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星光璀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


  费峻玮向她介绍:“新辰国际的法律顾问安律师。”然后向对方介绍,“这位就是我现在的经纪人余小姐。”

  她已经完全没有招架之力,连自己都佩服自己居然还可以挤出一丝微笑:“安律师,你好。”

  安律师与她握手,费峻玮亲自替她斟上一杯茶:“是我坚持要安律师在场,因为我们谈及的问题,可能涉及到法律责任及赔偿范畴。”

  “是,不过我真没有准备,不然应该请公司法务部的同事一起来。”

  安律师插了一句话:“余小姐的意思,是不是想改天再谈?”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她站起来,“很抱歉打扰费先生,我已经明白您的意思。余下的事情,我会交给法务部的同事处理。”

  他冷淡而客气地说:“谢谢。”

  “不客气,应该走的流程。”

  从费峻玮家中出来,一直到了车上,她才发现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并不是恨,只是觉得怕。

  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他完全就像一个陌生人,疏离而遥远,冷淡而无情。

  从前,她真是高估了自己。

  她一错再错,到了如今,才自取其辱。

  这一趟真不应该来。在他明确表达了他的态度之后,她的最后一次努力,真是自取其辱。

  她开着车子驶在路上,路灯都是一团团模糊的光晕,眼前一

  片朦胧,一切都仿佛是在雨中,扭曲扩散。她举手拭了拭眼睛,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在哭。

  真是没有出息啊,遇上这样的事情还会哭。她原本以为,自己早就已经刀枪不入。却原来在失去他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远远没有想象中的坚强。她根本就承受不起,他只用了一个决绝的姿态,就令她粉身碎骨。

  对面车道上的车亮着大灯,隔着模糊的泪光,仍旧眩目得

  令眼前一片空白。她的大脑之中也是一片空白,如果她不曾一错再错,如果不曾有错误的开始,他会不会就不会选择离开公司?

  凄厉的鸣笛声中,大灯再次眩目,她才发现自己闯入了对面的车道,她能地打过方向盘。可是右侧有车,车速极快,擦她的后视镜过去去,她的车方向别了一下,后面一辆车避让不及,撞在了她的车尾上。

  巨大的惯性让她的车直冲出去,打横斜侧了大半圈,车头横过来,却再次被另一部车撞上。

  安全气囊“嘭”地弹出,撞得她胸口剧痛。车子终于停下来横在路中央,她却被卡在座位与方向盘之间,动弹不得。

  周围的车纷纷避让,她昏昏沉沉,只觉得腿上剧痛,还有,四周的车全在鸣笛。

  终于有人拉开车门,煞白着脸,连声音都变了调子:“文昕!”

  她觉得像梦境, 因为这个人是费峻玮。他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他也不该出现在这里,所以她觉得自己是在做噩梦,梦醒来就好了。他不曾那样决绝地离去,而自己也不会被卡在车里,动弹不得。

  “文昕!”他试图把她从车里弄出来,但一动她的腿就剧痛因为痛,所以流泪;因为痛,所以指甲深深地嵌入了他的手臂。他的胳膊是温的,他的皮肤是软的,他神色焦虑,他试图安抚她:“你哪里痛?能不能动?”

  她不觉得他是真的,只觉得自己在梦里,所以喃喃地说:“别站在这里,会有人看到。”

  “你的腿被卡住了。”他终于看清楚车头陷进去卡住她的地方,“能动吗?很痛吗?”

  “别站在这里,会被人拍到。”

  他十分焦虑地拿着手机报警,先打给交警,然后再打给急救车。

  警笛的声音由远及近,她抓着他的胳膊:“走!”

  “不,我不走。”

  “你是公众人物。”

  “我不走。”

  “警察会认出你,过路的任何一辆车上都可能有人认出你。”

  “我不走。”

  “出来新闻很难向公众解释,娱记一定会添油加醋,你快走!”

  “我不走!”他的脸色苍白,声音却很大,“我不续约,你马上就不再是我的经纪人了,你不用管这么多!”

  她疲倦地合上双眼。

  原来并不是梦,他不续约,而且与律师一同在家中等她。

  这一切都不是她的臆想,更不是她的乱梦而是真的发生过。

  她还不如被车撞死了好。

  警车上有撬棍,他们将车头陷进去的部分撬开,将她救出来。

  她的腿已经毫无知觉。

  急救车在一旁等着,她马上被送去医院。

  她觉得呼吸困难,医生把氧气面罩罩在她的口鼻上。车顶有一盏灯,白色的光十分眩目,就像刚刚对面车道上的大灯。她闭上眼睛,然后又吃力地睁开,寻找着某个人。

  他果然在车里’她想把氧气面罩摘下来,医生阻止了她。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打了一个手势。

  是叫他离开。

  他固执地摇了摇头。

  她昏昏沉沉地睡着两秒,医生立刻将她弄醒:“不要睡,保持清醒!”

  她坚持要 话,医生只得帮她举起面罩,她说:“走……”

  刚刚他在路边站了那么久,一直等着交警将她救出来。他是所有人都认识的费峻玮,如果他出现在医院,会有更多人认出他,会有更加难以解释的新闻被炒出来。

  他不做声。

  她说:“求你……最后一次……求你……”眼泪顺着眼角散出去,流进头发里,温润的,潮湿的,是自己的眼泪,所以不让任何人看见,也好。

  即使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她仍旧希望,他不要有任何负面新闻的危险,她仍旧希望,即使已经结束,那段过去也永远是他与她之间的唯一秘密。

  她终于看到他点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