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芙蓉锦 > 上一页    下一页


  贺兰厌恶地皱皱眉头,还在玻璃门处换鞋子,就闻得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年届四十的蔡老板笑眯眯地向她迎上来,意欲帮她拿手里的书包,口中道:“这晚上山风大,没冻着兰小姐吧?我看看。”

  他笑嘻嘻地伸手来摸贺兰的胳膊,贺兰一闪就躲开了,正赶上巧珍从厨房端了刚烤的蛋糕出来,贺兰扬声道:“巧珍,是不是没给噜噜洗澡?”噜噜是贺兰很喜欢的一只白色狮子狗,巧珍慌道:“我给忘了。”

  贺兰一皱眉,牙尖嘴利地道:“我说呢,怪不得跳蚤满屋子乱飞,让人犯恶心。”

  正在调无线电的大丫鬟香琼听到她这句话,忍不住便笑了起来,香琼是姨妈身边的大丫鬟,能说会道人又靓,她自小被梅太太买来□,对梅太太很是忠心,也是最得姨妈器重的,平日里尖酸刻薄,俨然梅公馆里的三主子,只是不敢惹贺兰罢了。贺兰把蔡老板扔在那里,自己换了木屐子,踢踢踏踏的就要上楼,忽听得姨妈在小客厅里招手道:“贺兰,你进来,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贺兰不得已,就走到小客厅,果然就看到沙发上坐着好几个人,正是以邯平薛督军为首的一干俞军官员,姨妈笑容满面地上前来拉了贺兰的手,道:“这是你薛叔叔今天新带来的一位公子,我是不知道如何招待,想来想去,还是你们年轻人能说得上话。”贺兰早就看见在薛督军身边坐着一个年轻男人,料想正是梅姨妈才说的那位“公子”。

  贺兰的视线才一投过去,就见那名陌生男子已经站了起来,身穿着一件黑色长礼服,面容清俊,宛然一个翩翩倜傥公子,他向着贺兰略一点头,礼貌地道:“贺兰小姐好。”语气很是温和无争,更是彬彬有礼的模样。

  梅姨妈在一旁笑道:“这是咱们川清巡阅使秦大帅的大公子,今天刚到邯平。”

  时下大好江山被各系军阀分割殆尽,以邯江奚水为界,北为萧军,南为金陵政府,西南地区则以秦氏俞军独霸。俞军首脑秦鹤笙曾被前瑞政府提拔为师部副官长,也算是风光一时,后萧军入关,秦鹤笙被封为讨逆大元帅,率俞军亲往前线对抗萧军,不想连遭惨败,迫不得已率军进入国土西南边陲,驻军楚州邯平一带,被南方政府任命为川清四省巡阅使,自此盘踞一方,坐观江南江北龙争虎斗,纵无力东山再起,然实力亦不可小觑。

  贺兰也就明白了,难为姨妈这样费力招待,这人想来连薛督军都要努力巴结的,便淡淡道:“哦,原来是秦家的大公子。”

  秦家的大公子见贺兰如此说自己,颇觉不自在,微笑道:“什么公子不公子的,不用这么抬举我,我叫秦承煜,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他语气谦和,风度翩翩,举手投足之间果然很有贵家公子的派头,只是太过儒雅了些,也很有几分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气度,贺兰也不禁心想,这人文质彬彬,倒是不招人讨厌。

  香琼却已经走进来笑着道:“太太,麻将已经摆上桌了。”梅姨妈拿着小手绢扇着风,抿唇笑道:“好罢,牌都上桌了,让他们年轻人在这里聊一聊,督军,今儿个你可要手上留情,饶我赢你几个。”她这边才一飞眼色,就有另外的俞军大员笑道:“牌还没有打,梅太太就在这里弄嘴,早知道我们哥几个就该私下里商量商量,抬一顶轿子给梅太太坐。”

  梅太太将眼皮一撩,端的是朱唇未启三分笑,光彩四射,“去去去,你们这群人真是吃人家的手还不软,别的不说,我这里烟啊酒啊的赔了你们多少,难道就不该让我赚些么?”她笑意盈盈地说完,一阵风似的撮弄着薛督军一干人出去,临走又对一旁伺候的小丫头吩咐道:“端些点心果子露来给小姐和秦公子。”又对贺兰道:“贺兰,你与秦公子说会儿话,秦公子是国外留洋回来的,你不是早想着出国么?可以多打听一些外国大学的事情,省得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玩闹。”梅姨妈说一句,贺兰便乖乖地答应一句,梅姨妈叮嘱完才走了。

  那小客厅里便安静下来,隐约还能听到偏厅里传来麻将的哗啦声响,那壁炉上面放着一盆“十八学士”,氤氲了满室的香气。贺兰没想到秦承煜居然坐在那里不动,便问道:“你怎么不去打牌?”

  秦承煜笑一笑,“我不会。”贺兰淡淡地“哦”了一声,她可不想留在这里,正算计着要把秦承煜扔在这里,自己溜掉,又见姨妈与别人都在偏厅里打麻将,料想一时也管不到她,便站起来道:“那你在这里坐会儿吧,我要走了。”

  秦承煜便笑道:“贺兰小姐慢走。”

  贺兰如释重负,才走到拱形门口,又回头一望,见秦承煜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她不知为何,便有点不好意思起来,道:“不然我把无线电给你打开,你听一会儿无线电,这个时间音乐台有很好听的舞曲。”

  秦承煜笑道:“不用麻烦了,我坐一会儿就好。”

  贺兰笑道:“没关系。”她走到小客厅的柜子旁去拧无线电的扑落,谁料一拧之下,那无线电居然半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她禁不住“咦”了一声,道:“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坏了?”又将扑落轻轻地转了一圈,胡乱调了几个按钮,还是没有声音,她正在诧异的时候,忽听得秦承煜温和地道:“我来看看。”

  贺兰见秦承煜走过来了,便闪到一旁,秦承煜将那无线电匣子翻转过来,看了一遍,道:“你家里有没有工具?”贺兰便转过头朝着站在外面的丫头道:“巧珍,去花园里的吴伯伯那里借点工具,就说是修无线电的。”

  巧珍忙就去了,没多一会儿就拿着几样工具回来。秦承煜做起事情来很是认真,手指修长灵巧,眨眼间就将那无线电拆开来,贺兰还是第一次看到被拆开的无线电匣子,她向来都是好奇心极强,这会儿站在一旁看着他调了几根线,她便问道:“是什么毛病呢?”秦承煜笑道:“没什么,不过是极普通的短路,我已经调好了。”说罢又很熟练地装接上,贺兰由衷地赞道:“原来你修东西这样厉害。”

  秦承煜笑道:“我虽然在国外主修的是建筑,但也选修了几节机械。”

  贺兰专注地看着秦承煜装无线电,道:“我姨妈还说让我以后出国学家政,到时候我也选修机械。”秦承煜不禁微微一笑,眉眼温润生辉,贺兰抬头看他,疑惑道:“你笑什么?”秦承煜道:“我只是想家政和机械这样不对路的两门课,难为你想把它们学到一块去。”

  贺兰听他这样一说,仔细地想一想,竟也忍不住一笑。秦承煜又将重新装好的无线电匣子往桌上一放,笑道:“你再打开试试。”贺兰将扑落一扭,就听到极大的卡门乐曲从无线电里震出来,轰然一声,好似凭空一个炸雷,他二人都不禁朝后退了一步。贺兰赶紧调小了音量,难过地揉一揉耳朵。秦承煜笑道:“刚才你把它一阵乱拧,它攒了好大的脾气,就等着这一下报复你呢。”

  贺兰天性活泼调皮,最是爱笑,这会儿便咯咯地笑出声来,双眸弯成了一对可爱又灵气的月牙儿,清脆地道:“那么你刚才也被它吓了一跳,它岂不是恩将仇报?”秦承煜见她如此开心,便也微笑道:“城门失火,难免殃及池鱼。”就听得巧珍站在拱门外面道:“小姐,给噜噜放好水了。”贺兰回头应答道:“好,我就来。”又看一看秦承煜,“你若是在这里闷得慌,就跟我到后面花园里走走吧,我们家的花园里有很漂亮的山茶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