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郎潜纪闻三笔
作者:[清]陈康祺

  郎潜纪闻三笔,即《壬癸藏札记》,415条。
  本书多辑录清代纪闻、掌故、佚事,间及风土人情,有些可补正史之不足。涉及内容较广,材料较多,是清代比较著名的史料笔记。

  陈康祺(1840~1890)清代鄞县(今属浙江)人,字钧堂。陈鉴之长子。同治十年进士,累官刑部员外郎。后任江苏昭文知县。辞官后家居苏州,有别墅“洀园”,藏书颇丰。师法钱大昕、俞正燮。博学多识,尤熟悉清代掌故。著有《郎潜纪闻》初笔、二笔、三笔、四笔,共六十三卷。
贬斥道教之历史 刘师恕奏请饬缴海澄印信
韩良辅由武改文 康熙朝任官不甚拘中外资格
何世璂沈廷正理学门户之见 张杨园家教之严
洪稚存赐圜不由朱文正之力 杭堇浦上疏抗论时事
吴菘圃协揆之文章经济 冯柯亭能以礼事亲
朱文正病中为曹侍御作墓铭 陆太常深得士心
世祖襃恤遗忠之优厚 康熙季年疏请建储获谴之御史
贤妇宝守先集 戚瓶谷占验之学
刘荫枢中丞之敢言 刘中丞以权术革除门税
圣祖旌龚蘅圃侍御敢言 刘孝子
宣宗推恩廉吏后裔 父子同官之恩荣
王文靖奏罢招民知县 皇子临大臣丧之典礼
本朝裁抑宦官之始 圣祖追谥励杜讷
于襄勤任县令时之得民心 圣祖推恩于襄勤之父
借钞内府秘本之私见 窦东皋党附和珅之传疑
嵇文恭不为和珅书楹帖之委曲 耿精忠有贤母
太白山人 蒋予蒲见理不明
苏瑶青女士之才节 谢济世不屈于学使
朝鲜在中江互市之例 洪稚存诗谶
王麟瑞无愧为孝廉方正 强忠烈首破李文成逆谋之功
转庵上人 秦文恭荐名医徐灵胎
蒋恭棐两宴琼林 沈征士不以贫窭废学
王进宝兴陕省屯田之利 吴廷桢张大受顾嗣立之恩遇
圣祖赐曹寅母御书匾额 圣祖谕殿试之大臣子弟皆置三甲
汤文正之清廉 秦大士未贵时之志节
汪师韩编修为妬妇所累 杨文定疏请加增宁夏乡试中额
圣祖垂问杨文定之乏嗣 圣祖知应先生之名
宋文恪拒绝暮夜馈金 朱之弼奏除拨兑之弊
康熙初年八旗仆婢自尽之多 芷僊书屋图
林烈妇 董文恭之谨慎
悲唐行 康熙癸酉科乡试之都下谣言
李如兰由教官累迁至藩司 王以铻兄弟同掇巍科
范忠贞对耿逆语之严正 高宗元旦御制诗之佳谶
昭陵前石马 陆朗夫之忠清
崇文门关吏需索之苛 卢抱经怜才爱士
卢抱经之遗泽 唐确慎绘夏雨驱蝗图
断钗吟图题识 何文贞进呈讲义
阎百诗渥承朱邸眷睐之异说 仁宗以庄敬日强健行不息二语分镌宝玺
仁宗注意治河 宣宗俞允文信国从祀文庙
王文贞奏罢张魏公从祀帝王庙 朱石君太傅之寛仁
朱竹君视闽学时逸事 卢抱经校书之勤
孙文定未贵时逸事 雷宁化视浙学时逸事
姚端恪之谨慎 圣祖休致乞假词臣之用意
国初准新进士自陈任吏与否之例 蔡文勤极言诡随之弊
隆科多以沈端恪为诤友 沈端恪力争耗羡归公之议
世宗嘉浙人自新之速 李文贞好为坊社选文
刘孟涂逸事 世宗慰留朱高安语
世宗谕应试贡士语 汪孟鋗初到内阁口号
吴省钦选馆授职擢侍读诸诗 科名迟速先后之有定
李文贞密疏甄别归休之学使 高宗襃恤史阁部
施琅为郑成功旧部 王文靖请斩吴应熊
张文贞少时之端重 圣祖宠任张文贞
内阁大堂西槐树 王玉暎女士书画
马江香恽清于二女士书画 杨大瓢才子孝子
沈归愚不答日本人书函 阿文勤刘文正识朱文正于初中乡举时
朱氏两神童 陈文肃少贱习勤之效验
湖南衡州府九厘饷 雍乾朝官吏迁转不循寻常阶级
梁文定所历官阶之殊异 李芝龄学使力阻颜巡抚丈量黔省地亩
宣城梅氏稽古之荣 杨至堂之事功学问
蒋作梅令南川时政绩 南亭老人七世一堂
傅忠毅奏减庆阳府赋税 圣祖加恩傅忠毅生母
南陈北李 南陈北崔
诗家三王画家三王 朱文正与纪文达同赴翰林苑上任诗
高文良和风拂人之时评 叶星期初不满于汪钝翁
黄太常密陈平台湾郑氏方略 武进士胪唱误班降甲
周兴岱因规避大考获咎 朱竹君之不肯和同
驳斥钱楷闭门求雨之奏 广兴周廷栋因民谣获罪
景德因奏请万寿演戏获咎 幼女叩阍求赦父罪
高宗加崇学官品级 特旨免贡长江鲥鱼
言氏谱系之传疑 圣祖亲题熊学士闲道录
周文恭召对语 部曹翰林之出入
祖孙兄弟分占三头 李孚青十六岁入翰林
世宗伺察之严 清汉合璧之殿试策
徐士林兄弟之清操 李鹤峰有人伦鉴
孙文靖参幕职时之器识 张彝叹可谓闇修笃行之士
吴珂鸣以举人同与新进士殿试 康熙癸巳万寿恩科榜之姓氏
破肚将军 蓝义山诸弟均具文武才
奏免昌化浮粮之始末 陈左海之学行
陈左海主讲书院之得士 乾隆四十一年西师凯旋宴
谢御史陈情疏 李绂谢济世劾田文镜案
陈法之掺行 时宪书增注六十干支始于乾隆辛卯
骆文忠平石达开之童谣 王东皋操行之清矫
姜制军几误劾傅同知 王壮武之军制
王壮武张宴九嶷山 通州为漷县旧治
社稷坛祷雨用玉 高宗午门受俘诗
乾隆朝之正殿朝会 有裨实用之国语
林茂之之耐贫 王渔洋谒邵潜夫布衣
西人受困于嵊县乡民 徐时栋《偷头记》
宋尚书平乱之镇静 赵恭毅抚楚时微行察事
福康安威福自恣 李凌汉捐赀平楚蜀险滩
邓嶰筠奏免颍州妇女随犯答配之旧例 唐镜海感化苗民
木龙为治河利器 黄河水泛之羊报
李良年之立品 海兰察有忠勇之子
孙文靖从征缅甸时遇险 鄞县阿育王寺忍辱松
顾祖禹不愿列名一统志 方舆纪要为人訾议
周制府刊行晋略 严士鋐不畏强御
列圣呼范文肃官而不名 世祖起复劾冯铨诸臣原官
圣祖书三藩及河务漕运三大事于宫中柱上 靳文襄与廷臣治河议论之异同
洪稚存奏劾谄事和珅诸人 张文端两次奏请圣祖多留江宁一日
陈鸿应诏陈言之剀直 圣祖察熊文端遗疏荐熊本之虚伪
张文端为王敦转世 姚立德协守东昌府之镇静
毕秋帆力保张回子之不反 邱象升为刑官时之寛恕
比翼朝天图 邹宏志上拒贼复城图
刘文清姬人精于书法 监挑大臣器度之不同
彭兆荪不徒以文字见长 赵清献折狱之神
孙襄武之战功 熊一潇停改授并关卡之奏
甘庄恪以强项受知两朝 直省明伦堂联语
韩文懿自陈无政事才 史文靖奏请溧阳县改隶镇江府
曾文正加惠皖中经学大师 曲沃裴氏两世以赀郎致贵显
裴中丞增开黔省铅矿 高文恪奏进渔户所献玉印
李穆堂阵法鎗制之论 世宗加恩陈时夏生母
圣祖赐蔡升元葬亲银 圣祖加恩范承勋之优渥
李文恭力持折南漕之不可行 李文恭逸事
袁厚安编修因考差改官主事 孙豹人对于吏部集验之措词
于清端在故乡筑堡御盗之议论 吴自高无愧清选
周雨甘讽谕教官不恶而严 陈稽亭之行谊
京师各部院树木之瑞异 准噶尔内属之瑞征
黄叶道人对钱谦益语 卢宗汉播造岳襄勤谋逆谣言
世宗密训李卫 卢鲁生刘时达伪造孙文定奏稿案
于清端深得罗城县民心 畅春苑前小溪内蚌珠
乌什火铳之及远 翰林苑禁忌
乾隆再征伊犁时之瑞应 高宗赐裘文达继母生母匾额
傅文忠身后赠郡王爵衔 高宗赐陈文勤予告诗
鄂文恭由笔帖式升至巡抚仅六年 圣祖察施世纶处事之偏执
圣祖诏封长白山神 圣祖诏绘觉罗武默讷像
李文恭论政语 蒋师爚深得士心
万氏八龙 谈天三友扬州二堂
焦虎玉童年精于算术 扬州姚老人
朱文正与吴重光足为上官属吏之法 李孝臣之文行
汪对琴珍守惠定宇后汉书训纂稿本 戴东原幼时之质疑问难
王心敬得李二曲理学真传 孙若群之严正
汤文正许张仲诚为真儒 白庄恪公请改孔氏族人宰曲阜县之例
豫东二省巡抚加提督衔之始 世宗信任李卫之专
阮文达之祖德 姜西溟自信可录者三事
三张力争专用捐赀运饟人之议 张司寇之鲠直敢言
韩文懿失恩眷之由 徐文穆不附明珠
世宗称余甸为直臣 高裔之孝行
汤文正得吴民三汤之称 朱高安不以疾引去之用意
杨文定朱文端临终时天象 彭讱庵在粤东之名绩
胡兴仁生有福慧 胡兴仁为守令时之才智
熊少牧之列史 倭门四忠
宣宗称罗澹村为本色书生 曾文正奏复罗澹村恤典
世祖寛容陈名夏 松文清之遗事
罗文僖少年时志趣 圣祖垂念沈文恪
石渠宝笈之玺文 湖南士民为谢济世讼寃
胡文忠学问为勋烈所掩 李肃毅昆季之恩遇
吕斆孚于七龄时割股 王武愍公殉节武昌
朱张对于绅士抗粮案寛严之不同 张文和办理山左乱事之寛厚
刘忠壮国尔忘家 张鑅奏并大差之惠民
陈文恭宦迹图 湘省大员会劾曾文正
周兰坡令广昌时之循绩 邹小山请罢许容巡抚湖北之风力
江左三凤皇 叶燮与陆清献同列弹章之欣幸
三风太守 笔估镌字笔管之原始
丁娘布 高宗归政之年与尧相同
张董世以绘画供奉内廷 圣祖善射
郑际昌注释陶文毅诗之有裨掌故 刘蓉力辞曾文正荐章
科名佳话 纪文达砚铭之用意
仁宗留意微员 陶文毅以敢谏结主知
上元节调将之故事 仁宗因得雪加恩朝臣
遇雪聚饮陶然亭之雅会 本朝钱法源流
本朝与前明宫中费用之比较 铁面学道
郝浴出处之恢奇 宫中祭五祀日期
吴将军父女之风雅 陈文恭抚吴时逸事
顾莼奏疏之敢言 孙诏成杖责滋事宫监
托硕使俄订约事之驳正 张如绪告养亲之恩荣
行装佩荷包飘带之原始 乾隆七年置乐部
张文毅广哀诗 钦天监推算历法之乖错
本朝万寿开科原始 王玉壂中武科三元
耆寿得玄孙者古今仅有六人 世祖能容杨雍建之直谏
杨雍建宰高要时惠政 名臣子贤否之不同
国初乡会试同考官无定额 姚启圣全家之奇特
徐元文在词馆之荣遇 高宗追念秦文恭
高宗赐蔡文恭诗 梁文庄感激恩遇
梁文庄无愧清秩 张学使识拔汪廷玙
殿廷应试词赋之体裁 翰林大考之黜陟
卢明楷以精于乐律受知 尹舍人以清白遗子孙
李文藻才名 钱竹汀识拔邵二云
方望溪为李穆堂讥讪 名臣不讳言科场夹带
世宗破除官员回避本省之见 圣祖不苛绳赵恭毅仪节
梁文庄有古大臣风 陈星斋太仆被解役囚徒痛殴之巨案
陈兆仑三次通籍 钱南园劾奏国泰之勇决
汪守和宗伯言动悉遵古礼 驴车尚书
四三麟凤二六鸿鸾 张文和谨身节欲之效验
顾宁人之强记 王渔洋处置赀郎之意见
梁山舟书名播于日本琉球 宣南诗会图
越中四杰 汤鹏铁画
本朝列圣多任务绘画 皇史宬之建置
高宗宣宗冲龄时之神武 宣宗临御初年之谨小慎微
李天生之豪侠 任象元之学行
士大夫归田后之规范 沈端恪请黜陆王陈从祀孔庙之措词
陆耳山四子之乖谬 吴湛山中丞一岁九迁
吴中丞奏请弛私渡之禁 葛世振力辞荐辟
雍正朝隔省题官之通融 李天生讥顾亭林好讲古音
董秉纯整理全谢山遗集之风义 孙文定阻子应试
沈归愚尚书训孙语 尹文达对于僚属之谦下
世宗大义灭亲之不得已 圣祖生有圣瑞
科场加恩大员子弟之成例 朱文端奏免年遐龄从坐
世宗恩礼鄂尔泰之优渥 鄂文端公戒弟侈泰之先见
大理令之戆直 列圣不惑于异端
封印后预用空白之原始 南楼老人画册之遭际
韩襄毅遗砚之遭际 张清恪申辩擅动仓谷
圣祖以张伯行为江南第一清官 苏闽士民对于张清恪之感情
葛壮节缉海盗之神算 陈文贞得以人事君之道
陈文贞格于禽兽 梅定九约束宗族之严
康熙初年灾异策问之合于古意 孔文謤因奏求蓄发革职
溧阳松江等处出现玉玺 圣祖射猎之神武
武虚谷之行谊 武虚谷借警墨吏
阿文成遗事

返回   回梦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