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笔记杂录 >
龙城录


  龙城录,又名《河东先生龙城录》,《古今说部丛书》本。二卷四十三则。主要记述隋唐时期帝王官吏、文人士子、市井人物的轶闻奇事。部份内容影响后世小说创作。旧题柳宗元撰,但历来学者对此存疑。

  序

  柳先生谪居龙城,因次所闻于中朝士大夫,摭其实者为录,后之及史之阙文者亦庶几焉。

  吴峤精明天文

  吴峤,霅溪人也,年十三作道士。时炀帝元年,过邺中,告其令曰:“中星不守太微,主君有嫌,而旺气流萃于秦地。子知之乎?”令不之信。至神尧即位,方知不诬。峤精明天文,即袁天罡之师也。

  魏征嗜醋芹

  魏左相忠言谠论,替襄万几,诚社稷臣。有日退朝,太宗笑谓侍臣曰:“此羊鼻公,不知遗何好而能动其情?”侍臣曰:“魏征嗜醋芹,每食之,欣然称快,此见其真态也。”明旦,召赐食,有醋芹三杯。公见之,欣喜翼然,食未竟而芹已尽。太宗笑曰:“卿谓无所好,今朕见之矣。”公拜谢曰:“君无为,故无所好。臣执作从事,独僻此收敛物。”太宗默而感之。公退,太宗仰睨而三叹之。

  上帝追摄王远知《易总》

  上元中,台州一道士王远知善《易》,于观感间,曲尽微妙。善知人死生祸福,作《易总》十五卷,世秘其本。一日,因曝书,雷雨忽至,阴云腾沓,直入卧内。雷殷殷然,赤电绕室。暝雾中,一老人下,身所衣服,但认青翠,莫识其制作也。远知焚香再拜,伏地若有所待。老人叱起,怒曰:“所泄者书何在?上帝命吾摄六丁雷电追取。”远知方惶惧,据地起。旁有六人青衣,已捧书立矣。老人责曰:“上方禁文,自有飞天保卫,玉笈金科,秘藏玄都。汝是何者,辄混藏缃帙,据其所得?实以告我!”远知战悸对曰:“青丘元老以臣不逮,故传授焉。”老人颐颔。顷曰:“上帝敕下:汝仙品已及于受度期,展二十四年,二纪数也。”远知拜命次,旋风扬起,坼帷裂幕。时已二鼓,明月在东,星斗灿然,俱无影响。所将书,乃《易总》耳。远知志颇自失,后闭户不出,经岁不食。人因窥阒中,但闻劝酬交欢,竟不知为谁也。光宅中,召至玉清观安泊。间或逃去,如此者数次。天后封金紫光禄大夫,但笑而不谢。一日告殂,遗言:“尸赴东流湍水中。”天后不允其语,敕葬开阴原上。后长寿中,台州有人过海,阻风飘荡,船欲坼,妄行不知所止。忽见画船一叶,渺自天外来。惊视之,乃远知也。渐相近,台人拜而呼之。远知曰:“君陟险何至于此?”告台人:“此洋海之东千万里也。”台人问归计奈何,远知曰:“借子迅风,正西,一夕可到登州。为传语天坛观张光道士。”台人既辞去,舟回如飞羽,但觉风毣毣而过。明日至登州,方知远知死久矣。访天坛道士,其徒云:“死两日矣。”方验二人皆仙去。

  武居常有身后名

  武居常,天后高祖也。少时游洛下,人呼为猴颊郎,以居常颐下有须,若猿颔也。其上有四靥。一日,伊水上遇一匄者曰:“郎君当有身后名,而骨法当刑。然有女,当八十年后起家暴贵,寻亦浸微。”居常不信,后卒如言。匄者岂非异人乎!

  房玄龄为相无嗣

  房玄龄来买卜成都,日者笑而掩象曰:“公知名当世,为时贤相,奈无嗣相绍何。”公怒。时遗直已三岁在侧,日者顾指曰:“此儿此儿,绝房氏者此也。”公大怅而还,后皆信然也。

  韩仲卿梦曹子建求序

  韩仲卿,一日梦一乌帻少年,风姿磊落,神仙人也,拜求仲卿言:“某有文集,在建邺李氏。公当名出一时,肯为我讨是文而序之,俾我亦阴报尔。”仲卿诺之。去复回曰:“我曹植子建也。”仲卿既寤,检邺中书,得《子建集》,分为十卷。异而序之,即仲卿作也。

  赵师雄醉憩梅花下

  隋开皇中,赵师雄迁罗浮。一日,天寒日暮,在醉醒间,因憩仆车于松林间酒肆傍舍,见一女子,淡妆素服,出迓师雄。时已昏黑,残雪对月色微明。师雄喜之,与之语,但觉芳香袭人,语言极清丽。因与之扣酒家门,得数杯,相与饮。少顷,有一绿衣童来,笑歌戏舞,亦自可观。顷醉寝,师雄亦懵然,但觉风寒相袭。久之,时东方已白。师雄起视,乃在大梅花树下,上有翠羽啾嘈相顾,月落参横。但惆怅而尔。

  李太白得仙

  退之尝言,李太白得仙去。元和初,有人自北海来,见太白与一道士,在高山上笑语久之。顷道士于碧雾中跨赤虬而去,太白耸身健步追及,共乘之而东去。此亦可骇也。

  韩退之梦吞丹篆

  退之常说,少时,梦人与《丹篆》一卷,令强吞之,傍一人抚掌而笑,觉后亦似胸中如物噎,经数日方无恙。尚由记其一两字,笔势非人间书也。后识孟郊,似与之目熟。思之,乃梦中傍笑者。信乎?相契如此。

  宁王画马化去

  宁王,善画马。开元,兴庆池南华萼楼下,壁上有《六马滚尘图》。内明皇最眷爱玉面花骢,谓无纤悉不备,风鬃雾鬣,信伟如也。后,壁唯有五马,其一者失去。信知神妙将变化俱去。

  含元殿丹石隐语

  开元末,含元殿火去,基下出丹石,上有隐语,不可解。云:“天汉二年,赤光生栗。木下有子,伤心遇酷。”此亦不能辨也。

  景州龙见三头

  开元四年,景州水中见一龙三头。时虏中大水。后一日,有风自龙见处西南来,飞屋拔木,白昼暝。

  神尧皇帝破龙门贼

  神尧皇帝拜河东节度使,九月领大使,击龙门贼毋端儿。夜过韩津口,时明月方出,白雾初澄。于小桥下,有二人语,言:“明日毋大郎死,我辈勤亦不少矣。”神尧停马问,二人再拜,起泣曰:“某二人,汉兵也。昨奉东岳命,岳神管押七十人付龙门,助将军讨贼。某二人埋骨在此,因少憩于此,亦自感伤,兼欲先知于将军尔。”神尧讶其言深切,询其姓氏。但笑而谢言:“将军,贵人也。某仆卒之贱,分不当逾。”言讫,苍皇辞去,言:“大队至矣。”倏忽不见,顷疾风如矢,风尘蔽天而过。神尧默喜之。明日破贼,发七十二矢皆中而复得其矢。信知圣王所向至灵,亦先为佐佑焉。

  明皇梦游广寒宫

  开元六年,上皇与申天师、道士鸿都客,八月望日夜。因天师作术,三人同在云上游月中。过一大门,在玉光中飞浮,宫殿往来无定,寒气逼人,露濡衣袖皆湿。顷见一大宫府,榜曰“广寒清虚之府”,其守门兵卫甚严,白刃粲然,望之如凝雪。时三人皆止其下,不得入。天师引上皇起跃,身如在烟雾中,下视王城崔巍,但闻清香霭郁,下若万里琉璃之田。其间见有仙人道人,乘云驾鹤,往来若游戏。少焉,步向前,觉翠色冷光,相射目眩,极寒不可进。下见有素娥十余人,皆皓衣乘白鸾,往来笑舞于广陵大桂树之下。又听乐音嘈杂,亦甚清丽。上皇素解音律,熟览而意已传。顷天师亟欲归,三人下若旋风。忽悟,若醉中梦回尔。次夜,上皇欲再求往,天师但笑谢不允。上皇因想素娥风中飞舞袖,被编律成音,制《霓裳羽衣舞曲》。自古洎今,清丽无复加于是矣。

  任中宣梦水神持镜

  长安任中宣,家素畜宝镜,谓之飞精,识者谓是三代物。后有八字,仅可晓,然近籀篆,云:“水银阴精,百炼成镜。”询所得,云:“商山樵者,石下得之。”后中宣南鹜洞庭,风浪汹然,因泊舟。梦一道士,赤衣乘龙,诣中宣,言:“此镜乃水府至宝。出世有期,今当归我矣。”中宣问姓氏,但笑而不答,持镜而去。梦回,亟视箧中,已失所在。

  夜坐谈鬼而怪至

  君诲,尝夜坐与退之、余三人谈鬼神变化。时风雪寒甚,窗外点点,微明若流萤,须臾,千万点不可数度。顷入室中,或为圆镜,飞度往来,乍离乍合,变为犬声去。而三人虽退之刚直,亦为之动颜。君诲与余,但匍匐掩目前席而已。信乎!俗谚曰:“白日无谈人,谈人则害生;昏夜无说鬼,说鬼则怪至。”亦至言也。余三人,后皆不利。

  裴武公夜得鬼诗而化为烬

  开元末,裴武公军夜宿武休。帐前见一介冑者,掷一纸书而去。武公取视,乃四韵诗云:“屡策羸骖历乱峋,丛岚映日昼如曛。长桥驾险浮天汉,危栈通岐触岫云。却念淮阴空得计,又嗟忠武不堪闻。废兴尽系前生数,休衒英雄勇冠军。”武公得诗,大不悦,纸随手落为烬。信知鬼物所制也。出师大不利,武公射中臆下,病月余薨。

  房玄龄有大誉

  房玄龄幼稚日,王通说其父,谓:“此细眼奴,非立忠志,则为乱贼;辅帝者,则为儒师。”绰有大誉矣。

  阎立本有丹青之誉

  阎立本画《宣王吉日图》,太宗文皇帝上为题字。时朝中诸公皆议论东都从幸,上出示图于诸臣,称为越绝前世。已而忽藏于衣袖,笑谢而退。自是立本有丹青之誉。

  王宏善为八体书

  王宏,济南人,太宗幼日同学,因问为八体书。太宗既即极,因访宏,而乡人竟传隐去。是亦子陵之徒欤?

  张昶着《龙山史记注》

  沈休文有《龙山史记注》,即张昶着。昶,后汉末大儒,而世亦不称誉。余少时,江南李育之来访予,求进此文。后为火所焚,更不复得。岂斯文天欲秘者耶!

  龙城无妖邪之怪

  柳州旧有鬼,名五通,为害,余始到不之信。一日,因发箧易衣,尽为灰烬。余乃为文醮诉于帝。帝垦我心,遂尔龙城绝妖邪之怪,而庶士亦得以宁也。

  王渐作《孝经义》

  国初,有孝子王渐,作《孝经义》成五十卷,事亦该备。而渐性鄙朴,凡乡里有斗讼,渐即诣门,高声诵义一卷,反为渐谢。后有病者,即请渐来诵书,寻亦得愈,其名蔼然。余时过汴州,适会路逢一老人,亦谈此事,颇亦敬其诚也。

  晋哀帝著书深窥至理

  晋哀帝着《丹青符经》五卷、《丹台录》三卷。青符子,即神丘先生也,深窥至理。而近世有胡宗道,海上方士,亦得其术。

  老叟讲明种蓺之言

  余南迁度高乡,道逢老叟帅年少于路次,讲明种蓺。其言:“深耕穊种,时耘时耔,却牛马之践履,去螟螣之戕害,勤以朝夕,滋之粪土,而有秋之利,盖富有年矣。若夫尧汤之水旱,霜雹之不时,则在夫天也。”余感此言,将书诸绅,贽于治民理生者。无所施而不可,而又至言也。

  李明叔精明古器

  建康李生名照,字明叔,真可人书生,好古博雅者。一日,就京师谒余,裹饭从游于溱、渭之间。此人宦意畏巧而淡,然蔽于古器,凡自战国洎于萧梁之间谱所载者,十得五六,而皆精制奇巧,后世莫迨。然生颇为文思涩,设若勤求古器心在于文书间,亦足以超伟于当代也。

  贾奭著书仙去

  贾奭,河阳人,字师道,与余先人同室读书。为人谨慎,少调官河南尉,才吏也。后五十岁,弃家隐伊阳小水乡和乐村鸣皋山中。著书二十卷,号鸣皋子。迩年不知其所终。山中人竟言仙去,然讹幻莫之信也。有子竦,字子美,亦有才,然不逮于父风。

  开元藏书七万卷

  有唐惟开元最备文籍,集贤院所藏至七万卷。当时之学士,盖为褚无量、裴煜之、郑谭、马怀素、张说、侯行果、陆坚、康子元辈,凡四十七人,分司典籍,靡有阙文。而贼逆遽兴,兵火交紊,两都灰烬无存。惜哉!

  明皇识射覆之术

  上皇始平祸乱,在宫所与道士冯存澄因射覆得卦,曰“合因”,又得卦,曰“斩关”,又得卦,曰“铸印乘轩”。存澄启谢曰:“昔此卦三灵为最善,黄帝胜炎帝而筮得之。所谓‘合因斩关,铸印乘轩,始当果断,终得嗣天。’”上皇掩其口曰:“止矣,默识之矣。”后即位,应其术焉。

  明皇梦姚宋当为相

  上皇初登极,梦二龙衔符,自红雾中来,上大隶“姚崇宋璟”四字,挂之两大树上,宛延而去。梦回,上召申王圆兆。王进曰:“两木,相也。二人名,为天遣龙致于树。即崇、璟当为辅相兆矣。”上叹异之。

  太宗沉书于滹沱

  太宗文皇帝平王世充,于图籍有交关语言、构怨连结文书数百事。太宗命杜如晦掌之。如晦复禀上当如何,太宗曰:“付诸曹吏行。”顷闻于外,有大臣将自尽者。上乃复取文书,背裹一物,疑石重,上亲裹百重,命中使沉滹沱中,更不复省。此与光武焚交谤数千章者何异。

  尹知章梦持巨凿破其腹

  尹知章,字文叔,绛州翼城人。少时性懵,梦一赤衣人,持巨凿破其腹,若内草茹于心中,痛甚惊寤。自后聪敏,为流辈所尊。开元中,张说荐诸朝。上召见延英,上问:“曹植《幽思赋》,何为远取景物为句,意旨安在?”知章对以:“植所谓赋,作不徒然。若倚高台之曲嵎,望且重也;处幽僻之间深,位至卑也。望翔云之悠悠,嗟朝霁而夕阴,以为物无止定之意,而上多为改易也。顾秋华之零落,岁将暮也;感岁暮而伤心,年将易也。观跃鱼于南沼,使智者居于明,非得志也。聆鸣鹤于北林,怨寡和也。搦素笔而慷慨,守文而感也。扬太雅之哀吟,悯其时也;仰清风以叹息,思濯类也。寄予思于悲弦,志在古也。信有心而在远,措者大也。重登高以临川,及上下也。何余心之烦错,宁翰墨之能传,意不尽也。此幽思所以赋也。”上敬异之,擢礼部侍郎、集贤院正字。

  高皇帝宴赏牡丹

  高皇帝御群臣,赋《宴赏双头牡丹》诗,惟上官昭容一联为绝丽,所谓“势如连璧友,心若臭兰人”者。使夫婉儿稍知义训,亦足为贤妇人,而称量天下,何足道哉?此祸成所以无赦于死也。有文集一百卷行于世。

  魏征善治酒

  魏左相能治酒,有名曰“醹渌翠涛”,常以大金罂内贮盛,十年饮不败,其味即世所未有。太宗文皇帝尝有诗赐公,称“醹渌胜兰生,翠涛过玉薤。千日醉不醒,十年味不败。”兰生,即汉武百味旨酒也;玉薤,炀帝酒名。公此酒本学酿于西羌人,岂非得大宛之法,司马迁所谓“富人藏万石蒲萄酒,数十岁不坏”者乎?

  裴令公训子

  裴令公常训其子:“凡吾辈但可文种无绝,然其间有成功能致身为万乘之相,则天也。”

  华阳洞小儿化为龙

  茅山隐士吴绰,素擅洁誉。神凤初,因采药于华阳洞口,见一小儿,手把大珠三颗,其色莹然,戏于松下。绰见之,因前询谁氏子,儿奔忙入洞中,绰恐为虎所害,遂连呼,相从入,欲救之。行不三十步见,儿化作龙形,一手握三珠,填左耳中。绰素刚胆,以药斧斲之,落左耳,而三珠已失所在,龙亦不见。出不十余步,洞门闭矣。绰后上皇封素养先生。此语贾宣伯说。

  贾宣伯有治三虫之药

  贾宣伯有神药,能治三虫。止熬黄柏木,以热酒沃之,别无他味。一日过松江,得巨鱼,置于水罟中,因投水刀圭,药鱼,引吸中即死。取视则见八足,若爪利焉。后吴江有怪,土人谓蛟为害,宣伯以数刀圭投潭中。明旦,老蛟死浮于水,而水虫莫知数,皆为药死。山人此药,云本受之于合皂山王天师。乃仙方耶,而涉海者亦或需焉,故书之。

  李吉甫以毒虐弄正权

  惠州一娼女,震厄死于市衢。胁下有朱字,云:“李林甫以毒虐弄正权。”帝命列仙举三震之,疑此女子偃月公后身耶。谲而可惧。元和元年六月也。

  张复《条山集》论世外事

  张复,澧州人,饱书帙,作《条山集》三十卷,论世外事。此人兼得神鬼趣,隐不仕,有文集行于世。

  罗池石刻

  罗池,北龙城胜地也。役者得白石,上微辨刻画云:“龙城柳,神所守。驱厉鬼,山左首。福土氓,制九丑。”余得之,不详其理,特欲隐予于斯欤?

  刘仲卿隐金华洞

  贾宣伯爱金华山,即今双溪别界。其北有仙洞,俗呼为刘先生隐身处,其内有三十六室,广三十六里。石刻上以松炬照之,云:“刘严,字仲卿,汉室射声校尉。当恭显之际,极谏,被贬于东陬,隐迹于此,莫知所终。”即道士萧至玄所记也。山口人时得玉篆牌。俗传刘仲卿每至中元日来降洞中,州人祈福,寻溪口边得此者当巨富。此亦未必为然,然仲卿亦梅子真之徒欤?

  赵昱斩蛟

  赵昱,字仲明,与兄冕,俱隐青城山,后事道士李珏。隋末,炀帝知其贤,征召不起,督让益州太守臧剩,强起昱至京师。炀帝縻以上爵,不就,独乞为蜀太守。帝从之,拜嘉州太守。时犍为泽中,有老蛟,为害日久,截没舟船,蜀江人患之。昱濯政五月,有小吏告昱,会使人往青城山置药,渡江溺死者,没舟航七百艘。昱大怒,率甲士千人及州属男子万人,夹江岸鼓噪,声振天地。昱乃持刀没水,顷江水尽赤,石崖半崩,吼声如雷。昱左手执蛟首,右手持刀,奋波而出。州人顶戴,事为神明。隋末大乱,潜亦隐去,不知所终。时嘉陵涨溢,水势汹然,蜀人思昱。顷之,见昱青雾中骑白马,从数猎者见于波面,扬鞭而过。州人争呼之,遂吞怒。眉山太守荐章,太宗文皇帝赐封神勇大将军,庙食灌江口,岁时民疾病,祷之无不应。上皇幸蜀,加封赤城王,又封显应侯。昱斩蛟时,年二十六。珏传仙去,亦封佑应保慈先生。

  宋单父种牡丹

  洛人宋单父,字仲孺,善吟诗,亦能种艺术。凡牡丹变易千种,红白斗色,人亦不能知其术。上皇召至骊山,植花万本,色样各不同。赐金千余两,内人皆呼为花师。亦幻世之绝艺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