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芙蓉锦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二


  高仲祺不发一言,他的全身都湿透了,雨水从他军帽的四面笔直地流下来,那脸色便如这黑沉沉的夜色一般,汤敬业知道原因,便道:“大哥,你不必这样折磨自己,如果你还想要这个女人,我有办法给你弄回来,保证这天下除了你之外,没人能找到她,凭咱们现在的能耐,还有什么办不到的!”

  他一面说一面给高仲祺披雨衣,高仲祺却如石头刻的一般站在那里不动,浑身冰凉,汤敬业试探地道:“大哥,那我就去办了,保证不出三天……”他一句话没有说完,却听到“咔嚓”一声,整个人立即就僵在雨地里了。

  高仲祺掏出了随身的佩枪顶住了他的额头。

  站在不远处的许重智立时吓出一身冷汗来,瞪大眼睛更是不敢说话,只听得周围的大雨如泼溅一般,冷气直透到人心里去,高仲祺脸色铁青,手指已经扣到了手枪的扳机上,直直地看着汤敬业的眼睛,咬牙切齿地道:“我告诉你,你再敢碰她一下,我一定杀了你,我饶过你一次,但我不可能饶你第二次!听清楚了没有?!”

  那雨衣从他的身上落下,无声委地,被地上的雨水浸泡着,高仲祺英挺的眉宇间却迸射出一股骇人的煞气,阴沉可怕,黑洞洞的枪口冰冷地顶着汤敬业的脑袋,汤敬业心下骇然,吃力地道:“听清楚了。”

  他慢慢地把枪放下来,汤敬业朝后退了数步,脸色大变,连着喘了好几口气,脸上还有悸色。

  高仲祺手里攥着那一把手枪站在雨地里,他转过身,看着被雨水淹没了大半的街道,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大雨,四面的建筑物犹如黑幢幢的鬼影,梦魇一般的寒意席卷而来,只有他的呼吸声,在这样的雨夜里,越来越沉。

  贺兰到了秦家许多天,除了早晚去正楼大厅里给翁姑请安之外,倒也很少出自己与承煜住的小院子,秦太太看贺兰身边只带了朱妈这样一个老人伺候,恐怕也不能太省心,便又另派了两个丫头过来服侍贺兰。这一天晚上,贺兰正在婴儿室里照看芙儿,芙儿刚吃饱了奶,在摇篮里扳弄着自己的小脚丫,黑溜溜的大眼睛骨碌碌地乱转,就有丫头在外面笑道:“少奶奶,大公子回来了。”

  贺兰便站了起来,转头就看到秦承煜走进来,她笑着走过去接过了承煜脱下来的西装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秦承煜朝着摇篮的方向看了一眼,放低了声音问道:“芙儿睡着了?”

  贺兰笑道:“她不闹一会儿是不会睡的。”

  秦承煜便走过去,躺在摇篮里的芙儿看到秦承煜,便发出了一声极响亮的叫唤,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贺兰不禁笑道:“我白哄了她一天,一看到你,她就高兴成这样。”秦承煜便弯腰将芙儿从摇篮里抱了出来,搂在怀里逗弄,贺兰低头又将摇篮里的被褥重新理了理。

  秦承煜抱着芙儿,道:“贺兰,我准备到楚州大学去教书,已经接到了聘书。”

  贺兰的手指停留在摇篮里那柔软的被褥上,神色微微一默,秦承煜轻声道:“你怎么了?”贺兰却摇摇头,“没什么。”她站起身来,看着秦承煜怀里的芙儿,微笑道:“我真想回邯平去。”

  秦承煜便笑道:“你是不是想家了?”

  贺兰默然,“我早就没有家了。”秦承煜知道这一句话勾起了她的许多伤心事,便温言劝道:“贺兰,我知道我家里规矩多,你要是不习惯,等过一阵子,我们搬出去住。”

  贺兰一怔,“搬出去?”

  秦承煜笑道:“其实我早有这个打算,我这几天在楚州看了几处房子,等正式定下来一处,你,我还有芙儿,我们搬出去住。”贺兰只觉得心中暖洋洋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涌上心头,柔肠百转,眼里却不禁一阵阵发涨,半晌低声道:“承煜,你对我这样好,我却有好多事儿都是瞒着你的。”

  承煜便伸手过来,握住了她的手,温和地笑道:“之前的事情我不问,只要以后发生的事儿,你不瞒着我,咱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他那一句句说来,让贺兰心里百味杂陈,暖意从心底涌上眼眶,化成了滚烫的眼泪,便要流出来,她不想让承煜看见,便低下头来“嗯”了一声,等眼底里那股子温热退下去,才抬起头来道:“不然,你不要住在书房里了,我……我……”

  她的话说到这里,却说不下去了,芙儿还在秦承煜的怀里闹着,秦承煜再没有出声逗孩子,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半晌有点恍惚地“啊”了一声,他回过头来,看到的是有点慌乱的贺兰,他看了她片刻,还是笑道:“没事儿,住在书房里……也没什么。”

  贺兰看了他一眼,门外却传来朱妈的声音,“姑爷,小姐,太太那边来人叫你们过去吃晚饭呢。”贺兰赶紧答道:“哦,好,这就来。”秦承煜看芙儿靠在他的怀里,一副要睡的模样,便道:“你先去,我把芙儿哄睡了就过来。”

  贺兰伸手道:“还是我来吧,你累了一天了。”秦承煜轻声笑道:“换来换去的,她又该不睡了。”贺兰收了手,秦承煜又道:“你先过去,别让母亲等太久了。”

  贺兰这才转身出了婴儿室,先去卧室里换了件衣服,朱妈已经等在外面了,贺兰下了楼,出了院子,她过了几重院落,到了长天井下,绕过花障,就听得有人笑道:“少奶奶,还真是巧啊。”

  贺兰回过头,就见三姨娘穿着一件很鲜艳的洋装裙子,裙摆很大,脚踩一白色高跟鞋,走起路来摇摇曳曳犹如孔雀开屏一般,摇摇曳曳地走过来,贺兰十分客气地道:“三姨娘。”院子被电灯照耀得很明亮,三姨娘亲热地携着贺兰的手,笑道:“你来咱们家没多久,所以我要提醒你,你今天吃饭的时候要吃快一点。”

  贺兰怔道:“怎么?”

  三姨娘抿唇一笑,“今天咱们秦府里的混世魔王回来了,他和大帅一碰上,用不上一刻钟准能天翻地覆地吵起来,咱们饭吃快一点,到时候听他们吵架就不会太饿肚子。”

  她说得很是含糊,贺兰更是不解,但也没问什么,二人一路进了前面的大客厅,又穿过客厅走到了一旁的餐厅里,就见秦鹤笙与秦太太坐在餐厅里,三姨娘自去坐在了下首,餐桌一侧,果然又坐了一个年轻男子,二十几岁的模样,这会儿正百无聊赖地玩着一块金怀表,将那表盖子不断地打开又合上,发出喀哒喀哒的声响。

  贺兰便先道:“父亲,母亲。”

  秦太太点一点头,招手笑道:“来我这里坐。”

  贺兰刚想走过去,忽然听到“啪”的一声,刺耳极了,是秦鹤笙砸了一个杯子,没好气地指着坐在一旁的年轻男子,怒骂道:“老二,你没看见你嫂子出来了,还不赶紧给我站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