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时令类2


  ◎西藏岁时纪略

  西番不识天干,以地支纪年,亦以十二月为一岁。

  岁首,商民停市三日,互以茶酒果食为礼。

  元旦,达赖喇嘛设宴于布达拉,延汉、番官员会饮,选幼童十余人,作跳钺斧戏。

  初二日会饮如元日,以数十丈皮绳系于布达拉山,童女猱升而上,以木板护胸,手足四舒,如矢离弦,应声而下。

  初三日,有翻杆之戏,于谛穆佛寺前立一高杆,自鸣锣鼓,唱歌曲,而上下于高杆,其轻捷不让狝猴。

  自初六日至二十一日,于拉萨宫殿为大布施。是日,甘丹、别蚌、色拉、桑鸢四大寺及各处喇嘛悉来诵经。其在内者曰内招,在外者曰外招,众跏趺坐于地,行列整肃。内招日得三餐,或数人与以银钱一枚,外招则半。时或散给衣帽布疋木碗,出入之喇嘛不下十余万。布施之费,大抵为蒙古及各方信徒所捐助者,若无施主,达赖自舍之。其费,岁需数十万金。

  十八日,集唐古忒步骑兵三千,戎装而执械,绕大昭三匝,至琉璃桥南,发巨炮驱鬼。炮大小不一,最大者,铸于唐时,镌有“威剿除叛逆”五字。演毕,出金银紬缎布茶劳之。各寺喇嘛集于大招,拥达赖下山,谒佛登台,讲《大乘经》,谓之放朝。土民越数千里而来者,踵相接,以金珠宝玩陈列炫奇,举首跪而献之达赖。达赖受之,以尘尾拂其首,或以手摩其顶三度,其人必自夸得活佛之降福。

  上元日,悬灯于大招,立木架数层,设大灯万余盏,缀五色油面,面作人物龙蛇鸟兽状,自夜达旦。视天之阴晴雨雪,及灯焰之晦明,以占年岁丰歉。

  二十四日,有扬武之式,即观兵也。是日,达赖坐宝殿之侧楼,驻藏办事大臣坐于正楼同阅之。文武诸官皆衣礼服,集楼下。兵皆戎衣,所骑之马亦铁叶甲,露两眼,手持金炉,中一人操大铃。两旁列喇嘛六十余,击大鼓、持大铙银笳者各四人,各色旗旛数十对,持之者,皆白袍白帽。次则魔像,喇嘛抬之。次有童子五六十人,从行,皆作鬼装。次有护法神者,披白袍铠,盔插鸡毛,口流涎沫,为痴愚状。若有凭附之者,送至市外。番兵放铳焚草而始毕事。

  二十五日,为竞马竞走之戏。其距离凡二里余,马皆骏逸,十余岁之童骑之,举动活泼,扬鞭疾驱,按其先后,以判胜负。胜者,达赖赏以紬缎手帕。而首至之马,例当献于达赖,达赖偿以五十金。供此役者,家免一年差役。竞走亦如竞马,远近大小不一,赏亦从同,捷足者先得之。

  二月二十九日,送瘟神,又名打牛魔王。相传西藏为瘟神托足之地,达赖坐牀,乃始逐之。故历年预雇一人扮瘟神,向番官商民敛钱,可得千金。自大招逐出,即起解,营官护送,悉以王爷称之。解至山南,安置之于桑叶寺石洞。洞在寺之大殿旁,幽深而寒栗,体健者,年余辄死。然瘟神入洞数日即潜回,不至丧命。是日,大招前之官兵,均如扬武状,一人扮达赖喇嘛,与瘟神先后至招。旛帜不一色,击鼓吹笳,亦如前状。有花衣黑帽者十数人,帽各插鬼头,衣之前后悉绣鬼形,在招前跳舞诵经。扮达赖者,铺垫坐招前,与一戴鬼头之法师对坐。须臾,瘟神出,面涂黑白,与达赖相诘难,词屈。复掷骰以赌胜负,达赖之骰以象牙为之,面面皆六,三掷皆卢;瘟神之骰以木为之,面面皆枭,三掷皆枭,负而色赧,意欲别斗法术。达赖与法师及揭谛神明斥其非,瘟神负隅不行,即遣五雷逐之,众喇嘛诵经送至河下,焚草堆如前。

  三月初一日,挂大佛亮宝于布达拉山上,凡各宝玩及御赐物件,均陈于大招。喇嘛分列成行,衣绣花袈裟,扮种种神鬼,余执旗旛宝品,自大招徐行上山。达赖坐楼前黄伞下俯视,汉、番各官均在盛宝房前向北支账房游观,男妇阗咽,山坡无隙地。有紬画大佛像,悬于山上第五层楼,垂至山麓,约长三十余丈。中有达赖袈裟一袭,乃历代相传之物,以珍珠缀成,珠之大者如指。

  四月十五日,有龙王塘大会。庙在水中央,须以舟渡,内多神像。正殿旁有一大秘戏像焉,即欢喜佛是也。喇嘛指为佛公佛母,四壁所画,亦皆此式。

  五月十五日,有工布塘蛮家大会,噶布伦之柳林附近数处,以此为最胜。绿阴满地,藏江之水映带左右,楼台亭榭,可憩游人。是日也,妇女临水袚濯,歌饮竟日。

  六月初七日,唱蛮戏。以后藏之娃为之,乔装男女,头戴纸扇面两枚,手执竹弓一,以跳舞,所唱为唐公主时事。噶布伦家各唱一二日,大会亲朋,日耗数百金。

  三十日,别蚌寺及色拉寺挂大佛,亦装神鬼,男女皆艳服,或唱或歌,为翻杆子跌打各种跳舞。

  七月十五日,别以故牒一人司农事,其地头目牒巴,伴之游市郊,佩弓挟矢,导以旗旛,射饮一日,庆丰年也。

  七月十三日至八月五日,人携天幕至河岸,招邀戚友浴于河,男女皆有之,俗谓可除疾病也。

  七月二十五日,为宗喀巴成圣之日,各寺窗户墙壁间皆燃灯,观其灯焰之色,以卜岁之吉凶。

  十月十五日,为唐文成公主诞辰,士女盛妆参贺,比户皆饮酒。

  十二月二十九日,木鹿寺有跳神逐鬼戏。喇嘛饰各种神佛鬼怪,薄暮至大招,放铳吶喊,谓以驱逐邪鬼。游观之男女,皆盛服聚歌,饮醉而归。

  ◎宫禁之岁暮新年

  乾清宫每岁封宝后,工部内府进灯竿二,盘龙楠木柱,高与宫檐齐,上衔五色八角圆灯,树于东西墀中。

  封宝日,宫中驾幸之所,以爆竹前导。

  腊日,内廷翰林题椒屏进上,谓之椒屏岁祝,皆桃符遗制也。

  封宝前一日,例进门联。

  立春日,南斋翰林进春帖子词三章、五言一首、七言二首,用硬黄矮纸小折细书,拜笔墨笺纸之赐。

  御笔福字赐近臣,旧例也。道光初年,加赐寿字。

  新正二日,重华宫茶宴,联句。

  ◎岁暮新春之打莽式

  岁暮将祭享,选内大臣打莽式。例演习于礼曹,其气象发扬蹈厉,盖公廷万舞之变态也。王公贵戚于新正竞引之,以相戏乐,其态婉娈柔媚,或令妇女为之,此又莽式之一变耳。

  ◎孝钦后宫中之岁暮新年

  孝钦后命宫人清理年事,辄以十二月十三日始,妃嫔各有所司,如洗佛像易幔帐之类是也,余令太监为之。事毕,孝钦开辞岁名单,列名之人得预于辞岁。

  孝钦命制新衣赏妃嫔。妃嫔平日所衣,为灰鼠裘,年终则赏白狐。

  新年供神之饼饵,皆妃嫔所亲制者,孝钦必先制一方以为之倡。制糕有专室,太监预以米粉白糖酵和为团,制法与馒首略同,蒸之即坟起。宫中以此卜各人之年运。

  二十三日,装各种干鲜果碟,上插长青枝,陈之神前。宫眷皆随孝钦入厨,以糖果置玻璃碟,陈灶神前。

  二十四日,孝钦写福寿字,为新年赏赐京外王大臣者。纸色有红黄淡绿之别。书久而倦,则命人代之。

  年终,各省督抚进呈贡物,孝钦一一审视,择所爱者留置左右,余皆庋之于库。某年,直隶总督进黄缎衣一袭,以珍宝缀成大牡丹花,叶以翡翠制之,光彩夺目,孝钦大喜,元旦曾一衣之。两广总督所进为珍珠四囊,囊各数千粒,大小如一,光色相同。妃嫔进手巾香皂,以孝钦极爱妆饰也。太监宫女进饼饵。礼物既多,陈列数屋皆满,必俟孝钦有命始可移动。

  祀灶节前后,孝钦即命停止召见。

  除夕之晨,孝钦徧礼神佛祖宗。礼毕,入宫者络绎不绝,计有孝钦之嗣女固伦公主,醇王、恭王、庆王之福晋,洵、涛二贝勒之夫人,又有非近支而先世得有封号者及满洲大员之妻女。既见孝钦,退至他室休息。午后二时,咸集于殿,以次序立,由皇后率领行礼,即辞岁也。礼毕,各赏红缎平金荷包一个,中装小银锞一锭,以押岁。

  除夕奏乐,达旦始已。孝钦召集来宾,掷骰为戏,宫眷各得犒银,多者银二百元。孝钦坐久而倦,乃以银元掷之地,宫眷欲博其欢也,尽力夺之。夜半,陈炭于铜盘,炽以取暖。盘以铜为之,置房中,内燃板炭,孝钦取松枝少许,投之盘,宫眷亦各折小枝及大块松香以入之。顷刻,满室氤氲,盖取吉羊之意也。是时,宫眷或裹饺、剥莲实,以充元旦之食品,盖元旦不食饭也。

  天将明,孝钦略睡。及醒,宫眷进食品数盘,分盛苹果、青果、莲子。苹果者,取其平安;青果者,取其长青。孝钦受之,以“汝等平安”之吉语为答。梳洗毕,群向之贺年,次及于德宗隆裕后。

  宫眷无事,侍孝钦观剧,晚戏既毕,则命太监奏乐,孝钦自唱,宫眷和之。又命太监唱,唱不成声者,众皆笑,孝钦顾而乐之,惟德宗讫无笑容。一日,宫眷德菱询以何故不乐,德宗但以英语之祝新年佳胜一语为答。

  正月初二日之晨,孝钦上殿礼财神,宫眷亦随叩。

  新年五日,宫眷日侍孝钦博。

  初十日为隆裕后万寿,是日礼节,略与德宗万寿礼同:宫眷先递如意,继叩头,隆裕立而受之,盖以宫眷皆随侍孝钦,故示谦也。向例,帝后妃不同食,惟万寿日则会餐。孝钦命宫眷二人至德宗宫,承候设席。食时,不及在孝钦宫中之肃静,宫眷在侧可谈话,食酒肴。坐席之始,妃斟酒奉德宗、隆裕,席终,宫眷复命。众知孝钦派往,不过监视之意,故亦无可报告也。

  十五日为灯节,夜悬各灯,或如鸟兽,或如花果,悉以白纱制之,上加彩绘。有一灯为龙形,约长十五尺,支以十竿,太监十人执之,又一监在前,执一灯球,取龙戏珠之意。各处音乐齐奏,灯光月色交相辉映,并放花炮。以夜间露重,则有木屋,可移动,孝钦率宫眷坐于中观之。放数小时,夹以鞭炮。此夜乃新年之结局也,次日,来宾皆出宫。

  ◎除夕元旦之风景

  除夕元旦风景,凡繁盛处所,大略相同。除夕之日,街市商店交易辄至天明,游者采办年货者,至是更拥挤。及夜,寺庙之礼神者车马往来,几弗能过,而乞丐之集于道旁者尤伙。至买卖之盛者为香烛店、年画铺、风筝纸鸢店、玩物摊,其它如茶食店、广货铺、杂货铺、茶叶店、首饰店、典质铺,人亦拥挤。惟戏园,则先数日而已辍演。时至中夜,多爆竹声,盖比户已迎灶君下界矣。

  元旦,虽极繁盛之街衢,皆闭门息业,惟见有妇女进香于寺庙游行于通衢而已。午后,则茶馆戏园游人甚多。

  ◎黄陂之岁暮新年

  黄陂居民,以十二月二十四日为小除夕,凡耕具织具均置空室,祀送灶神。至除夕之日,老幼男女,五鼓即起梳洗,手持香至祖墓,名曰标山,请祖先回家度岁吃年饭。或家有新丧者,其戚友于是日必携肴烛冥镪,叩灵辞岁。至夕,接灶出行,即行拜年礼:首为天地君亲师,次祖先,次父母,拜毕燃爆竹,开门上庙。

  初一日谒宗族,初二日谒舅氏,初三日谒外舅外姑。年前有新丧者,孝子白袍墨套,冠无纬空梁冠,以有服兄弟二人衣白袍者作陪,至戚族家叩首谢孝,曰管新灵。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