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星光璀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他们一起走回酒店去,服务员替他们提灯照着亮,其实隔不远就有路灯,不过只是偶有地方看不见。文昕很少在这样的地方走路,觉得像回到了小时候,镇上的中学都要上早晚自习,冬天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就要去学校,一路披星戴月地走着,常常会有雪花落满肩头。他的围巾还包着她的脸,呼出去大团大团的白汽,凝成细霜,围巾的边缘变得绒绒的,更令她觉得有些恍惚,就像小时候走在小学的路上,新月还没有落,前后隐隐可以看见人家,安静得只听得见自己踏在雪中沙沙的脚步声。

  他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衣口袋里,文昕觉得很温暖。

  一进酒店就完全是另一重世界,灯火阑珊,暖阳如春。那人向他们挥了挥手,就顺着抄手游廊往后走了,估计是住在这里的客人。文昕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了。

  “我送你回去吧。”梁江善解人意,“明天还要上班。”

  到了她家楼下,他才告诉她:“我明天要出差,去香港。”

  “哦。”文昕问,“去很久吗?”

  “大约一周左右。”他轻轻地问,“可以吻别吗?”

  毕竟才见第二次,文昕觉得有点意外,想了想说:“额头。”

  他笑着吻了吻她的额头,说:“快上去吧,冰面上太冷了,不应该带你去,现在你的脸还是冰冷的。”

  “不,很好玩,我很喜欢。”她由衷地说,“已经很久没有人带我去玩过了。”

  自从长大以后,所有人都是以成年人的标准来要求她,很少有人纯粹地带她去玩,尤其是像这样的玩乐,就显得弥足珍贵。

  “你喜欢就好。”他显得很开心,“快上楼去吧,我在这里等你短信。”

  上楼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忘了将围巾还给梁江。她发了条短信给梁江,内容是;“我到家了,今天晚上我很快乐,围巾下次还给你。”

  迟迟没有收到梁江的回复,估计他正在开车。她想起费峻玮晚上的演出这时候也应该结束了,于是给小千打了个电话,问:“演出怎么样?”

  “挺好的。”小千有点怯怯的,大约是怕她责备,“收工后小费说有点事,自己开车走的,叫我和司机都先回来了。”

  “他要是回去了你就给我发条短信,还有,叫他早点睡,免得明天拍戏没精神。”

  “好的,文姐。”小千乖巧地答,“他一回来我就给您发短信。”

  她随手把手机搁在床头柜上,拿了本书,只说翻两页顺便等|秋之儛。手打,转载请注明|短信,结果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醒过来天已经亮了,窗帘忘了拉上,半间屋子都是冬日的晨曦,温暖而清澈。她抓起手机,只有一条梁江的未读短信说晚安,竟然没有小千的。

  她心想难道费峻玮一晚上没回去?他跑到哪里去了?平安夜难道跟朋友泡吧去了?今天还有戏要拍,难道玩得太High了没起床?一急就又打给小千,劈头就问:“小费还没回来?”

  小千支支吾吾,说:“我们已经在片场,马上就开工了。”

  文昕不由得松了口气,问:“昨晚你忘记给我发短信了?”

  “不是……”小千怯怯地说,“小费说……叫我不要发短信给你……”

  大约是回去的太晚,担心告诉了她挨骂。以前他偶尔也有这样的毛病,于是她没太放心上,干着起床去上班。

  一上班就出了事。各大网站铺天盖地,娱乐频道头条全部是“平安夜费峻玮新女友曝光”。各种照片,都是费峻玮搂着厉贝贝,两个人神色很亲昵。有一张费峻玮低头在她耳边说话,乍一看上去,如同热吻一般。

  电话差点没被打爆,Vickie应付得很好,可是新闻里还曝出厉贝贝是老板的妹妹,又是小费的英文教练。

  有人阴阳怪气地在网上说:“怪不得有公司力捧,还能眼江导的新戏,原来是潜规则了老板的妹妹。驸马果然占便宜,有张帅脸就可以吃软饭。”

  还有人唯恐天下不乱:“同在一个娱乐公司旗下,费峻玮在新戏里演男一,汪海只演男三,这就是公主的力量。谁让汪海没本事,没泡上老板的妹妹。”

  说什么的都有,乱糟糟甚是难听。文昕一边安排Vickie发辟谣申明给各大传媒,一边打电话给费峻玮:“你怎么能让人拍到那种照片?”

  “娱记要偷拍我怎么知道?”

  “我不是在怪你。”文昕耐着性子,“平安夜出去玩是很正常的,你跟厉贝贝一起也是很正常的,可是你过马路牵她的手,又被人借位拍到这种暧昧的图,我们解释起来很麻烦。绯闻不是不可以有,但厉贝贝是老板的妹妹,其他人都会联想的很难堪。你跟方定奇传绯闻,谁都不会在乎,谁都会以为是在宣传新戏;你跟厉贝贝闹绯闻,连fans都不会站在你这边,你要我怎么像所有人解释?”

  他大声道:“那就不解释好了!去他妈的!”

  文昕怔了一下,还从来没听过他骂脏话,他已经挂了电话。Vickie走过来给她看辟谣申明,她打起精神来,斟酌修改了个别字句,说:“发出去吧。”

  轩然大波已经形成了,文昕还得去向老板解释。幸好老板一向宽宏大量,反倒安慰她:“贝贝没经验,这事情不能怪小费。”

  文昕再三道歉,说:“这是我们工作不周到,其实事先已经跟娱记打过招呼,他们都知道厉小姐是小费的英文教练。但我们没公开厉小姐的身份,当时也是怕娱记会联想,结果反而适得其反。”

  老板说:“没事,告诉小费,好好拍戏,我让贝贝马上回美国,谣言自然就冷了。”

  结果厉贝贝回美国的时候,费峻玮到机场送她,又被记者拍到,轰轰烈烈再次头条。这次文昕真的气的吐血了,跟费峻玮大吵一架:“你原来是故意的?”

  他冷冷地看着她:“我连到机场送朋友的权利都没有了?”

  “有,你什么权利都有!”文昕只觉得心力交瘁,一周以来的工作统统白做,动用了几乎所有的媒体资源把这事冷却下去,结果他重新燃起一把火。她想到这里就怒不可遏,“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别人的劳动?整组人为了你这绯闻忙得不可开交,结果你还来火上浇油。你是不是真的爱她?真爱她你就向全世界宣布!我给你开记者招待会,现场直播求婚,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又没跟她吻别,你这么着急上火干什么?你们安排绯闻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说个‘不’字,我自己被偷拍到一张照片,你就冲我大吼大叫。我是个人,然后才是艺人,你是我的经纪人,你本来就应该为我处理这些事情。你到底把我当什么?宠物?高兴的时候就哄我一下,不高兴就把我一脚踹开?余文昕,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残忍!”

  文昕呆了呆,只见他胸膛剧烈起伏,显然也是怒到了极点:“我受不了你,你这种工作方式我没办法接受,你去跟老板说,我要求换经纪人!”

  他推开门走出去,将门摔得“砰”一声巨响。文昕愣在那里,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她独自在办公室坐到天黑,Vickie怯怯地来敲门:“文昕,你还不下班?”

  “我过会儿走,你先下班吧。”文昕终于活动了一下发僵的手臂。刚才她就这样一动不动,呆坐了整整几个小时,连手肘都僵了。Vickie小心地问:“你是不是跟小费吵架了?”

  他把门摔得那么大声,想必外面的同事都听见了吧,她苦笑了一下,问:“老板下班了没有?”

  “不知道,我替你打电话给姜小姐。”

  老板的秘书姜小姐说老板还没走,于是文昕上楼去老板的办公室,开门见山告诉他:“小费要求换经纪人,您看派谁过来接手,我好安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