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星光璀璨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余爸爸连连点头,说:“有心,处处都有好风景。”

  余爸爸走开后,文昕才说:“你真会哄我爸爸高兴。”

  “哄你高兴太难了,所以我只好走亲人路线,先哄你爸妈高兴了。”

  文昕怔了一下,由衷地说:“谢谢,不过我爸爸和妈妈真的很喜欢你。”

  “伯父伯母那是因为疼你,看在你的面子上,所以才对我好。”梁江说,“这个分寸我还是知道的,爱屋及乌,其实我是房子上的那只乌鸦。”

  “有你这么帅的乌鸦吗?”

  “是啊,有我这么帅的乌鸦吗?房子啊房子,你要再不爱乌鸦,帅乌鸦可要搬到别处去了。”

  说说笑笑,已经听到门厅里一片喧哗声,有人大声问:“文昕的男朋友在哪里?快快让我们看看!”

  文昕与梁江面面相觑。

  涌进来一大群客人,全是农庄周围的邻居,有大人有孩子,十分热闹。余妈妈出来招呼,文昕连忙去倒茶,连梁江都被指使着去拿果盘瓜子。

  一堆人在客厅里支了四五张桌子打麻将,一边打牌,一边还不忘盘问梁江。从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一直问到他在北京的房子在哪里,文昕只怕梁江生气,幸好他太极功夫了得,一直笑着跟人说话,不愿意答的问题全都绕得滴水不漏。文昕大感欣慰,跟梁江悄声道:“要是我带的艺人都像你这样就好了,应付记者一定没问题。”

  “我是律师,就是靠一张嘴吃饭的,这是专业素质。”他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要不我办个培训班,给你们公司的艺人讲一讲怎么样答记者问?”

  “其实大家也是出于关心,因为这里住的邻居都是十几二十年的老邻居,看着我长大的,所以难免来家里关心关心,凑凑热闹。”

  “我明白。”

  中午有三十多人在这里吃饭,余爸爸下厨,文昕帮他切菜,而梁江自告奋勇,选了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洗菜。虽然是这样,几大盆菜洗完,他的手也冻僵了。文昕心细,上楼拿了个暖手袋下来给他:“行了,你去看会儿电视,休息一下吧。”

  “我从来没洗过这么多菜。”他看着堆成一盆的胡萝卜,还觉得余勇可嘉似的,“怎么样,洗得还不错吧?”

  文昕笑着没说话。

  “把手捂一捂,不然要生冻疮。”余爸爸飞快地切着胡萝卜丝,头也没抬地叮嘱他。

  中午吃饭的时候就更热闹了,支起三张桌子,小孩子们跑来跑去,大人们频频举杯。这里喝酒的规矩特别复杂,即使能说会道如同梁江, 在四面楚歌的情形下,亦被灌得酩酊大醉。客人一走梁江就倒在沙发上,睡到黄昏时分才醒。

  余妈妈笑眯眯地递给他一杯蜂蜜水:“小梁啊,你别见怪,本地的风俗,毛脚女婿上门,是一定要让他喝醉的,不然就是不满意这个女婿。他们啊,是太喜欢你,才把你给灌成这样。”

  梁江有点不好意思似的,喝了那杯蜂蜜水,就说:“我上楼去洗个澡。”

  “好,好,洗完澡人会舒服点,过会儿下来吃饭。文昕,你也上去,浴室里地砖滑,他喝了酒,别让他摔着。”

  文昕看他醉得那么厉害,也真怕他摔着,所以跟着上了楼。他在浴室里冲澡,她就在外面玩手机游戏。水声“哗哗”响,他大约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所以隔着门跟她说话。

  “今天中午喝的是什么酒?太厉害了,我喝了两杯就不行了。”

  “是我们邻居自己酿的苞米酒,他们家开糟坊的,就是酒厂,自己酿的酒,决无掺假,度数也纯。我们经常用这个酒锅,吃刷羊肉。”

  “我的天!我说怎么跟酒精似的,喝得喉咙里都火辣辣的,太厉害了。”

  “你要是有兴趣,几时我带你去参观他们家的糟坊,你还没见过酒是怎么样酿出来的吧?”

  “中国的没见过,外国的见过。我去法国的时候,看过干邑区的酒庄,见过他们酿葡萄酒。不过中国的白酒,真的没有看过。”

  水声停了,他“哗”一声拉开门出来。文昕猝不及防,只见他裸着上身,腰里围着浴巾,头发还在滴水。

  “洗好了。”

  “呃……”文昕脸都红了,“那我下去了。”

  “等一下!”他还有点 醉意死的,“我有样东西给你看!”

  “你别拉着我啊!”文昕更窘了,“你快去穿衣服吧!待会儿着凉了。”

  “穿了衣服就看不到了!”他一手抓着她,一手就去解浴巾,文昕又急又窘,眼看他解开浴巾,惹不住大叫:“你干吗?!”

  他骄傲得像只小公鸡:“看到没有?腹肌!六块哦!”

  文昕的手本来已经捂在了脸上,他硬把她的手拉下来:“看看嘛!我练了很久才练出来的,健身房的教练都夸过我!”

  文昕从指缝里看,果然是六块腹肌,也幸好他还穿了内裤,不由得松了口气。饶是如此,她仍旧面红耳赤,放下手说:“好了好了,六块腹肌,我看到了,你快去穿衣服,别着凉了。”

  “我可以吻你吗?”他喃喃地问,“你脸红得像番茄,好可爱……”

  “会着凉!”

  他终于还是吻了她,亲密的,细腻的,深入的一个吻,像是糖霜一般,几乎令人融化。这个吻如此深入而缠绵,让她几乎没有思考的余地。幸好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不然她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她小声说:“是我妈!”

  他飞快地放开她,溜进房间穿衣服去了,上楼来的果然是余妈妈,是来叫他们下去吃饭的。

  “小梁呢?”

  “换衣服去了。”文昕还有点心虚似的,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余妈妈笑眯眯地说:“好,等他换完衣服,你跟他一起下来吃饭。”

  “哦。”

  “乖女儿,你领子湿了,也去换件衣服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