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时令类4


  ◎上元放和合

  嘉、道以前,圆明园正月十五日放和合,例也。和合即烟火盒子。大架高悬,一盒三层,一层为天下太平四大字,二层为鸽雀无数群飞,取放生之意,三层为四小儿击秧鼓唱秧歌,唱“太平天子朝元日,五色云车驾六龙”一首。

  ◎上元廷臣宴

  嘉庆以前,每岁上元后一日,钦点大学士九卿之有勋勚者宴于奉三无私殿,名廷臣宴。如曲宴宗室礼,蒙古王公皆预焉。

  ◎康熙两上元盛典

  康熙壬戍元夕前一日,圣祖飨群臣于乾清宫,作升华旁嘉宴诗,人各一句,七字同韵,仿柏梁体。上首唱曰:“丽日和风被万方。”以次而及满大学士勒德洪、明珠,皆拜辞不能。上为代二句曰:“卿云烂漫弥紫闾,一堂喜起歌明良。”且戏曰:“二卿当各釂一觞以酹朕劳。”勒德洪果捧觞叩首谢。次日,颁御制序一首。

  乙丑元夕,圣祖命于南海子大放灯火,使臣民纵观,仿大酺之意。先于行殿外治场里许,周植杙木,而络以红绳,中建四棚,悬火箱其中。平树八杆,即八旗也,旗人认旗色分驻,而当前四绿旗,则汉人所驻之地。官民老穉男妇皆许进观。初设卤簿,及驾奉两宫从永定门赴行殿,诸王群臣次第至。赐官厨肴馔,人酒三瓯,能饮者不计。于是彻仗张灯,有宫眷五十人出,皆虹裳霓衣,被以杂彩,人担两灯,各踞方位,高低盘舞,若星芒撒天,珠光爚海,真异观也。既,则火发于筩,以五为耦,耦具五花,抡升递进。乃举巨炮三,火线层层,由下而上,其四箱套数,若珠帘焰塔,葡萄蜂蝶,雷电车鞭,川奔轴裂,不一而足。

  又既,则九石之灯,中藏小灯万,一声迸散,则万灯齐明,流苏葩瑵,纷纶四重。箱中鼓吹并起,秦靴觱篥,次第作响,火械所及,节奏随之,霹雳数声,烟飞云散。最后一箱,有四小儿从火中相搏坠地,炮声连发,别有四小儿衣花裲裆,杖皷拍版,作秧歌小队,穿星戴焰,破箱而出。翕倏变幻,难以举似。然后徐辟广场,有所谓万国乐春台者,象四征九伐万国咸宾之状,纷纶挥霍,极尽震炫而后已。次日校猎,圣祖亲御弓矢,九发皆中,于是诏进百戏,都卢寻橦,拍张觳抵,毕陈于前,群臣从观者皆有诗。

  ◎孝钦后上元撒金屑

  孝钦后尝于元夕取金叶屑二升临高撒之,飘扬可观,谓之金屑满天飞。屑堕宫人头额,谓之金花点额,凡受点者皆得赐食。

  ◎辛丑西安行宫之上元

  光绪辛丑,孝钦后、德宗在西安,西安元夜灯火最盛,两宫以年岁荒歉,宵旰忧劳,不许民间放灯。宫中惟以纸糊数灯悬于门楣,至十六夜后,即命撤之。

  ◎正月开印

  官署开印之期,必于正月十九、二十、二十一三日之内,由钦天监选择吉日吉时,先行知照,朝服行礼,开印之后,则照常办事矣。

  ◎正月送子

  淮安有送子之俗,恒在元宵后二月初二日前。凡老年无子,及成婚多年而未育者,戚友咸送以纸糊之小红灯,间有用砖代者,此砖须取自东门外之麒麟桥堍,否则无效,盖取麒麟送子意也。由送者先期择日,备柬通知受者之家,临时,约集十余人,鼓乐大作,持灯或砖送往。受者则远迓门外,以所送之灯或砖悬于望子者之床中,并以酒筵款待送者,他日得子,则有重酬。

  ◎二月朔之太阳糕

  二月朔,京师市人以米面团成小饼,五枚一层,上贯以寸余小鸡,谓之太阳糕。都人祭日者买而供之,三五具不等。

  ◎二月二日龙擡头

  二月二日,古之中和节也,都人呼为龙擡头。有食饼者,谓之龙鳞饼;有食面者,谓之龙须面。妇女亦停止针线,意恐伤龙目也。

  ◎孝钦后宫中之花朝

  二月十二日为花朝,孝钦后至颐和园观翦彩。时有太监预备黄红各绸,由宫眷翦之成条,条约阔二寸,长三尺。孝钦自取红黄者各一,系于牡丹花,宫眷太监则取红者系各树,于是满园皆红绸飞扬,而宫眷亦盛服往来,五光十色,宛似穿花蛱蝶。系毕,即侍孝钦观剧。演花神庆寿事,树为男仙,花为女仙,凡扮某树某花之神者,衣即肖其色而制之。扮荷花仙子者,衣粉红绸衫,以肖荷花,外加绿绸短衫,以肖荷叶。

  余仿此。布景为山林,四周山石围绕,石中有洞,洞有持酒尊之小仙无数。小仙者,即各小花,如金银花、石榴花是也。久之,群仙聚饮,饮毕而歌,丝竹侑酒,声极柔曼。最后,有虹自天而降,落于山石,群仙跨之,虹复腾起,上升于天。

  ◎吴兴尚黄明

  浙江吴兴风俗,清明后一日,谓之黄明。鲍西冈鉁令吴兴日,有诗曰:“喜见柔桑开雀口,清明明日又黄明。”又曰:“冷风疏雨过黄明。”

  ◎禅房送春

  青浦城西南真静禅寺,水木清华,花竹掩映,胜境也。道光某年,陈东桥、潘溢塘、顾培真、庄茶村、蔡得砚于立夏前一日至寺作饯春会,寺僧若愚、脱尘亦与焉。酒酣,蔡成送春诗,情绪凄怆,合座为之不欢。脱尘援笔和之,有“自此春心更寂寥”句,陈曰:“阿师得大解脱矣。”

  ◎浴佛节之缘豆

  四月初八日为浴佛节,宫中煮青豆,分赐宫女内监及内廷大臣,谓之吃缘豆,以为有缘者方得啖之也。光绪间,驻京各使眷属订期四月初九日,觐见孝钦后于宁寿宫。外部侍郎联芳奉派为翻译,先一日入宫,察看布置之是否合法。是日适为浴佛节,孝钦与诸宫女方作投琼之戏,大啖缘豆。联芳趋经宫外,低首疾驰。孝钦遥望见之,大声呼其名,联惊而趋入,赐以缘豆一小碟,联就阶下跪啖,叩首谢恩而退。

  ◎端午龙舟

  乾隆初,高宗于端午日命内侍习竞渡于福海。画船箫鼓,飞龙鹢首,络绎于波浪间,颇有江乡竞渡之意,召近侍王公同观。仁宗亲政,亦屡循旧制。后以雨泽愆期,辄命罢演。

  ◎孝钦后宫中之端午

  自五月初一日起,军机大臣、尚书、侍郎,以及近支宗室、妃嫔、太监,均献孝钦后以礼物,开列黄纸礼单进呈。中以洋货为多,太监辄以大盒盛之而入,孝钦留洋货而已。

  初三日,为全宫献礼期,均盛以黄盒,置大院中。隆裕后进自制之鞋及手巾荷包,陈设第一排,妃嫔宫眷所献种类甚多。

  初四日,为孝钦回赏之期,视献物之厚薄以答之。若宫眷,则人各一衣,银数百两。

  初五日,大内演剧,所演为屈原沈江故事。而宫眷所蹑之履,则如小儿之虎头鞋,且簪绸制之小虎于冠,孝钦所命也。王公福晋亦皆入宫贺节。

  ◎京师端午

  京师谓端午为五月节,初五日为五月单五,盖端字之转音也。端午以前,世家大族,皆以粽相馈贻,副以樱桃、桑椹、荸荠、桃杏及五毒饼、玫瑰饼。其供佛祀先者,则以粽、樱桃、桑椹为正供,亦荐其时食之义也。

  ◎五月二十三日分龙兵

  京师谓五月二十三日为分龙兵,盖五月以后,大雨时行,隔辙有雨,故须将龙兵分之也。

  ◎展端阳

  青浦朱香泾有月宁侯水神庙,每年端午将届,衙署胥役辄敛赀赛会,迎其入城,备物斋之。水中赛龙舟,且有饰成凤形虎形之船,船中有台阁,有秋千,自初一至初五,无日不然。某年闰五月,好事者又为展端阳之举,复迓神入城,张灯演剧,士女填咽,盖道光以前事也。

  ◎七月喇嘛放头会

  蒙人奉达赖喇嘛为神明,每年七月中有放头会,与盂兰胜会、水陆胜会略同。入会男女必输金钱,多者,达赖为之摩顶,或以木槌击之,虽肤肉坟起,大如鸡卵,不敢言痛,且引为庆幸,谓是年万事如意,可免灾害,且藉以称雄于闾里焉。

  ◎七月初三日袚斋

  七月初三至八月初三,为回教袚斋之期,俗曰过年。期内日仅一餐,盖日夜诵经持戒,直至中夜而始一食。七月杪,各家悬灯结彩,以志庆贺。

  ◎宫廷七夕

  七夕,宫中设果桌祭牛女,皇后亲行拜祭礼,其神牌曰“牵牛河鼓天贵星君”,“天孙织女福德星君”。孝钦后尝命以盆盛水置日光中,取小针数枚投之,针浮水面,则观盆底影,以验人性之巧拙。

  ◎广州七夕

  七月初七日,牛郎会织女之佳期也。广州人尤重视之,凡家有闺女者,必拜七夕,所费颇不资,以物品陈设多者为贵,任人游览。

  ◎陈炜卿七夕诗

  余杭女史陈炜卿,名尔士,为嘉兴给事中钱仪吉之妇,尝赋七夕诗,命意最高。诗云:“梧桐金井露华秋,瓜果聊因节物酬。却语中庭小儿女,人间何事可干求。”

  ◎中秋泥塑兔神

  中秋日,京师以泥塑兔神,兔面人身,面贴金泥,身施彩绘,巨者高三四尺,值近万钱。贵家巨室多购归,以香花饼果供养之,禁中亦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