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芙蓉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四


  段薇玉与贺兰一起到洋行去,两人都新添置了几件衣服鞋子,到了中午,两人一起到楚州的一家很著名的馆子“清风楼”吃饭,两人在包厢里点了几道菜,才吃了没一会儿,就见包厢门一拉,店里的伙计又端了一份菜上来,摆在了桌子的中间。

  段薇玉道:“你端错了,我们这边的菜都齐了,可没要这道鱼。”伙计就笑道:“没错,这是一位先生为两位小姐加的菜,钱都付了。”段薇玉奇怪地道:“是谁?”那伙计却摇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段薇玉满腹奇怪地回过头来看贺兰,忽地笑道:“难不成是承煜?你们这对小夫妻又在闹什么把戏?”她这一回头,就见贺兰脸上的颜色都变了,竟然泛出一片苍白来,双目直直地投向桌上的那一道菜,一道热气腾腾,精心烹制的“冻鱼”。

  薇玉顾不得开玩笑,忙道:“贺兰,你不舒服吗?”

  贺兰勉强地露出一丝笑意来,“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点头晕,可能是外面的风有点大了,一时没受住。”薇玉便道:“那我们吃了饭就赶紧走吧,不要到别的地方去了,你回去好好躺一躺。”

  贺兰点点头,却就再也不说什么了。

  到了晚上点钟,秦承煜才从学校回来,手里捧了许多资料,朱妈先来接他手里的外套和书本,秦承煜见房子里那样安静,平日里贺兰都是坐在客厅里一面看书一面等他的,今日却只有几个丫鬟在忙碌着收拾东西,便问道:“贺兰呢?”

  朱妈就道:“小姐今天与段家大小姐出去了一趟,回来就说不太舒服,也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在卧室里躺着呢。”

  秦承煜道:“有没有叫大夫?”朱妈道:“小姐说不用。”承煜便往楼上看了一眼,那脸上满是关切的神气,又道:“芙儿睡了吗?”朱妈道:“小小姐被太太抱过去了,太太刚才还派人送来了一些水果。”秦承煜点点头,“把这些资料送到我书房里去。”朱妈便依言去做事了。

  秦承煜特意让丫鬟切了点水果,自己端了水果盘,一路上了楼走到卧室前,敲了敲门,轻声道:“贺兰。”门里面就传来贺兰的声音,“你进来吧。”他推开门,却见那卧室里只开着一盏细纱罩电灯,略有点昏暗,贺兰躺在床上,这会儿正要起身,承煜赶紧走上去按住了她,道:“你躺着,别乱动了。”

  贺兰便躺下来,反而握了握他的手,先一连串地问道:“手这样凉,你刚回来吧?吃饭了吗?”秦承煜给她理了理被子,笑道:“吃了,学校里的一位教授请客,我本不要去,却被硬拉过去。”

  贺兰望着他微微一笑,秦承煜又道:“你怎么了?突然不舒服起来。”

  贺兰道:“也没什么,可能是今天和薇玉姐姐一起玩得太开心了,一时乏起来就躺下了,只是觉得渴睡。”秦承煜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并没有发烧,便道:“既然是累乏了,那你再睡会儿。”

  贺兰望一望他,脸上出现欲言又止的样子来,半晌轻轻地“嗯”了一声,秦承煜又将自己放在一旁的果盘拿过来,道:“一会儿吃点水果,这是母亲刚让人送过来的。”

  贺兰唇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意,往果盘上看了一眼,只见那金黄色的蜜瓜切成一条条弯月的形状,那般整齐地排在盘子里,好似钩戈,尖锐地透着冰凉的冷意,又有扑鼻的香甜味道,迎面而来,只往人的鼻息里钻,躲都躲不开。

  她忽然从床上侧向一边,低着头,哇地一下就吐了出来,眼泪夺眶而出,秦承煜没成想她突然难受得严重起来了,慌地将那果盘放下,上来拍着她的背,急道:“都这样了还说没事,赶紧找个大夫来看看。”

  贺兰本就没吃什么,这会儿吐出些酸水来,她只觉得心里翻江倒海一般,那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好容易不吐了,秦承煜喊外面的丫鬟们进来收拾,端了茶给贺兰漱口,秦承煜又叫朱妈进来,让赶紧去找大夫来看看,贺兰拦住他,就是不让。

  秦承煜看她的脸被灯光照着,更显得黄黄的,便担心地道:“你从生了芙儿,身体就总是不太好,母亲前一阵子还让人送了人参来,以后每天都该煮一碗参汤给你喝。”贺兰摇摇头,勉强一笑,“你不要胡乱紧张,我真没事,吐完了反倒好些了,你去忙你的,让我安静地睡会儿。”

  秦承煜看她那样乏困,简直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便也不好在这里打扰她,就道:“我就在书房里,你要是有什么事儿,就找人叫我。”贺兰点点头,秦承煜这才站起来走出去,朱妈领着几个丫头收拾好了也要走,贺兰轻声道:“朱妈,你等一下。”

  朱妈便站住了,这屋子里就剩下她们两个人,贺兰刚呕完,这会儿靠在床头,胃里正是火烧火燎地疼,声音也虚弱了很多,默默地道:“朱妈,这盘蜜瓜是谁拿来的?”

  朱妈笑道:“是太太让人送来的。”

  贺兰心中这才一松,就稍微地舒了一口气,点一点头,“哦,我知道了。”

  朱妈欲待走出去,又转过身来笑道:“小姐,你是不是喜欢吃这个蜜瓜,那么我再让人去太太那里拿一点,今天来送瓜的丫头说,这些新鲜的水果都是大帅手底下的那位高参谋长特意从新疆空运来的呢。”

  她只觉得好似有一股子冷风,嗖地一下钻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里去,身体一阵发热又一阵发冷,眼泪不禁落了下来。朱妈早就走了,那卧室里静得可怕,桌上那一盏垂络灯,映着落地大窗帘,屋子里阴沉沉的,她好像是一只落入陷阱的小兽,如此战战兢兢,总是没有可以逃跑的地方,本以为找到了出口,却没想到落入了更可怕的境地里。

  她早就应该明白,他总有办法让她记得他的存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