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芙蓉锦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六


  秦兆煜却缓缓地摇摇头,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吃力地道:“没事儿,我这样醒着,能陪你说说话儿。”

  他停了一停,又喃喃道:“这里真像是一个墓穴,什么都是死地,只有我是活的。”

  贺兰擦干脸上的泪珠,又替兆煜掖了掖被角,方才轻声道:“你等会儿。”她站起身来走出密室去,不一会儿她就回来了,手里捧着一盆晚香玉,那洁白如玉的花蕾为这死气沉沉的密室里增添了一点生机,一点活气,芳香一阵阵地袭来,如暖暖的云雾,她把晚香玉放在了兆煜床边的柜子上。

  兆煜闻到花香,勉强睁开眼睛,看到她静静地站在柜子旁,面容如雪似玉,一点点发丝粘在了鬓角上,平添了一股楚楚可怜的韵致,身侧的那一盆晚香玉的花枝微微摇曳,芬芳吐沁,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半晌笑了一笑,很低微地呻吟道:“真好看。”

  贺兰笑道:“这花是晚香玉,开起来确实好看。”他目光散乱,又念了一声,“真好看……”

  嘴唇动了动,又吐出两个字来,但却有气无力,低不可闻,他到底是体力不支,竟又昏沉沉地睡去了。

  因为是七月初七,所以各大戏园子都轮番唱着《天仙配》,甭管穆棱一带的战事有多紧张,这楚州繁华之地,却依然歌舞升平,又有高总司令特地从金州请来了名噪一时的昆曲名伶黄玉卿唱七仙女。

  这一天晚上初到楚州,更是首次在徳楼戏园子亮相,自然吸引了不少朝野名流,权贵人士,楼上的特厢早就预约满了,楼下的座位上,也是熙熙攘攘坐满了人,走廊中间穿梭着卖零食瓜子烟卷的。

  二号特厢外,确实站满了卫兵侍从,连带着上楼的楼梯上,都站着警戒的侍从,一个个笔直如铁钉子一般,高仲祺在特厢里才一落座,就有不少俞军要员携着自家的太太,特地前来打一个招呼,别的包厢里那些个少奶奶小姐们,目光都如电般地朝着这边看着。

  没多久许重智就走进来,弯下腰道:“总司令,贺兰小姐到了。”

  高仲祺回头望了一眼,就见贺兰挽着夹斗篷从包厢外面走进来,她身上穿了一件白地蟹壳青绣缠枝花卉旗袍,耳垂上带着细细的玉坠子,衬得真个人素净淡雅,那颜色调和得恍若一幅温婉的水墨画。

  高仲祺站了起来,先替贺兰接了手上的夹斗篷,递给一旁的侍从官,贺兰从容地坐下来,高仲祺也跟着坐在了一侧,看着她,微微一笑道:“怎么穿得这样素?”

  贺兰道:“我比不得总司令春风得意,我是家孝在身,穿得花红柳绿,是怕外面人骂我骂得还不够么?”

  高仲祺笑道:“你既然知道自己戴着孝,还敢来这里看戏?”

  贺兰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目光里一片清冷的神色,“如今我的身价性命就在高总司令的一念之间了,那么你亲自下的帖子,我怎么敢不来。再说彭喜河的军队就要打过来了,总司令你的不对一再败退,居然还有心思看戏,我怕什么?”

  高仲祺笑了一笑,“是啊,我这是掉脑袋的事儿,尚且还不怕,你更不用怕。”说完便朝着许重智道:“告诉他们,可以开戏了。”

  许重智就退了下去,另有茶房上来倒茶送点心水果,见高仲祺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来,茶房小子又特意过来擦了取灯儿递上去,服侍得十分殷勤周到。

  那戏开了场,锣鼓敲打之声不绝于耳,贺兰坐在特厢里,别的特厢或是楼下坐着的管家太太小姐的目光,时不时地就朝着这边看过来,有些更是一面笑着一面与身边的女眷们窃窃私语,贺兰坐在楼上,却是目不斜视,只管看着戏台。

  高仲祺与贺兰并肩坐着,就有淡淡的脂粉香气,若有若无地飘到他的鼻息里去,他禁不住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就见她那半边侧脸,白如雪敷一般,她肋下的琵琶盘扣上,系着一条青花手绢,他便伸手过去,将那手绢慢慢地往外一抽。她立刻察觉了,转过头来望了他一眼,用手拉着自己的手绢,他微微一笑,还要往外抽,贺兰便有点急了,四面那些少奶奶小姐的眼睛,时不时都要朝着他们这里扫一下的。

  贺兰实在不得已,便低声急道:“别在这里闹,让人看见。”高仲祺听闻她这一句,那脸上的笑意,却是更加浓厚了,轻声道:“好,我听你的,不在这里闹。”贺兰看了他一眼,再没说话。

  包厢外面一阵脚步声,许重智在外面先道:“总司令,省委主席夫妇过来了。”高仲祺淡淡地“嗯”了一声,只听得外面有人笑道:“原来总司令在这里,不知道看完了戏,可否赏脸到我傅某人家里喝一杯薄酒呢。”

  那话音一落,就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正是省委主席傅达民携着傅太太走进来。

  高仲祺便站起身来,道:“原来傅主席也来了,我刚才到没有看见。”

  傅达民一进来就看到了高仲祺身边坐着一个女人,他也没当什么,谁料那女人回过头来,他心中一惊,心道外界传言果然不假。傅太太也是一怔,脱口道:“秦少……”

  她眼珠一转,后半句已经咽了回去,朝着贺兰笑道:“贺兰小姐。”

  贺兰却只是端坐在那里,动也没动一下,手里端着茶杯,慢慢地喝着,给了傅氏夫妻好大一个脸色,傅达民脸上的神色,就有点不好看了,却听得高仲祺笑道:“今晚有事,恐怕不能到傅主席家里去了,改日我请傅主席到酒楼吃酒。”

  傅达民也就哈哈地笑道:“好,好,总司令你忙你的。”

  贺兰正好从盘子里拿起一个梨来,用小刀慢慢地削着,高仲祺看见了,便立刻朝着她道:“这事儿让丫鬟去做,你小心削到了手。”

  贺兰道:“我不喜欢让别人碰我吃的东西。”

  高仲祺便走过去,从她的手里拿过小刀和削了一半的梨,道:“那你好好看戏,我给你削。”

  贺兰任他去做了,也没吭声。傅达民察言观色,这会儿笑道:“不打扰你们二人看戏了,我们这就走了。”

  他携着太太出了特厢,就见一个侍卫买了满满一纸袋麻糖走过来,许重智大声道:“贺兰小姐说不想吃麻糖了,总司令让多买些先送到湘林别墅去,给贺兰小姐随时预备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