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时令类5


  ◎中秋后迷童子

  广州有迷童子之俗,多行于中秋节后之数夕,以其时月明如画也。其法,先择一童子,令合眼危坐,作法者乃先烧符一度。(其咒语极简。)令数人手持香火,向童子前后画圈摇拂。久之,童子即喃喃自语,众乃呼曰:“师傅至矣。”复问曰:“师傅喜用刀耶,抑剑耶?”问至童子点首,即为合意。众乃以器械授童子,即能飞扬起舞,若有家法。及演毕,童子复卧倒,呼其名,即醒。或曰,是殆野鬼游神所凭借也,愿精于精神学者一研究之。

  ◎八月二十六日为宫中节日

  八月二十六日,为宫中节日,盖太祖未入关时,转战甚苦,一日粮绝,太祖及军士皆以树皮充饥,即是日也。故满人以为纪念日,屏除豪华,宫中尤重之,皆不食肉,以生菜裹饭而食,亦不用箸,以手代之,孝钦后亦然。盖专制君主,每以土地人民为私产,欲其子孙追念祖宗创业之艰难也。

  ◎京师九月九

  京师谓重阳为九月九,届日,都人士辄提壶携榼,出郭登高。南则在天宁寺、陶然亭、龙爪槐等处,北则在蓟门烟树、清净化城等处,远则在西山八剎等处。

  ◎展重阳

  道光某年十月初九日,青浦诸联招友集横云山下,作展重阳会。丹枫乌桕间,清吟浅酌,俗客屏迹。归舟泊小赤壁,以“复游于赤壁之下”七字分体拈韵,题名石上,拍手曰:“此小小《燕然铭》也。”

  ◎十月朔

  十月朔,南人有名之曰十月朝者,俗又谓之鬼时节,与清明同,有家祭,有墓祭,第非若清明之比户皆然耳。京都人民之祭扫也,所焚者,冥镪之外,尚有以纸翦成之衣,故亦谓为送寒衣。

  ◎大内之十一月十二月年事

  十一月初一日,宫中始烧暖炕,设围炉,旧谓之开炉节。

  十二月初八日,为一大节,俗所谓腊八是也。宫廷极重此节,雍和宫熬腊八粥,则派王公大臣监视,而大员且有拜腊八粥之赐者,又必须以清晨觐见,碰响头谢恩。二十四日,乾清宫庭中设万寿灯八仙望子四架。二十六日,各宫殿挂门神对联。二十八日,宫中及甬道东西两廊设五色羊角灯。

  ◎十一月月当头

  十一月十五日,为月当头之期,小儿女恒彻夜不睡,以俟月之临阶,取影验之。

  ◎冬至郊天

  每岁冬至,太常寺预先知照各衙门,皇上亲诣圜丘,举行郊天大祭。前一日,御驾宿斋宫,午夜将事,坛上帟幄皆蓝色,执事者衣青衣,王大臣服貂蟒。坛旁有天灯竿三,高十丈,灯高七尺,内可容人,以为夜间骏奔助祭者之准望。届期,正阳门列肆悬灯彩,上辛常雩亦如是,附近庙宇,不准鸣钟擂鼓,亦不准居民施放鞭炮,以昭敬慎。

  ◎冬至胙肉纳于怀

  皇帝祀天圜邱,所受福胙,必纳之怀,携回斋宫,以示祗承天庥帝赉之意。亦以长至令节,北方隆寒,胙肉冰凌坚结,不至沾渍衮衣也。

  ◎冬至庆贺

  光绪朝某年冬至,百官庆贺孝钦后表文一道,其文如下:“臣等诚欢诚忭,稽首顿首上贺。伏以淑则昭垂,尊养惬万方之愿;繁厘茂介,炽昌开百世之基。钦惟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陛下,德协坤元,道隆豫顺。椒闱式礼,宏燕翼之贻谋;兰殿敷仁,衍鸿庞而启运。普天钖庆,薄海胪欢。臣幸际熙朝,欣逢长至,伏愿慈晖普荫,四时和而玉烛长调;寿禹延洪,五福备而金瓯永固。臣等无任瞻天仰圣欢忭之至,谨奉表称贺以闻。”

  ◎九九销寒

  宣宗御制词,有“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二句,句各九言,言各九画,其后双钩之,装潢成幅,曰《九九销寒图》。题“管城春色”四字于其端。南书房翰林日以阴晴风雪注之,自冬至始,日填一画,凡八十一日而毕事。

  ◎十二月封印

  京师大小官署,例于每年十二月之十九、二十、二十一三日之内,由钦天监选择吉期吉时,照例封印,颁示天下,一体遵行。

  ◎十二月打灶

  十二月,礼部举行打灶典礼。二尚书四侍郎咸升座,堂下盔甲手八人,佩箭上堂,见堂官行礼,与剧中演《四郎探母》番邦公主见驸马爷之礼无异,礼毕,侍立左右。又有四人有顶戴者抬一簸箕,置堂上,又有以长筷击簸箕者。

  ◎祀灶唱访贤曲

  乾隆一朝,大内祀灶,在坤宁宫行之。室有正炕,设鼓板,后先上至,驾临,坐炕,自击鼓板,唱访贤一曲,唱毕,送神,乃还宫。至嘉庆时始罢。

  ◎庚子西安行宫之除夕

  光绪庚子,德宗奉孝钦后西狩,即于西安度岁。除夕前数日,召行在官员有内廷差使者各赐绸缎数端。至除夕,德宗御便服小冠,冠顶缀红绒结,垂肩黄丝穗,长尺有咫。内监皆服蟒袍,外罩青色半臂,而以蓝布裹头,如营兵。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