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芙蓉锦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六


  她只顾望着镜子发呆,却没有听到那一声极轻微的门响,然而镜子里还是映出了他挺拔的影子,屋子里是一片朦胧的红纱灯光,他倜傥如玉树般站在那里,一双英气的眉眼里含着淡淡的笑意。

  贺兰陡然觉得肩头僵硬起来,脸上热辣辣的仿佛是被火烤着。

  他站在门边,目光笔直地看过来。

  她忽然站起来,赌着一口气扑到门边去,一个“巧珍”还没有喊出来,却被他拦腰抱了回来,顺势捂住了她的嘴,乌黑的目光直望进她的眼瞳里去,轻声道:“何必这样,你就真想赶我走?”那语气倒像是哄小孩子,她背靠着书格,不见他还好,见了他更是一股委屈从心底里涌上来,抓心挠肝地难受,又急又怒,偏就不随他的意,用力地跺着脚,双手抵在他的胸口上,拼命地往外推,嘴里发出一些呜呜的声音。

  外面传来脚步声,一定是巧珍裁了宣纸回来,他一手按住了她,笑了一笑,另一手却就势将那门“咔嚓”一声锁上了。巧珍已经走到了门口,连推了几下门都推不开,便疑惑地出声道:“小姐,小姐。”

  珠帘花颜,不语亦痴

  她忽然站起来,赌着一口气扑到门边去,一个“巧珍”还没有喊出来,却被他拦腰抱了回来,顺势捂住了她的嘴,乌黑的目光直望进她的眼瞳里去,轻声道:“何必这样,你就真想赶我走?”那语气倒像是哄小孩子,她背靠着书格,不见他还好,见了他更是一股委屈从心底里涌上来,抓心挠肝地难受,又急又怒,偏就不随他的意,用力地跺着脚,双手抵在他的胸口上,拼命地往外推,嘴里发出一些呜呜的声音。

  外面传来脚步声,一定是巧珍裁了宣纸回来,他一手按住了她,笑了一笑,另一手却就势将那门“咔嚓”一声锁上了。巧珍已经走到了门口,连推了几下门都推不开,便疑惑地出声道:“小姐,小姐。”

  她被他捂着嘴,发不出声音,便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愤怒,竭力很凶地瞪着他,高仲祺却忽地一笑,凑到她耳边小声道:“你生气的样子真好看。”贺兰气得狠狠地在他胸口捶了几拳,眼圈却不禁红了,眼泪簌簌地掉落下来,热热地落在他的手背上。巧珍还在外面敲门,高仲祺凝望着她流泪的样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既然你那么想叫她进来,就让她进来吧,让她把我赶出去。”

  他突然就放开了捂住贺兰嘴唇的手,贺兰一得放松,先吸了一口气,一抬头却见他只是微笑着看着自己,那样的意味,竟仿佛是赌她不会开口叫人似的,她实在气不过,跺一跺脚,张嘴就要喊,他却把头一低,伸手扳过了她的面孔,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嘴唇。

  她那双眼一瞪,他的嘴唇热热地辗转在她的嘴唇上,如灼热的烙铁,堵住了她的声音,她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更加羞恼起来,脸上一片绯红,竭力地伸手去推他的胸口,他察觉到了这样的阻碍,却忽地一手将她的左手连腰一起抱在怀里,另一手将她的右手按到了书格子上,如同把她缚在自己怀里一般,这才肆无忌惮地深吻下去。

  巧珍早就放弃了敲门,一路走开了。

  那红纱壁灯将他俩人的影子映到地面上,她的一口气全都鲠在了胸口里,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他还不肯放松,霸道地占据了她全部的呼吸,被他按在书格子上的右手仿佛是溺水求救般地在格子上抓摸着,将那架子上的晚香玉缎子包碰落在地,登时散了一地毯的花末,满屋子醉人的花香,他的嘴始终没有离开她的嘴,她急得逮了个机会咬了他嘴唇一下,他眉头无声地一蹙,停止了那样掠夺一般的亲吻,嘴唇停留在她的唇上片刻,忽然报复一般地反过来咬她,然而是那种蹂躏唇瓣的啃咬,并不疼,却可以让她缴械投降。

  他终于离开她的嘴唇时呼吸已经很急促,然而却还是保持那样抱着她的姿势,她已经晕头转向,双腿发软,站都站不住,靠在他身上连吸了好几口气,他却轻声笑道:“你现在还可以叫人进来赶我走。”

  贺兰满脸通红地喘了一口气,道:“我手疼死了。”

  他终于放开了她的手,却是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她心里还堵着一口气,他却微微一笑,凑到她耳边轻声道:“那件事是我错了,我不对,这样总行了吧?”她喘息未平,很不甘心地道:“有你这样赔礼的吗?”

  他又望着她的眼睛笑了一下,那一双剑眉斜飞入鬓,低声道:“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我这些天简直度日如年,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都是你,你还这样倔,是要把我逼到怎样才甘心呢?”她听他这样说,立刻急起来,眸子里水汪汪的,把嘴一扁,“你这人不讲道理,你一面气着我一面还说是我逼你,你要气死我才罢休是不是?”

  高仲祺笑道:“你死了我要娶谁去呢?”

  贺兰恨道:“你想娶谁就娶谁,与我有什么关系。”高仲祺便一手揽着她那不盈一握的腰,一手去开门,嘴上笑道:“我理都赔了,你还要这样闹,那我只能来硬的了,反正今天人多,我这就下楼宣布一下我们关系,省得你总也不承认。”

  她听到这话反倒害怕起来,又拗不过他的力气,转眼已经被推到了门边,贺兰用手把着一旁的书格子,睫毛上还挂着眼泪,慌道:“我认输了,你不要去宣布,我不闹了还不行吗?”高仲祺一放手,贺兰便犹如逃脱了牢笼的小兔子一般,慌慌张张地跳到梳妆台那边去,他笑道:“你跑什么?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贺兰的脸蛋红扑扑的,也不敢抬头看他,只管垂着眼睛,将手背在身后,靠在紫檀木衣柜上,轻轻地咬了咬嘴唇,小声地道:“楼下那么多人,突然下去说这件事情,多寒碜啊。”

  高仲祺便笑了一笑,“那你不生我的气了?”贺兰轻轻地点一点头,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眼眸里流转着极柔美的光芒,唇角浮现出一抹暖暖的笑容,道:“你还不快点出去?一会儿巧珍还要来找我的。”

  高仲祺道:“明天你放学了不要走,我去接你。”

  贺兰将双手伸出来,按在梳妆台的平面上,慢慢地划了几下,笑道:“明天下午放学我还要和凤妮去合唱团唱赞诗,恐怕要耽误好久呢。”

  高仲祺微微一笑,“没关系,我等你。”

  她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眼眸里流转着很美的笑意,却一眼看到他的手里拿着一条雪花锦纹手绢,她往自己雪色衣衫的盘扣上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上面空空如也,自己的这一条手绢,竟不知何时被他解了下去,登时羞了个满脸通红,道:“你这个人……简直是强盗,快还给我。”

  高仲祺早就看到雪花锦手绢的边角上挑绣着她的名字,见她这样着急,却笑道:“这就是你的把柄了,免得将来我要娶你时,你又不认账了。”

  贺兰简直不敢看他的眼睛,红着脸道:“我才不嫁给你呢。”

  他哈哈一笑,知道再说下去恐怕她脸皮薄,真的要急了,这才转身走了出去,那房门发出“咔嗒”的声响。她心里有无限的欢喜眨眼间便如汽水瓶里的小泡泡一般咕嘟嘟地往外冒着,就连那梳妆镜上的橘黄色小灯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在她眼里都是极欢喜的,仿佛是一朵才开放的小雏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