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芙蓉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九


  第七回 犹记当年花月不曾闲 何堪如今故人成陌行

  望断行云,梦回明月

  半年后。

  楚州的胜境云梦楼位于东大城门头上,遥望邯江,毗邻洛湖,四柱三层,檐牙高耸,藻井之中绘着一条垂首衔珠的蟠龙,很是金碧辉煌。站在云梦楼上登高望远,清风徐面,游目骋怀,自然可将胸中愤懑之气一驱而散。

  还是寒风料峭的春季,云梦楼下已经被封锁,石阶上站着军容严整的持枪宪兵,这样摆在明面上的守卫,已经是极森严的了,更不用说在周围徘徊的警卫总队人员,许重智领着几名副官和侍从官,就站在不远处,目光里透着警醒。

  料峭的春风一阵阵地吹来,将连着风帽的大呢氅吹得一颤一颤的,高仲祺略低着头,垂着眼睛,风帽垂下来,将他的面容都遮挡在一片晦暗的阴影里,那风声呼呼地在他耳边吹过,鬼哭狼嚎一般。

  许重智上了楼,走到他身边来,道:“参谋长,三姨娘上楼了。”他这话音才落,那楼梯上便传来了高跟皮鞋的当当声,大帅府的三姨娘穿着一件姜黄掐汁云锦旗袍,旗袍的一角绣着栩栩如生的折枝红梅,只带着几个丫鬟仆人,摇摇曳曳地走上楼来,一望见高仲祺,便笑道:“我说怎么这好好的一个云梦楼还给封锁起来了,原来是高参谋长这样清闲,也来这儿观景了。”

  高仲祺便回过头来,一手放下风帽,剑眉星目,鼻若悬胆,五官的轮廓很清晰,仿佛是刀刻了一般,三姨娘笑吟吟地看着高仲祺,对左右的丫鬟仆人道:“你们都下去吧。”那丫鬟仆人就都退了下去,这城楼上,也只剩下了高仲祺,许重智和三姨娘三个人而已。

  三姨娘看了许重智一眼,许重智铁塔一般站在那里,动都不动,三姨娘便笑了笑,拿着手绢擦了擦唇角,一点点猩红色的唇膏粘在了洁白的手绢上,她笑道:“都说这云梦楼在三国的时候是一位大将领阅军的地方呢,果然是庄重肃穆极了。”

  高仲祺微微一笑,淡淡道:“不是听说秦大公子要带着新少奶奶回来了,秦家上上下下都是喜气洋洋的,怎么三姨娘还能得空出来?”

  三姨娘抿嘴笑道:“我这不上街给这位素未蒙面的少奶奶买点金啊银啊玉啊之类的东西当见面礼嘛,刚在洋行里买了一串珍珠,整整花了我两千多块钱,我对我自己可都没有这样大方过。”

  高仲祺道:“三姨娘对这位帅府新少奶奶,还真是尽心尽意了。”他笑一笑,转身便要下楼,许重智跟在他的身后,他这样地冷淡,简直是不把她放在眼里,三姨娘轻轻地咬咬嘴唇,忽地回过头来,开口道:“咱们都是苦命的人,左右没有一个倚仗,我将来肯定是要在这位新少奶奶手底下吃饭了,怎么能不尽心尽意地巴结巴结人家,就连你,不也是一门心思巴结大帅么?”

  高仲祺的脚步顿了顿,竟就站在了那里,三姨娘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冷冷笑道:“你不要以为你现在是大帅的臂膀,当上了军属参谋长,用不上我了,就不把我当个人,你答应我的那些事儿,我可都没忘,早晚有一天,我让你……”

  高仲祺忽然回过头来,大步朝着三姨娘走过来,三姨娘那粉白的面孔上明显出现了一丝惧意,朝后退了一步,道:“你干什么?”高仲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淡淡一笑,伸手过来捏住了三姨娘那尖俏的小下巴,黑瞳里闪过一丝冷意来,“我答应过你什么了?”

  三姨娘心惊胆战地靠在城楼的护板栏杆上,只要高仲祺稍微用些力气,就能把她甩下去,高仲祺如今到底有多心狠手辣,她比谁都清楚,这会儿望着高仲祺的面孔,禁不住一阵脊背生寒,强撑着道:“当年是你让我进的大帅府,你说过只要我忍个两三年,可是你怎么做的?你后来怎么做的?你……”

  高仲祺那尖锐的目光在三姨娘的脸上慢慢地扫过,他的手指在三姨娘雪白的面颊上留下一道红色的痕迹,他的瞳眸里有着狼一样深邃的光芒,即使这样很平静地看人,都会让人觉得不寒而栗,他说:“安分地做你的三姨太吧,我保证不管将来如何,总有你一口饭吃,别玩火自焚害死自己。”

  他转身下楼,军靴踏在楼梯上,发出很冰冷的声音。三姨娘惶恐地站在城楼上,耳垂下的翡翠坠子不停地来回晃着,她忽地转过身,站在城楼上往下看,他果然已经下了楼,在侍卫的簇拥下上了汽车,径直离开了。

  他手指的力量似乎还留在她的脸上,脸颊上那一块肌肤总比别处冷上许多,她呆呆地站立着,锦缎旗袍的下角随着吹过楼堂的春风起起伏伏,那风刺骨地冷,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战。

  春季的风带着一些清新的凉意,从打开一条缝隙的车窗里透进来,眨眼间就吹散了火车特等车厢里一夜的闷气,贺兰才吹了一会儿风,正觉得心旷神怡,就听到车厢门“哗啦”一声打开了,她回过头,看到秦承煜抱着襁褓里的芙儿走进来,她生怕风大吹了孩子,赶紧关上了车窗。

  秦承煜指了指他怀里的芙儿,微微一笑,轻声道:“睡着了。”

  贺兰赶紧铺开床上的毯子,秦承煜走过来将芙儿放在床上,芙儿睡得很香,脸蛋红扑扑的像个苹果,贺兰看秦承煜安顿好了芙儿,忍不住小声笑道:“都是你,一抱她就摇来摇去,现在可倒好,你不摇她她就不睡觉,一天到晚就知道要你抱。”

  秦承煜冲着睡得很香甜的芙儿笑道:“听见没有,妈妈吃醋了。”

  贺兰在他的手背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道:“不要吵芙儿睡觉。”秦承煜便笑着走到一边去,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喝,就见一旁的软椅上还放着大红的嫁衣和四角用金线绣着龙凤呈祥的红盖头,便拿起来看了一眼。

  贺兰回头道:“你不要把茶水洒在上面,一会儿到站就要穿的。”

  秦承煜笑道:“我家承旧制,父亲又偏要诸多规矩,让你受累了。”贺兰瞥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不过是穿着红嫁衣下火车到你家里磕几个头罢了,父亲还这般用心,上一站就让小兵送来了这礼服,我看着真喜欢……”

  秦承煜微笑道:“我以为你喜欢穿婚纱。”

  贺兰抿唇一笑,甜甜地道:“我还是觉得咱们中国的凤冠霞披好看。”

  他们二人正这样说着,车厢门外忽然传来轻微的敲门声,秦承煜过去拉门,就见朱妈站在外面,笑道:“姑爷,小姐,这火车中午就到楚州了,一下车恐怕没时间吃饭,这会儿先到餐室吃点东西吧。”

  贺兰道:“我刚才吃了点牛乳饼干,这会儿也不怎么饿,承煜你先去吃,朱妈你帮我把这嫁衣穿戴起来吧。”秦承煜道:“一点饼干顶不了多久,你现在跟我去餐室吃点东西又不耽误什么时间。”

  朱妈也笑道:“就是,小姐不用急,我在这里看着小小姐,你们快去餐室吧。”

  贺兰无法,便跟着秦承煜去了餐室,但也只吃了一点东西,又急忙忙地回来了,芙儿还在睡,朱妈赶紧给贺兰穿戴好,嫁衣是上好的绸缎面料,金线绣的富贵牡丹,周身用金黄线滚了边,朱妈又给贺兰上了发髻,花饰依然是大红色的,贺兰妆扮好了,袅袅婷婷地往那里一站,便是很喜庆极了,朱妈又去拿红盖头,正巧那车厢门一拉,秦承煜走了进来。

  朱妈便笑道:“姑爷,你看漂不漂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