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清稗类钞 >  上一页    下一页
时令类1


  ◎太宗用大统法以推时宪

  崇德丁丑十月朔,太宗以汉文历书颁行满洲、蒙古,初用大统法也。大统法创于明,即元之授时,本西域扎玛里鼎所撰,而郭守敬等参改者也。

  ◎世祖颁新法时宪书

  顺治甲申七月,礼部言钦天监改用新法,推注已成,请易名颁行。

  睿亲王曰:“宜名时宪,藉昭朝廷宪天乂民至意。”

  汤若望言:“敬授民时,全以节气交宫,与太阳出入昼夜时刻为重,若节气之时日不真,则太阳出入昼夜刻分俱谬矣。大统、回回旧法所用节气,专泥一方,且北直之节气,春分秋分,前后俱差一二日,况诸方乎。新法之推太阳出入地平环也,则有此昼而彼夜、此入而彼出之理,旧法以一处而概诸方,故日月多应食而不食、当食而失推,五星当疾而反迟、应伏而反见,差讹难以枚举。今以臣局新法所有诸方节气及太阳出入昼夜时刻,俱照道里远近推算,请刊列时宪书。”

  从之。至是告成,颁行。

  ◎世祖圣祖命以西法推时宪

  推步之术,递改递密。世祖定鼎燕京,考验西法最善,即用以推时宪。顺治甲申十月朔,颁乙酉时宪书,用西洋新法,以太宗天聪二年戊辰天正冬至为法元,定周天三百六十度,度法六十分,每日九十六刻。

  康熙初,习大统、回回法者咸抵排之,圣祖博访廷臣,屡命会同测验,惟西法所推一一符合,于是交相让能焉。自御纂数理诸书拆衷指归,阐晰奥窔,而浑圆椭圆之旨,岁差里差之说,既不悖于古,而有验于今,西法之善弥显。其日躔月离恒星经纬诸表,俱以实测为凭,随时修改,故占候无违,而协纪授时,益用精密。

  ◎圣祖授时废西洋新法

  康熙乙巳三月,徽州府新安卫官生杨光先进《摘谬论》、《选择议》各一篇,言汤若望新法十谬及选择不用正五行之误,下议政王大臣等集议。将汤若望及所属各员罢黜治罪,于是废西洋新法,用大统旧法。

  ◎圣祖授时改回回法

  康熙戊申八月,圣祖以旧法不密,用回回法。时钦天监监副吴明烜疏言:“现用旧法,不无差谬,与五官正戈继文等所进书暨回回科七政书三本互有不同,宜令四科详加校正以求至精。”下礼部议。寻议:“五官正戈继文等推算七政金、水二星差误,监副吴明烜之七政书与天象相近,理应颁行。主簿陈聿新推算己酉年时宪,已颁各省,止于本年暂用。其七政经纬躔度月五星凌犯等书,及日月交食,自康熙庚戌以后,俱交吴明烜推算。”从之。

  ◎圣祖仍用西法以推时

  康熙己酉三月,复用西洋新法。

  先是,戊申十一月,命大臣传集西洋人与监官质辩,至午门测验正午日景。西洋人南怀仁言监副吴明烜所造康熙己酉七政时宪闰十二月,应是康熙庚戌正月。又有一年两春分、两秋分之误。命大学士图海、李霨等赴观象台测验。

  己西正月丁酉,是日立春。南怀仁预推午正太阳:依象限仪,在地平上三十三度四十二分;依纪限仪,离天顶正南五十六度十八分;依黄道经纬仪,在黄道线正中,在冬至后四十五度零六分,在春分前四十四度五十四分;依赤道经纬仪,在冬至后四十七度三十四分,在春分前四十二度二十六分,在赤道南十六度二十一分;依天体仪,于立春度分所立直表,则表对太阳而全无影;依地平仪,所立八尺有五寸表,则太阳之影长一丈三尺七寸四分五厘。于是六仪并测,一一符合。

  图海等言:“测验南怀仁所指皆然,吴明烜所指不实。应将康熙庚戌时宪交南怀仁推算。”

  得旨:“前时议政王大臣以杨光先何处为是议行、汤若望何处为非议废,及今日议复之故,向马佑、杨光先、吴明烜问明再议。”

  寻议:“传问监正马佑等,所指皆合天象,每日百刻,虽前代行之已久,但南怀仁推算九十六刻之法既合,应将九十六刻推行。又南怀仁言罗㬋、计都、月孛星系推算所用,其紫炁星无象,不关推算,应自康熙庚戌始,将紫炁星不入七政书。至候气系古法,现今推算,亦无用处,俱应停止。”从之。

  三月,南怀仁言:“雨水为正月中气,吴明烜于康熙己酉十二月置闰,是月二十九日值雨水,即为康熙庚戌之正月,置闰当在庚戌二月。”从之。

  ◎圣祖以康熙永年表授时

  康熙戊午八月,预推七政交食表告成。掌钦天监事南怀仁接推汤若望所推法,为书三十二卷,名曰《康熙永年表》。

  ◎圣祖御定七政四余万年书以授时

  康熙戊戌四月,御定七政四余万年书告成,始顺治甲申至康熙辛丑,按排列节气日时日月五星交宫入宿度分,自后准式续增。

  ◎高宗御定万年书以授时

  乾隆辛酉十二月,御定万年书告成,始天命九年下元甲子,按年排列节气时刻,冠以前代三元甲子编年,自黄帝上元甲子始。

  ◎进历颁历

  钦天监岁有定期进呈次年历样,十一月初一日颁历于百官。其进呈御用者,有上位历、七政历、月令历。又上吉日十二纸,每月粘一纸于宫门。御赐诸王有中历,各布政司则皆礼部所颁钦天监印造历,遍及民间。无钦天监印者,为伪造,律处斩。

  ◎御用时宪书

  御用时宪书写本名曰《上书》。首页节气,次页年神方位,三页六十花甲子,四页六合,末二页纪年,与颁行本同。每日于五行下注明阴阳,于除危后添注“宝义专制伐”五字,盖五行生克之谓也。上生下为宝,如甲午木生火;下生上为义,如辛丑土生金;上下同宫为专,如戊戌同属土;上克下为制,如庚寅金克木;下克上为伐,如壬辰土克水之类,其义不过阴阳刚柔之理耳,于用事宜忌无关。

  每日但注吉神,不注恶煞,每日宜忌及款式,俱与颁行本不同,因列其式于左。

  上弦某时某刻 角 吉神 岁德月德母仓天德 月恩四相时阳兵吉 宜祭祀祈福求嗣上册进表章颁诏覃恩肆赦施恩封拜诏命公卿招贤举正直施恩惠恤

  生气不将续世明堂 益后青龙天赦三合 兵福要安五合官日  孤寡布政事行惠爱雪冤枉缓刑狱庆赐赏 贺宴会入学行幸遣使上官赴任监政亲民

  某某日甲子水阳 开 玉宇吉期兵宝守日 天巫福德六仪金堂 金匮天恩岁德合月德合  结婚姻纳采问名嫁娶搬移解除沐浴裁制 营建宫室缮城郭兴造动土竖柱上粱开市

  相日三合天医天马 宝光临日敬安普护 五富天喜时德驲马  纳财立券交易修置产室开渠穿井安碓硙 栽种牧养纳畜整容剃头整手足甲求医疗

  义 天后时阳福生圣心 阴神司命候 东风解冻  病埽舍宇平治道涂行幸进人口经络捕捉针刺

  书高一尺二寸,宽约七寸,每四页为一月,分四层,写阴阳字,用朱书。吉神一层,全用朱书。每日,推其所应有之吉神,注之。五日注候,半月注气,一月注节,节气候三字朱书,某节某气亦朱书。墨注某时某刻,其某候则墨书。如其日应注日出日入时刻,则朱书于吉神之后,分作两行,又墨书昼若干刻、夜若干刻。于日出日入之后,分作两行,若是日应书躔及某将,亦注于吉神之后,朱书。此日二字下,云某时某刻日躔某某在某宫,为某月将,某月将三字复朱书。其每日所宜,宜字朱书,其宜用何时,亦双行注于下,与颁行本同,但朱书耳。其日不宜者,亦注明不宜某某,不宜字则墨书矣。但其日注宜,则不注不宜;注不宜,则不注宜。宜与不宜,不同日注也。遇上下弦,则书于上格日辰之右,朱书上弦及下弦二字,墨注时刻。遇日干与皇上景命同者,则亦朱书。

  ◎卑州不奉正朔

  雍正丁未,曹亮畴权知浙江安吉州事。某年冬,藩司发下时宪书数百本,令散卖缴价。礼房吏虑其难售,议弗受,拟稿详覆,呈上判行。中有“卑州僻在山陬,从来不奉正朔”云云,亮畴大駴,呼入责之,不任咎。

  ◎春分秋分之祭

  春分前后,京师之官中祠庙,皆有大臣致祭,世家大族亦于是日致祭宗祠。秋分亦然。

  ◎宫中五祀

  宫中五祀。每岁正月,祭司户之神于宫门外道左,南向;四月,祭司灶之神于大内大庖前中道,南向;六月,祭中溜之神于文楼前,西向;七月,祭司门之神于午门前西角楼,东向;十月,祭司井之神于大内大庖井前,南向。中溜门二祀,太常寺掌之;户灶井三祀,内务府掌之。而每岁十二月二十三日,皇帝又自于宫中祀灶以为常。

  ◎每月荐新

  奉先殿每月荐新,仍沿明制。而列圣秋猕木兰,凡亲射之鹿獐,必驿传至京,荐新于奉先殿。

  ◎善月恶月

  京师谚曰:“善正月,恶五月。”

  ◎京师逛庙日期

  京都各庙,辄有市集,百货充盈,游人纷沓,俗谓之逛庙。逛,游也。逛庙有定期。京师广宁门外财神庙,庙貌巍焕,报赛最盛,每岁正月初二日,(九月十七日亦然。)倾城往祀,商贾妓女尤伙。庙祝更神其说,谓借神前纸锭怀归,俟得财,当十倍以酬神,故皆趋之若鹜也。初三日,看旃檀寺打鬼。自初一日至十五日,游大钟寺。十九日,游白云观。观,元之长春宫也,为城外巨剎,花木甚多。

  俗称正月十九日为燕九,亦称阉九,又称会神仙。前数日,游人已多,而阉人伙,以元代邱长春乃自宫者也。二十日,看雍和宫打鬼。三月初三日,游蟠桃宫。十五日至二十八日,游东岳庙。清明,游南城城隍庙厉坛。四月初一日,游西山。(亦名妙高峰。)山有天仙圣母庙,同治间,孝钦后曾为穆宗祈痘于此。先期预诏庙祝,必俟宫中进香后,始行开庙,谓之头香。

  初一日至十五日,蓝靛厂广仁宫进香,游西直门外万寿寺。二十八日,游北顶。(北方多山庙,必在山极顶,连类而及,故谓庙亦曰顶。)五月初一日至十五日,游南顶。(即碧霞元君庙,在永定门外。)旧有九龙冈,环植桃柳,南邻草桥河。是日,游人辄就河上苇棚小饮,且有歌者侑酒。初一日至初五日,游崇文门外卧佛寺。初一日至初十日,游都城隍庙。十三日,十里河关帝庙进香,游月檀外瓜市,至立秋止。

  六月初一日,草桥中顶进香。初六日,观善果寺晾经会。二十四日,关帝庙赛会。七月十五日,城隍庙赦孤,钓鱼台看河灯,各寺烧法船,观阜城门内荷花灯市,儿童点蒿灯荷叶灯。八月初三日,游崇文门外灶君庙。九月初九日,游法藏寺,登塔,齐化门外土城登高。十月初一日,游城隍庙厉坛。

  ◎满洲岁时纪略

  上元夜,好事者辄唱秧歌。唱者,以三四童子扮妇女,别有三四人扮参军,各持尺许两圆木戛击,相对舞,有一持伞灯卖膏药者前导,以锣鼓和之,舞毕乃歌,歌毕更舞,达旦始已。

  正月十六日,妇女步平沙,曰走百病;或连袂打滚,曰脱晦气,入夜尤多。

  正二月内,有女之家,多架木打秋千,曰打油千。

  十月,少年臂鹰走狗,逐捕禽兽,名打围。按定旗分,不论平原山谷,圈占一处,曰围场。无论人数多寡,必分两翼,由远而近,渐次相逼,曰合围。或日一合再合,所得禽兽,必饷戚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