳照王贝勒制式,得用琉璃瓦以及台门鹿顶。嗣奉部驳:“民爵与宗藩制异,察平靖两藩,均由民身立爵,所请用绿色砖瓦之处,碍难准行。”

  时营办砖瓦皆成,而未敢擅用,乃尽施诸佛寺,至粤秀山之观音寺、大佛寺、武帝庙,亦皆此种砖瓦也。寺之香积厨、大斋灶亦螭砖砌成,后为骨董家易去殆尽矣。殿东有鹰爪兰一株,犹是郭氏园故植,蔓条作干,高出檐牙,历劫二三百载,而芬芳如故,亦灵卉也,寺僧垒石为台,架栏护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