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星光璀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他们鬼鬼祟祟地爬树,文昕自从年满十六岁,就再没做过这样的事了,倒是一鼓作气,很快就爬到了高高的树杈上。梁江小声告诉她:“慢一点,翻到围墙上。”

  他的动作很轻巧,一下子就落到了墙上,然后伸出手扶她。文昕手足并用地爬过去,坐在围墙上只觉得自己的心还在怦怦跳。

  他熟门熟路地告诉她:“转角有个监控器,咱们要避开它,所以不能直接往下跳,我们从那棵树上爬下去。”

  等从树上爬下去,文昕才发现原来树底下就是一间值班室,有人在里面看电视,灯光映出窗外,照得地下一片雪白。

  梁江示意她蹲下来,从窗台下慢慢挪过去。

  一闯进黑暗里,她就抓着他:“到底进来干什么?这是什么地方?”

  “别担心,跟着我走。”

  他显然对环境特别熟悉,带着她东绕西绕,没一会儿就绕到了楼房后面。文昕突然闻到扑鼻的香气,在黑夜中无声无息地袭来,就像把整个人突然浸在了香水里。可是香水没有这样天然而纯粹的味道,香得令人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来。就在这个时候,她鼻子发痒,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迅速地做了一个动作,“咔嚓嚓”一声轻响,然后就对她说: “快走!”

  她还在莫名其妙,已经被他拉起来飞奔。

  他们从另一角的树上爬出去,飞快地跳下围墙。他拉着她一路狂奔,直冲上了车子,然后发动汽车,迅速地掉头离开。

  一直到上了主干道,她的心还在怦怦狂跳,也不知道是因为刚才那一阵发足狂奔,还是因为第一次偷东西。

  “来,送给你,今天晚上的战利品。”

  他将一枝梅花擎到她面前,说:“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才有梅花便不同。车窗外那些一掠而过的熟悉街景与灯光,衬得车窗内这枝花如同从幻梦中被擎出来,美得不可思议。梅花开得正好,斜枝横欹,深色的花蕾,粉色的花瓣,娇嫩得似乎呵一口气都会融化似的。车子里满是梅花的寒香,她拿着这枝花,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的母校,小时候经常跳墙进去偷花,今天又去干了一次这老营生,宝刀未老啊!”

  她笑盈盈地拿着那枝花,左看右看,然后就开始不停地打喷嚏。

  “你花粉过敏?”

  “是啊。”她只好把那枝梅花搁得远远的,放到后座上,然后自己拿纸巾塞住鼻子,“不过我真的很喜欢……”

  “不好意思,上次送给你栀子花……”

  “没关系,我很喜欢,同事们也很喜欢……”

  “下次送你经过处理的花。”

  她不做声,因为想起小费曾经为她买过一束蓝莲花,那是经过处理,不会令她过敏的花。

  她仍旧无时无刻不想起与他曾有过的点滴时光,一度他们曾经很接近,可是咫尺终究是天涯。

  他将她送回家,温柔地吻在她脸颊,叮嘱她:“早点睡。”

  “晚安。”

  “晚安。”

  她站在那里目送他离去,他从车窗里伸出手,握 着手机摇一摇,示意她上楼后发短信给他,于是她点点头。

  梅花仍旧放在他的车后座,被他带走了,可是整个梦里,似乎都是梅花的香气。因为过敏的缘故,文昕很少特意去看梅花,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这种花可以香得如此清雅,如此寒淡。

  上班忙到累死,中午吃饭的时候收到一枝梅花,卡片上写:“送到花店处理过了,战利品应该归你。”

  她将梅花插在案头,一个仿官窑的瓷瓶,原来被搁在外头,不知道是哪个剧组的道具,当时被他们全回来当纪念品,现在插上梅花,相得益彰。每个到她办公室来的人都忍不住赞一声:“呵,好美的花,真香!”

  其实她桌子上乱七八糟,不过放上这样一瓶花,似乎连心情都好很多。她用手机拍了一张,发到微博上去,顺便浏览所有关注者的更新。

  费峻玮很少更新,因为他太忙,隔上几天才有一条半条。

  汪海的更新也不多,偶尔有也是转发别人发的笑话。

  因为微博出过事,所以文听看得特别勤,现在媒体记者都蹲微博。唱歌的天后说:“现在我们都是自己当狗仔队,自爆。”

  不过这种形式不错,跟粉丝会更有亲近感,互动性也好。

  看完微博,再去官方论坛,然后是几大人气论坛的娱乐版,轰轰烈烈的还是符云乐的离婚事件。这圈子就是这样,永远有新文代替旧闻,所有的新闻时效性也不过一周,再轰动的事情,时间久了,自然会渐渐平复。就像现在现在,已不再有人提到小费的直升机事件了。

  而符云乐离婚事件,也会随着时间,渐渐被人遗忘,会有新的话题来取代它。

  开会的时候她说:“我们也不是不可以做话题,毕竟保持一定的曝光率,是必要的宣传手段之一,但一定得是正面新闻。时川会做什么,我们猜不到,不过想必他不会善罢甘休,我们有一场恶战要打。而且电影杀青,后期做完,马上会是宣传期。江导的片子都是随拍随映,他不会等档期,这是一个机会,既有利于我们做正面的新闻,也有利于别有用心的人借机生事。他们可能做的负面新闻我们都要想到,防患于未然。”

  Vickie补充说:“公众一般最反感的事情是特权、婚外情以及权色交易。”

  “直升机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是过去式,即使对方穷追猛打,也不会重新激起公众太大的反感。符云乐跟小费的关系一直不错,所以我们要提防对方拿这个来做文章,比如出现小费是符云乐与黎剑生离婚的第三者,如果出现这种论调,一定得立刻灭掉。”

  “粉丝都知道他们是好朋友,对方操作绯闻的可能性并不大。而且姐弟恋,岁数差这么多,公众不太会觉得有可信度。”

  Vickie异想天开: “必要时可以将厉小姐拿出来当一下挡箭牌,如果老板不反对的话。因为媒体都异口同声地说,那是小费的正牌女友。”

  文昕说:“能不牵涉圈外人,还是尽量不要牵涉圈外人,何况小费对这种事情很敏感。”

  Vickie问: “汪海有部片子下个月在横店开机,这是他三年来第一次演男一号,你要不要过去?”

  “好,我会过去。”

  “有个问题,开机仪式的时间跟小费的广告撞期了,你不陪他去日本?”

  文昕头也没抬:“你跟他去日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