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芙蓉锦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五


  “家?”

  她竟然黯然失神地笑一笑,嘴唇一片苍白,轻声道:“我早就没有家了,仲祺,你忘了么?我的家都让你给毁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他的脸色忽然一变,心跳慢了好几拍,失声道:“贺兰。”

  她慢慢地从他的怀里退开,手里拿着他的枪,一把火力强劲的柯尔特,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开了保险,他惊骇地看着她,目光里闪过恐惧,他不是怕她开枪,他是怕远处的侍卫看到她的手里拿着枪……那寒风在他的耳边呼呼地响着,他心惊肉跳地道:“贺兰,把枪给我。”

  贺兰又朝后退了一步,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挡不住她了,远处的行刑队和他的贴身侍卫注意到了她的行为,竟几乎在同时齐齐地举起枪来,高仲祺更不敢轻举妄动,他此刻的每一个动作都有可能危机贺兰的生命,远处那些侍从,只要认为总司令的安全受到了威胁,就可以毫不犹豫的开枪射击。

  高仲祺脸色灰白,心如擂鼓,缓缓地伸出手去,他怕惊了她,“贺兰,你想要我的命我随时给你,但是你现在把枪给我……”贺兰双手握着他的柯尔特,又朝后退了一步,她望着他,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柔声道:“仲祺,是你指使陈阮陵杀了承煜,对不对?”

  他伸出的手上落了一层冰冷的雪花,“把枪放下。”

  那雪从昏暗的苍穹上簌簌落下,她轻声笑道:“高仲祺,你怎么这样傻,我第一次假装对你有情,是为了就兆煜,我第二次假装对你有情,是为了杀陈阮陵,你明明知道我在骗你,你居然还相信。”

  他的眼底涌起滚烫的液体,这似乎是他全身上下唯一一点温度了,他动都不敢动一下,全身紧绷,眼睁睁地看着她,哀恳着道:“把枪给我。”风声呼啸,大学奔腾,雪粒子噼里啪啦地打在他们的身上,他们彼此对望着,他只能听到她的说话声音,而在远处,十几把枪对准了贺兰,两边对峙,那样的情势,已经是千钧一发。

  雪花落了她一身,她站在雪地里,好似一只空灵安静的小白狐狸,一双温柔妩媚的眼眸里闪动这澄亮的光芒,慢慢地道:“其实我早就不爱你了,从承煜把我从废墟里挖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就不爱你了。”

  他的心好像是被利刃一点点剐着,哑着声音道:“我爱你。”

  她微笑,“那你真可怜。”

  她把枪口对准了他,扣动了扳机,砰!他的胸口仿佛是在刹那间被热焰洞穿了让他的身体,鲜血喷涌出来,子弹贯穿的巨大力量朝后弹去,栽倒在雪地里,也就在那一刻,在他身后的侍卫和行刑队毫不犹豫地一起开枪了,轰然的枪响让他的热泪一下子涌出了几乎裂开的眼眶,身上的血管几乎爆裂开来,他全然不顾胸前喷血的伤口,绝望地在风雪之中拼尽全力大声吼叫起来:“别开枪,别开枪,求求你们别开枪!别开枪——”

  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乱云翻滚,天昏地暗,漫天的大雪乱飞,狂暴的风仿佛是锦缎撕裂的声音,还有响彻了漫山遍野的枪声,全都疯狂地吞没了他声竭力嘶的呼嚎哀求,“别开枪!别开枪!我求求你们——”

  没有人听得见他绝望痛楚的吼声!

  万丈雪尘呼啸着自地而起,犹如龙卷风般窜向暗穹,血从她的身上溅射出铺在雪地上,红红白白……很久很久以前,他们邯平的茶楼里约会,那时候的她单纯地爱着他,眼中也只有他,他亦爱她,从始至终,茶楼的风景美不胜收,微风拂过葳蕤的花枝,娇艳的茶花随着晚风轻摆,发出簌簌的声响,连带着那平静的一池碧水,都起了一层细细的鱼鳞纹,他对她说起雪霞羹,她便淘气地咯咯笑起来,声音清脆地道:“红霞是在天上,哪里就铺在雪上了,依我看,那红的红,白的白,倒像是血铺在雪上了。”

  原来这就是一语成谶!

  天昏地暗,风雪如刀子割在人身上,她似一朵弯折的芙蓉,无声无息地躺在雪地里,鲜血融化了身下的积雪……他挣扎着从雪地里爬起来,朝着她的方向扑过去,绝望嘶喊的喉咙里亦是血淋淋的口子,全身的热血奔腾暴涌,他觉得自己要疯了,踉跄着跪在雪地里不顾一切地捂着头嚎叫大哭,就是那样的结局,他生命中那些最好的、最爱的、最珍视的一切,都在那些如诅咒般恐怖的枪声中化为乌有,葬送殆尽……——《芙蓉锦》完2010年12月20日凌晨2点34分番外 莫问一往情深深几许 却道人生自是有情痴母亲总喜欢对我说起,她第一次遇到父亲的时候,还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光明的女学生,踌躇满志地参与学生游行示威,特意找了一辆人力车,站在上面大呼口号,慷慨激昂,系在颈上的纱巾随风飘飞,当时父亲正是驻扎在金州的十军区军长,专门被征服派来与学生代表谈判,母亲一回头就看见了父亲。

  我说:“父亲就是在那时候看见了你,然后喜欢你的吧?”

  母亲就笑一笑,笑容中透出温柔的暖意:“大概是吧。”

  我当即咯咯地笑起来,“难怪父亲总喜欢买各种各样的纱巾送给你,我想母亲那时间的样子,一定美极了,我一定要好好问一问父亲。”母亲在我的头上拍一拍,柔声笑道:“茉儿,你不要胡闹。”

  佣人走进来说,客人都到齐了。

  今天是母亲的三十八岁生日,二十年前,母亲认识了父亲,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我叫秦晓茉,今年十七岁。

  我与母亲一起下楼去,母亲是一个爱热闹的人,经常在家里举办大小宴会,所以佣人准备这场生日宴,都是轻车熟路,我和母亲还站在楼梯上,就闻到一阵阵芙蓉花香,我笑道:“准是父亲又专门派人采买了许多芙蓉来给母亲装点生日宴会,家里的花园子里那有这样多的芙蓉。”

  父亲最得意的本事,大概就是种芙蓉了,他在南郊开了一大片芙蓉园,办公闲暇之余,父亲总会一个人留在芙蓉园照顾花草,有时候一待就是一整天的时间,流连忘返,总是要母亲派了副官去把父亲叫回来。

  走下楼去果然就看到了餐桌上、走廊上、大厅的各个角落,都摆满了芙蓉盆景,大团大团的花簇,十分好看,平日里跟着父亲的吕副官带着几名侍从官走上来,对母亲道:“夫人,先生刚打了电话,已经出了办公厅,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我闻言就笑道:“父亲不过迟到一会儿,却要吕叔叔亲自来报告给母亲,是要坐实了外界传言的‘惧内’之名了。”母亲听到了禁不住一笑,道:“你这孩子,越来越没个章法了,敢取笑你父亲,小心他回来拾掇你。”

  我嘻嘻一笑:“有母亲在,我才小心他回来拾掇你。”

  生日宴开到一半是时候,父亲终于回来了,平台上的俄国乐队奏起了西乐,他走向母亲,大厅里的宾客都鼓起掌来,我站在一旁,看着父亲携着母亲的手,微笑着说:“阿琪,生日快乐。”阿琪是母亲的小名,父亲拿起小银剪,亲手剪了一朵芙蓉花,细心地为母亲簪在了旗袍的扣子上,芙蓉花花香四溢,母亲望着父亲,脸上露出欢欣温柔的笑容。

  晚上官邸为了庆祝母亲的生日,专门燃放了烟花,父亲携着母亲的手与宾客一起在露台上观看,五彩绚烂的光芒映照在他们的面孔上,我挤进去,抱着父亲的胳膊笑道:“父亲,我能和吕叔叔一起下去放烟花吗?”父亲还未说话,母亲却先道:“你可不要去捣蛋,万一被烧到了怎么办?”

  我撅起嘴巴,满脸不高兴,父亲却揽着母亲的肩头,像是安慰她一般轻声笑道:“让她去吧,有之鸣陪着,总不会出岔子。”

  我贪玩心切,赶紧接口道:“是啊,有吕叔叔在,母亲你还怕什么,梁伯伯跟我说过,吕叔叔的外号是‘座地鼎’,做事最沉稳了。”父亲甚为严厉,皱一皱眉头,“小孩子家怎么这样没礼貌。”

  我吐吐舌头,转身跑下露台,找侍从官放花炮匣子,看着一丛丛绚烂的火焰在我面前飞出去,我抬头总能看到母亲担心地看着我,而父亲一直站在她的身边,轻轻地握着她的手,他们已经一起度过了二十年,二十年相敬如宾,相濡以沫,在外人看来,他们是如此幸福。

  真令人羡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