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星光璀璨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符云乐离婚这件事,是不是你告诉记者的?”

  文昕沉默了片刻,才问:“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因为最近我的负面新闻很多,这个时候爆出这种新闻,唯一可能就是你为了将负面新闻压下去,所以透露给记者。”

  “你觉得我会这样做?”

  “因为Marilyn教过你,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他终于抬起眼睛来看她,“符云乐离婚的消息,其实我年前就知道了,可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因为她是我朋友。我出道时跟她搭第一场戏,她教会我许多事情,也帮过我很多事情,包括怎么样在这个圈子里生存,我不会做忘恩负义的事情,也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人去做。”

  “你指责我忘恩负义?”文昕不怒反笑,“是。Marilyn教过我,进攻时最好的防守。可是Marilyn也教过我,任何事情都有下限,违背自己下限的事情不能去做,也不要去做,否则会后悔终生,费峻玮,我没有你想象的那样不择手段,哪怕是为了工作,或者是为了……维护你的利益。”

  “文昕,你知道吗?你变了。你现在像个小刺猬一样,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你以为你一直没有变吗?这几年你从里到外,已经完全是另一个人。你从默默无名到大红大紫,现在你一举一动都是头条,你脸上姐姐都有人追拍,;ian我这个经纪人跟你吃饭都得精心地挑选地方,你以为我认识你吗?”

  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他才轻声说:“我很难得私下里见到你,我们不要再说这种互相伤害的话了,好不好?”

  不知道为什么,文昕觉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虽然他没有提到,但她也知道,他是在心里怀念那个在横店的余文昕。而她又何尝不怀念,怀念当初那个白衣翩翩的少年。笑起来有酒窝,喝啤酒会醉,在现场记不住台词会急得团团转,被导演骂完就脸红,还有,喜欢吃羊肉串。

  所有回不去的良辰美景,都是举世无双的好时光,她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这句话,彼时不以为然,现在想想,几乎令人心碎。

  命运是一条颠沛流离的河,而他们跌跌撞撞,都磨平了棱角,成为河里一颗滑不溜手的鹅卵石,只有彼此知道,知道对方曾经有多那样鲜衣怒马的好年华。

  而亦只有彼此知道,他们曾经互相拥有过。

  “你是不是在跟别人谈恋爱?”

  这个问题她无法回答,只得缄默。

  “其实我知道,我三五年内是没办法谈恋爱的。只可以有绯闻,不可以有恋情,事业不允许。所以我也没资格叫你等,即使是三五年后的承诺,我也给不起。你知道吗?昨天半夜符云乐打电话给我,嚎啕大哭,我却没有任何办法安慰她。她和黎剑生是真心相爱,两个人结婚的时候,她跟我说过,她一定要跟这男人白头到老。可是黎剑生受不了了,没完没了的绯闻,没完没了的分别,一年到头在外头拍戏,她说,黎剑生数过,一年之内,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一共只有四十二天。他说他受不了了,没有安全感,不平衡的婚姻,最后必然是崩溃。现在新闻一出来,所有人都在骂符云乐嫌贫爱富,说她红了就不要黎剑生了,可是明明是黎剑生提出的离婚……”

  文昕勉强安慰他:“公众的舆论,我们很难去控制……”

  “是啊,我们是公众人物,所有一切都是公众给的。公众爱你的时候,万千宠爱在一身;公众不爱你的时候,一人一口唾沫,足以淹死你。阮玲玉说,人言可畏……”

  “小费。”她握住他的手,轻轻摇了摇,“不讲道理的人毕竟是少数,你别想地这样悲观,符云乐的事情,她的经纪人会替她处理得很OK,你不要着急。而且她是一个特例,她是女演员,跟你的情形完全不一样,再说现在很多男演员拍拖、结婚,也并没有影响到事业……”

  “你会离开我吗?”他注视着她,“你没有回我那条短信,所以,总有一天,你会离开我,对不对?”

  “如果缘分足够,我会一直做你的经纪人。”

  “可是你会嫁给别人。”

  她无法否认,又无法做出任何解释。

  “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对不对?”他喃喃地问,“我曾经问过你,如果我不是费峻玮,你会不会爱我……可是你从来没有爱过我……”

  “爱你太奢侈,我要不起。”她哑着嗓子说,“也许是从前一些事,让你产生了误解……”

  他突然站起来,袖子带倒茶壶,在地上摔得粉碎。他怔了一怔,看着那碎了一地的瓷片,还有淋漓的茶水。她怔怔地看着他。过了片刻,他才说:“我以后不会误解了。”然后拿起大衣帽子,头也没回,径直走了出去。

  他关门的声音很轻微,却令她不由得微微一震,像是从梦中醒过来,可是梦境也不会这样恍惚而不真实。包厢里安安静静,只有她独自坐着,面对一大桌子菜。他的筷子还搁在碗上,仿佛他仍旧坐在她对面,可是她确切地知道,她终于是失去了他。

  虽然不曾真正拥有过,可是失去仍旧是一种锥心刺骨的疼痛。

  手机搁在桌上,因为调到震动,所以屏幕一直在闪烁。

  是梁江的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她根本不想接这个电话。

  少年时代看金庸的小说,里面有个故事的细节她早忘记了,唯有一句话令她印象深刻。那个女主角说:“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偏偏我却不喜欢。”

  那时候不理解,觉得江南的隽秀令人爱恋,而大漠之中有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又有什么可惜?这世上好多人好多事,如果他不爱我,换个对象再爱就是了。

  原来爱情从来不允许随心所欲,爱一个人就是爱一个人,没有办法停止,也没有办法欺骗。

  如果你骗他,你会心如刀割。

  她终究还是接了电话,怕自己再傻坐下去会做出傻事,或者说出傻话来。

  梁江问她:“吃了晚饭没有?”

  她“嗯”了一声,他说:“我刚才办公室出来,如果你还没吃,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我想吃川菜。”

  “你怎么在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