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星光璀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七


  她感到强烈的不安,于是将他从栏杆边拉开:“不许胡说八道!你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所以情绪低落。”

  他看着她,笑了笑:“你放心吧,我才不会像哥哥那样,纵身一跃。”

  “再说我打你了啊!”她又急又怒,“大清早的不准胡说八道。戏都拍完了,下个月才拍广告,宣传期一结束你就可以度假。我跟公司说,放你大假,你出去玩,好好放松放松。”

  他眉毛挑起来,看了她十秒钟,突然放声大笑,坐在了躺椅上,说:“原来你还是很担心我,我要不试一试,真怕你连我的死活都不管了。”他从躺椅下拿出一个托盘,里面有一个三明治,还有一杯咖啡,他说, “来,早餐分你一半!”

  文昕又气又急,狠狠踹了他一脚:“混蛋!”

  踢得他像小狗一样呜呜叫:“你不能轻点吗?你是女孩子,像你这样子将来怎么嫁得出去?”

  “我就是当-辈子老姑婆都不要你管!”她看他开心得大口大口吃三明治,更觉得怒火中烧,伸手就掐过去,“你吓我!叫你吓我!”

  他被她陷得直咳嗽:“谋杀!我要打给老板……咳咳……你再这样欺负我……咳咳……我就不续约了……有你这样的经纪人吗?”

  “拿续约来吓唬谁?”文昕冷笑,“合约明文规定,同等件下我们有优先权,敢不续约你要赔天文数字的违约金!像你这样大手大脚,挣一个花一个,哪里有钱赔违约金!”

  他喝了口咖啡,仍旧随口胡说八道:“那我就找个超级女富豪结婚!”

  “人家会签婚前协议!”

  他想了想:“卖身都不行,只好卖血喽……”

  “说真的,合同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文昕说,“如果有条件,我可以去跟老板谈。”

  “前两天老板跟我谈过,我觉得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问题。我跟他说,我是公司捧起来的,做人要知道感恩,何况公司对我一直不薄,大家合作愉快,希望未来仍旧如此。”

  文昕说:“就觉得你点好,不贪心,又重感情。”

  他却叹了口气:“那是因为我一早就明白,有很多东西,都是钱买不到的。”

  吃完早餐文昕陪他下楼,大家整装齐备,直奔机场。今天的航程最远.在飞机上要待足足四个小时。

  飞机进入平飞状态后,导演站在走道里活动筋骨,说:“天天飞,天天飞,一把老骨头都坐僵了。”

  方定奇最有本事,她可以在飞机上练瑜伽。

  她是舞蹈演员出身,肢剃柔韧度非常好,姿态轻盈大方。她就在过道里教给江导一个瑜伽动作,说是对颈椎非常好。

  文昕颈惟也不好,就兴致勃勃跟着一起学。

  做完瑜伽果然觉得舒服很多,喝了果汁坐下来休息,文昕跟方定奇聊天:“苏西还好吗?”

  “她非常忙,所以这次没有跟我一起出来。”方定奇只带了宣传和助理,还有一个专用的化妆师。

  文昕向方定奇请教护肤心得,两个女人窃窃私语,江导在旁边直摇头:“女人……”

  漫长航程总得找点事情做,汪海一直乐呵呵的,文昕怕他简直都要忍不住在飞机上翻筋斗了。

  幸好江导的助手带了一副扑克牌,拉着他玩牌,汪海一直赢,越发觉得开心,旁人才没有起疑。

  费峻玮显然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上了飞机后一直睡到快要降落,文昕才去摇醒他:“要下飞机了。”

  飞机降落的时候,文昕还听见一个剧组工作人员大声说:“咱们这个团队最开心了。”

  她也认为是。

  她也以为一直会是。

  落地打开手机,有十几个呼叫未接,全部都是公司打来的。一开机几乎就被打爆,全是记者:“汪海对私生女事件有什么要说的?”

  “听说闵可之前从事的职业并不光彩,他们正是结婚了吗?”

  “余小姐,我们可不可以访问汪海本人?”

  中间夹杂着公司同事十分焦急的留言:“文昕,你落地了没有?出事了,网上有人爆出来汪海有私生女,昨天刚刚生的。”

  十面埋伏,四面楚歌,就这样措手不及地发生了。

  机场有大批记者接机,远远已经可以看到一片白花花的闪光灯。文昕急中生智,对导演耳语两句,导演点点头,她拉着汪海转身就走。

  大队人马都从VIP通道出去,记者们一涌而上,再加上前来接机的粉丝,现场十分混乱。

  她跟汪海走机场的工作人员远道,迅速地到了停车。大队人马还没有出来。一上车她便用三言两语简单将事情告诉汪海,他茫然地看着她,问:“我该怎么办?”

  他的表情几乎让她觉得不忍心,她安慰他:“办,是我们。我会在你身边,你先别着急。我跟导演说了,我们先到酒店,所有记者现在全在机场,导演会替我们拖住他们。”

  “可是马上有发布会……”

  汪海全身发抖,其实文昕也觉得心里没底,但只能极力地安抚他:“如果你不想去发布会,我们马上订机票回去,好不好?”

  汪海没有说话,只是将头抵在椅背上,将脸埋在胳膊里。文昕打电话给同事,追问事发经过,才知道原来早就有记者盯在汪海的老家。昨天半夜可可进了医院,汪海的父母去照顾她,马上就被拍到。然后记者想办法混进医院,又拍到了孩子的照片。

  明显是处心积虑,连可可从前的职业也都被调查得一清二楚。今天一早新闻就上了网,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

  车到了酒店外,文昕也清楚了来龙去脉。到前台拿到房卡,就带着汪海上楼。

  他似小孩子一般手足无措,只得跟在她身后。

  她将他的房间安置妥当,然后把事情经过讲给他听。

  她说:“这明显是蓄谋已久,不然这么短的时间里,根本不可能查到可可的身世。”

  汪海茫然地看着她:“我想回家。”

  “现在不能回去,大批记者肯定会追着你回去,到时候更麻烦。”文昕当机立断,“你出国度假好不好?过半个月再回来。”

  任何轰轰烈烈的娱乐头条,最后亦只得一周的时效。避风头或许是一种消极的办法,但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文昕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汪海摇头:“把她们母女留给媒体去乱写?我不会这样做。”

  文昕说:“公司替你发个申明好不好?你们并没有结婚,孩子的事情,只要你不承认,记者并没有确实的证据。”

  汪海却异样地坚定起来:“不,我不想发这种申明。”

  文昕焦虑地在屋子里踱过来踱过去,她的手机响起来。记者打来得太多,她已经设定为过滤陌生来电,拿起来一看,竟然是费峻玮。她担心他那边又出状况,连忙问:“怎么了?”

  “大批记者跟着我们,会到酒店来,你们要不要换个地方住?”

  “不,我叮嘱过前台,而且我们换到了商务楼,记者应该找不到。”

  剧组住在他们对面的迎宾楼,文昕掀起窗帘,看到乱轰轰的人群被保安和门童拦在了酒店外,剧组的车迅速地驶进雨廊下。

  “我想回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