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星光璀璨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是啊,我也觉得这规定一点也不低碳。不过我们CEO曾经说过,头等舱如果空着,就更不低碳了。”

  子啊旅程中梁江将她照顾的很好,把他的平板电脑让给她玩游戏,所以时间混得很快,一会儿飞机就开始降落了。

  梁江带了两大箱行李,比她的行李还要多,所以去托运处用小车推出来,简直像小山一样蔚为壮观。文昕终于忍不住问他:“你带这么多行李,是不是真的担心我们那里只有土炕可以睡?”

  “当然啊,所以我连洗发水都带上了。”梁江一本正经地说,“还有拖鞋、睡衣、毯子什么的……我全带了。”

  一出来,文昕却懵了,以为只听见有人大叫一声:“文昕!”声音熟悉而亲切,她吓了一跳,然后才笑起来:“妈,你怎么来了?”

  余爸爸站在旁边笑:“我们来接你。”

  “哪是来接她?”余妈妈白了他一样,又转过脸来对文新笑,“他人呢?”

  梁江早就停下来,放开手推车走过来:“伯父伯母好,我是梁江。”

  余妈妈眉开眼笑:“嗳,好!好!快,车子在外面,文昕,你去推行李。梁江啊,路上辛苦了。”

  梁江还是彬彬有礼地答着话,却仍旧坚持将行李一直推到了停车场,余爸爸帮着他往车上装行李箱。文昕看着崭新的商务车,不由的问:“这车哪儿来的?”

  “鸟枪换炮啦!今年羊肉涨得厉害,我跟你爸爸一合计,把面包车卖了,换了这辆商务车。底盘高,排量大,开进城里来也方便。”

  “我们自己打车回去得了,还来接我们,早上几点就来了?”

  “刚说了不是来接你的,你甭自作多情了。梁江第一次来,我们当然要来接他。现在全是高速公路,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比你们在北京上班还要近。你们上班开车,不也动不动就得一个多小时?”

  余妈妈从车座后掏出一个纸袋:“来,梁江尝尝!咱们家的风干羊肉,一点也不膻,可好吃了,我自己腌的,文昕就爱吃这个。”

  梁江尝了一块,大赞好吃,哄得余妈妈眉开眼笑:“好吃多吃点,回家咱们再吃新鲜的。今天杀一头羊,烤给你们吃。”

  等到了家里,打开行李,文昕才知道原来梁江带的两大箱行李,其实一半全是给她父母的礼物。除了给她父母都买了羊绒围巾、帽子、手套,还给余妈妈买了护肤品、香水,给余爸爸买了高丽参,还要两瓶红酒。另外小半箱的巧克力,是预备过年的时候,给来走亲戚的小孩子们吃的。梁江说:“怕要送给邻居们,所以多买了几盒。”

  余妈妈一边嗔怪他花钱,一边忍不住笑逐颜开。文昕实在忍不住了,说:“你也太周到了。”

  “我爸爸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考上大学哪年,村里还专门包场放电影。大家都以为他毕业以后会留在城里,没想到后来分配的时候,发回原籍。我妈妈是他大学的同班同学,她是上海人,和爸爸一起在北京念大学,相识相恋。他会原籍的时候,妈妈依然跟着他一起来了,她哪怕不留在北京,也完全可以回上海。外公外婆很生气,可是等到我出生后,终于原谅了妈妈。”

  “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无限包容的。”

  “可是爸爸总觉得委屈了妈妈。原谅爸爸妈妈都在镇上的中学教书,那个时候教师的工资不能按时发放,家里的钱永远不够用,后来爸爸就辞职了,去养羊。大家都笑他,说他一个大学生,有事老师,居然去放羊。可是妈妈很支持他,陪着他一起,就搭了一个窝棚,在羊圈旁边睡,因为那个时候总有人来偷羊。我小时候还跟他们住了两年的羊圈,现在我们家的位置,就是当年的窝棚。后来借钱盖房子,钱还没有还清,又借钱办厂……现在日子总算越过越好了,我妈就成天想把我给嫁出去。”

  “伯母这个心愿很容易达成,我现在就向你求婚,可以吗?”

  “不可以!”

  “为什么啊?”

  “我一点也不了解你。”余文昕说,“虽然把你带回来了,不过一半是因为父母的压力,一半是因为你的压力,这种情况你即使向我求婚,我也不可能马上答应你。”

  他一脸很伤心的表情:“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给你压力了吗?”

  “一点点啦。”

  “好吧,那你先了解了解我。”梁江说,“你讲了你父母的故事,我也从我的家庭讲起好了。我父母的故事很平淡,他们原来是同事,后来相恋结婚,生了我哥哥和我,哥哥已经移民了,现在我父母都退休了,住在墨尔本。我哥哥很优秀,从小我就觉得很烦恼,有这样一个哥哥,好像自己拥有被他的光环笼罩着。尤其是后来哥哥回国开公司,事业做到很大,他也很忙,一直希望我去帮他,但是我不愿意,于是大家一直僵持到现在。后来哥哥结婚又离婚,事业很成功,感情却一塌糊涂,父母终于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我身上,希望我娶以为温柔贤惠的太太,在家里相夫教子。不过我可不这么想,结婚是应该娶自己爱的人,而不是说,你或你的家庭有一个什么需要,然后你按照这个需要去找爱人。那样一定不是真爱,生活也一定会很痛苦。”

  文昕是独生女,所有兴味昂然:“有兄弟手足是什么感觉?”

  “很奇怪啊。好比我和哥哥,从小几乎每天都打架,到现在还时不时吵架,可是你知道他在血缘上和你最亲近,真正有问题的时候,他会第一时间保护你、帮助你,而你呢,也会支持他、帮助他。”

  他们一边散步,一边说话,不知不觉,已经绕着农庄走了一圈。天色渐渐黑下来,远处有闪烁的灯光,看得出是一条公路。四面都是旷野,风声呜咽,吹得他的围巾都斜飞起来。文昕帮他系好围巾,说:“这里风可达了,咱们回去吧。”

  “好。”他就势牵住她的手,两个人一起做回去。正好余妈妈拿着手电打算来找他们,看着他们手牵着手回来,更觉得开心:“正打算叫你们呢,要吃晚饭了,快去洗手。”

  全羊宴,余爸爸亲自下厨,烤羊肉、炖炖羊肉,还有一个火锅涮羊肉。梁讲吃得一头汗,文昕也吃撑了:“哎呀,老爸,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灌你爸迷魂汤也没有用。”余爸爸说,“你哪怕字北京买了房子,我和你妈也不会跟你去北京的。”

  “爸,你真的想多了,我知道你不爱去北京,我就是喜欢吃你做的羊肉。”

  “那每年多回来几趟。知道你工作忙,工作忙也不能不回家。”

  文昕心虚地笑:“是,是!”

  一顿饭吃了差不多两个多钟头,饭后又看电视吃水果消食。于妈妈已经将房间收拾好了,文昕的房间在二楼,给梁江安排的房间就在文昕对面。

  “你们在路上折腾了一天,也累了,今天早点睡,明天还有客人要来。”

  梁江紧张地跟文昕咬耳朵:“明天有什么客人?”

  “我也不知道。”文昕确实困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于家用的是太阳能热水龙头。虽然是自家的房子,可是毕竟是好几年前盖的楼房,设计并不合理,浴室特别狭小,后来重新装修的时候又做了干湿分区,放了一个浴缸,里面就余了一点点位置,两个人站在浴室里,连身都转不过来。

  文昕一转身就被梁江抱住了,他的吻凶猛而激烈,她的后脑勺抵在墙上的瓷砖上,冰凉的瓷砖,让她浑浑噩噩。他将她抱得太紧,仿佛硬要将她嵌进自己与墙之间似得,她觉得自己胸膛里的空气都被挤出来了,大脑缺氧,全身发僵。

  没一会儿他就放开她,他的气息还喷在她的鬓旁,他低声问:“怎么了?”

  “没怎么。”她小声说。他以为她是害羞,所以低头又亲吻她,流连地吻着她的嘴角:“嫁给我,好不好?”

  她没有出声。

  他抱怨:“你哪怕说你要考虑考虑,也让我觉得有点安慰啊。”

  在家里睡得格外好,她起床的时候,太阳已经出来老高了。

  梁江陪余爸爸出去跑步回来,正在门口换拖鞋。文昕看着梁江脱下鞋,觉得挺意外:“你还带了跑鞋?”

  “周到嘛!”梁江笑着,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我其实是担心路不好走,所以带了一双跑鞋。没想到伯父有早起跑步的习惯,我起床看到他正要去跑步,就自告奋勇陪他去了。伯父真厉害,三千米,我几乎都跟不上去。”

  沉默寡言的余爸爸这时才笑了笑:“小梁不错,虽然没跑习惯,但一直能跟着我。现在的年轻人,像他这样有体力、有耐性的不多了。”

  梁江说:“其实我在家偶尔也会在跑步机上跑一会儿,但是在这里,早晨出去跑步,空气真好,而且田里的庄稼都已经收割了,有一点霜冻,太阳出来化成露水,很漂亮的景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