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星光璀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六


  “什么?”他一脸错愕,完全不记得了,“我说过?”

  “是啊,当时我在给你当助理,在横店赶戏。有天晚上收工很晚,你一边卸妆一边嚷嚷肚子饿,我用电水壶煮了泡面给你吃,当时我问你:‘为什么要当演员?真的好辛苦’。你说:‘因为喜欢啊,喜欢拍戏,喜欢不停演绎不同的人生,所以一点也不觉得苦’。你说话时候的样子我还记得,两眼炯炯,就像孩子提到了最心爱的玩具,或者花花公子提到了最漂亮的女朋友。”

  汪海终于被她逗得笑起来:“花花公子……我什么时候成花花公子了?”

  “哎呀,那个时候你好麻烦,跟蒋瑜拍拖,每天都煲电话粥,可是又跟张采心暧昧,在片场眉来眼去,剧组还有一个女演员叫什么……刘珈珈!你又爱逗她玩,不是花花公子是什么?我一接到蒋瑜的电话就紧张,怕说错话,怕她查岗,怕她问东问西我答不上来……”

  “太夸张了!哪儿有这样的事!”

  “怎么没有啊!”文昕掷地有声地说,“可见那时你有多花心,自己都忘了。”

  汪海努力思索: “我曾经跟蒋瑜拍拖是真的……可是刘珈珈……我真不记得有这个人了……”

  “可见你们男人靠不住,半夜扪心自问的时候,都想不起别人的名字。幸好你收山了,从此不可为祸江湖……”文昕走过去倒了一杯水,将感冒药递给他,“来,吃过药好好睡一觉,等醒过来,重新做人。”

  汪海吞下药丸,喝了一口水,认真地说:“文昕,谢谢你。”

  “别这样见外,我回去睡了,你也早点睡。”

  “晚安!”

  “晚安。”

  她悄悄打开门,走廊里空无一人,她打了个哈欠,沿着走廊往前走。她的房间在走廊尽头,走到一半,一扇门突然打开。

  她吓了一跳,等看清楚是费峻玮,才拍了拍胸口:“大半夜的,你怎么还没有睡?”

  “那你呢,夜游神?”

  她敏锐地问:“你喝酒了?”

  “一点点。”

  整层楼都被剧组包下,她不能在走廊里跟他吵架,只得将他推进房间,然后回手带上门:“深更半夜,你喝什么酒?你酒精过敏难道不知道吗?”

  “深更半夜,你到汪海房间去做什么?”

  她一时赌气:“你管不着!”

  他将她狠狠推到墙上,按住她,她后脑勺撞得很痛,他把她咬得也很痛。他完全不是在吻,而是在撕扯什么似的,文昕拼命挣扎:“放开我!”

  他并没有放开她,反倒将她抱得更紧,喃喃地说: “不要离开我。”

  她有些无力,他的怀抱太温暖,陌生而熟悉,总令她不知不觉沉溺,她虚弱地抗议:“你说过你不会再误解。”

  “文昕,我爱你。”

  他将滚烫的嘴唇烙在她的额头上,她怔了一下。他俯身重新吻她。这一次他吻得温柔而缠绵,几乎带着某种致命的诱惑似的:“我很想你……”

  她也非常非常地想他。

  虽然每天都会见面,虽然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虽然他从来不曾离开她的视线,可是她知道,自己与他中间隔着千山万水,而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

  可是这是不应该的,他们虽然不曾正式开始,却早就已经结束。她按住他的手:“我得走了。”

  “文昕,你真的很残忍。”他的眼圈都红了,是隐忍的愤怒,“我知道你并不爱我,可是你为什么总要出现在我眼前?”

  她心里一颤,连嗓子都仿佛在隐隐作痛:“吧是想我换一份工作吗?”

  他凝视了她几秒钟,说:“你走吧。”

  “小费……”

  “走!”

  他从来不曾这样粗鲁,拉开门就将她推出去,然后“砰”一声摔上门。

  她怕惊动其他人,只得飞快地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之后,心还在怦怦跳。从猫眼往外看,走廊仍旧静悄悄的,所有睡着了吧?

  第二天她起得早,酒店有自助早餐,所以她下楼用餐,刚刚呷了一口牛奶,就看到汪海神采飞扬地走进来。他坐到她身边,悄悄告诉她:“生了个女儿,我妈妈发了照片到我手机上,真可爱!”

  “恭喜恭喜!”她也跟着眉开眼笑,低声问,“像你多还是像可可多?”

  “都像!”他把照片调出来给她看,小小的婴儿,连眼睛都还没有睁开,粉嫩嫩的一张脸,乌黑柔软的头发像缎子一样贴在额头上。

  文昕也觉得开心,却警告他:“你可不能丢手机!”

  “放心吧!”

  因为这件开心事,文昕胃口大开,跟汪海边吃边聊,等到导演下楼,他们差不多已经吃完了。文昕跟导演打了个招呼,然后上去看费峻玮,担心他睡过头了,误了飞机。

  敲门敲了半晌无入应,文昕着了急,连忙拿出手机打给他。幸好手机他还是接了,文昕连忙问:“你在哪里?”

  “天台。”

  她怔了一怔,赶到天台上去。天台上原是酒店的无边泳池。这个季节风很大,根本没有人上来,只有费峻玮独自站在那里,趴在栏杆上抽烟。他手肘撑在大理石的栏杆上,目光漠然地俯瞰着这座城市。虽然他在这繁华巅峰之上,却仿佛有玻璃罩子罩着他,让他显得更加孤独。

  文昕将他的烟拿走,放柔了声音问:“一个人站在这里做什么?”

  风很大,将她的头发都吹乱了,远处泳池边躺椅上方的遮阳伞,也被风吹得“扑扑”直响。

  他并没有答话,文昕又说:“下楼吃早餐吧,过会儿该去机场了。”

  “不想吃。”

  “不吃早餐对胃不好,也容易得胆结石。要不叫送餐到房间?”

  他并没有答话,却问她:“文昕,自由是什么?”

  她语气温柔地答:“再多的自由,也知道相对的。”

  “可是你看那只鹰。”他指了指远方盘旋的黑点,“城市上空的鹰,很奇怪是不是?我在想,从它的眼里看这一切,这个世界是不是光怪陆离?”

  她看了看手表,告诉他:“再不下去,我们该迟到了。”

  “文昕,我在想,来世会是什么样子?”

  “胡说!”她大声训斥他,“想什么来世?把这辈子过好就行了。”

  “来世我想做-只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