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芙蓉锦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七


  师太指着大门道:“刚才看她走出去了。”秦承煜转眼往医院的大门外看了一眼,外面的日光虽还不错,然而地上铺着很厚的雪,天气干冷干冷的,他把手中的保温盅放在一旁,赶紧往外走,走到一半却忽然听到有人叫道:“秦先生。”

  他回过头来,却望见是平日里照顾贺兰的看护妇,这会儿望着他笑一笑,道:“恭喜呀。”

  秦承煜着急找贺兰,含糊地“唔”了一声,转身跑出了医院的大门,跑下好几层的阶梯,柏油马路上的雪已经被清扫干净,道路两边种着冬青树,几个黄包车夫蹲在黄包车一旁等生意,那被照亮的雪光刺到人眼里,一阵生疼。

  他找到她的时候,她穿着白衣服趴在雪地里,像一只受伤的小白狐狸,蜷成小小的一团,不住地打着哆嗦,侧脸上一片虚弱的青白色,秦承煜急切地叫了一声,“贺兰。”他跑过去的时候她从冰冷的雪地里颤抖着抬起头来,雪白的脸上是冰冷的眼泪和雪片,噼里啪啦地往下落,哭着道:“秦大哥,你救救我……”

  秦承煜看她穿得很单薄,顾不得许多,直接跪在雪地里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用身上的大衣紧紧地裹住了她,贺兰死死地抓住他的手臂,忽地绝望地叫喊起来,只是撕心裂肺地哭喊,没有任何话语的号啕大哭,肝肠寸断,好似一个可怜的孩子,恐惧于即将来到的灾难,她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医院周围的人都吃惊地朝着这边看过来。

  秦承煜紧紧地抱住了瑟瑟发抖的贺兰,他轻声说:“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你不用害怕。”他的语气温暖得让人更想落泪,贺兰把自己的脸贴到他温暖的胸口,她能感受到他胸口心脏的跳动,她的眼泪簌簌地落下来,沁透了他的毛料马甲,烫到他的心里去,他默不作声地抱着她冰冷的身体,用自己身上的温度一点点地暖和着她。

  他将她抱回了病室,她苍白憔悴地躺在床上,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落,双目无神地看着病室的天花板,秦承煜又把再一次热好的汤面端来,只是耽误的时间太久,保温盅里的面都糊掉了,他还是挑了一筷子,送到她的嘴边,轻声道:“你吃一点。”

  她的眼珠茫然地动了动,默默地看着秦承煜温和的面孔,那碗面就在她的眼前,升腾起来的热气隔着他与她,好似神龛前面的白烟,她想起那一次在馄饨店里,她拒绝了他,他当时那样难受,她却硬着心不去安慰一句,这就是她的报应。

  她张开干涩的嘴唇,轻声道:“秦大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他忙笑道:“什么事儿?”

  “我怀孕了。”

  挂在墙上的钟表发出嗒嗒的声响,周围的一切都在一瞬间变得那样的安静,桌子,椅子,铺着洁白床单的另外一张病床,放在窗台上的水仙花,一切一切的……都好似变成了生命体,默默地停在那里,发出缓慢而沉重的呼吸声……

  那一筷子面僵硬地停在了半空中,热气渐渐地散尽了。

  她真的很想哭,含泪的目光从他怔怔的面孔上拂过,默默地转向了窗外,正值下午,窗外放进了一大片的阳光,她忽然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自己坐在屋檐下看着姨妈唱昆曲,喉如贯珠人如玉,那样柔软缠绵的声音,“……都一般啼痕湮透。似这等泪斑宛然依旧,万古情缘一样愁……”她手托着腮静静地听着,尽管一句都听不懂,眼前也泻着这样一大片日光,暖暖地照在她的身上……

  她再也回不到那样的过去了。

  看护妇敲着门走进来,连着叫了好几声,“秦先生,秦先生,院长请你过去一下……秦先生……”他回过神来,慌地站了起来,有点结巴地道:“哦,我……我这就来。”他的手里还端着那一碗面,被他失手打翻在地,“啪”的一声,他连着朝后退了好几步,又恍恍惚惚地道:“我这就……这就收拾。”

  看护妇忙道:“还是我来吧,你这样干净的人,碰不得脏了的东西。”

  春寒韶华,怀恩结誓

  看护妇敲着门走进来,连着叫了好几声,“秦先生,秦先生,院长请你过去一下……秦先生……”他回过神来,慌地站了起来,有点结巴地道:“哦,我……我这就来。”他的手里还端着那一碗面,被他失手打翻在地,“啪”的一声,他连着朝后退了好几步,又恍恍惚惚地道:“我这就……这就收拾。”

  看护妇忙道:“还是我来吧,你这样干净的人,碰不得脏了的东西。”

  心好像是被一把利锥狠狠地刺透了,贺兰的眼珠慢慢地转动着,她的目光停留在窗台上那一瓶子水仙花上,水仙花开得真好,如玉盅一般的花盘,剔透无瑕,只有最干净的水才配得上它,她想起自己被压在水门汀板下面的时候,泥土那样地脏,她躺在里面,像一个半死的人。

  看护妇打扫干净了地面,走上来冲着贺兰笑道:“贺兰小姐,秦先生走了,你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

  她黯淡的眼珠无声地动了动,望着那位看护妇,慢慢地道:“劳烦你一件事情,我饿了,你能到楼下买几块点心给我吗?”

  看护妇笑道:“好啊,你等着,我这就去。”

  她把看护妇支使出去,自己披了一件大衣,静悄悄地离开了邯平医院。

  那天还是傍晚,一轮红日都沉到山后面去了,路边铺着一层雪,踩在上面咯吱作响,她披着大衣,摇摇晃晃地朝前走,走几步路就要歇一歇,好容易走到了一家私人诊所,她走进去要求打胎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身上的钱根本就不够。

  她从诊所里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只有路灯照在雪地上,昏黄的一片,她孤立无援地站在街上,冷风灌到她的脖子里,邯平这样大,她自小长在邯平,却在这一刻,再也没有可去的地方,也没脸再见任何人。

  那一夜她住在一个破旧的旅馆里,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通铺,周围还有一些出来找工作的老妈子丫头,躺在一个炕上,墙壁的缝隙里还透着冷风,一位大娘看她默不作声地蜷缩在铺位的角落里,低着头瑟瑟发抖十分可怜的样子,默默地递给了她一块杂面馒头,她接过那一块冷硬的馒头,才吃了一口,眼泪就掉了下来。

  当天晚上她就发起了高烧,烧得整个人都糊涂了,眼前都是人影,无数张面孔在她的眼前晃来晃去,她从出生到现在没有吃过这样的苦,有人叫着她的名字,她睁开眼睛,却只是定定地睁着两只眼睛看人,其实她什么都看不见,热气一蓬蓬地往她脸上涌,她的嗓子发炎得厉害,沙沙地发不出声音,呻吟着出了一点声音,“姨妈……姨妈……”

  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流出来,在脸上留下一道冰冷的痕迹,她实在烧得太厉害了,所以连眼泪都变成冷的了。

  她不知道这样病了多少日子,浑浑噩噩中就感觉有人喂她喝很苦的汤药,身上虚飘飘的,但她终于清醒一点了,看清楚那个喂她汤药的人,就是那位给她一块馒头吃的大娘,她看贺兰醒了,这才松了一口气,一面给她喂药一面道:“孩子,你这样病了半个月了,我在野地里挖的野草药还真把你给救活了。”

  那汤药很苦,从喉咙里咽下去,喉咙都不住地痉挛着,满嘴的药渣子,恶心又泛了上来,只能一口一口地往外吐,她想起她以前病的时候,姨妈总是给她买各种小药片,纵是这样,她也不愿意吃,姨妈还要买了各种糖果蜜饯哄着她。

  姨妈如果知道她变成现在这样,应该也会为她哭吧。

  那位大娘看贺兰总是看着自己,便笑道:“我姓朱,你叫我朱妈就行。”她也不过是帮着大户人家干些杂活的老妈子,平日里赚的一点点钱,却这样义薄云天地照顾了贺兰半个月的时间,贺兰瘦得厉害,伸手将盖在身上的大衣掀起来递给朱妈,虚弱无力地道:“这件衣服给你,你拿去当些钱,就当我谢谢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