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星光璀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文昕放下电话,按着刺痛的太阳穴,喃喃自语:“当舆论和公众站在你这边的时候,你会拥有全世界……舆论……公众……舆论……公众……舆论……全世界……”

  如果她成功的赢得舆论和公众,那么就是一个崭新的,扭转所有逆势的世界。

  如果失败,她失去的也会是全世界,包括费峻玮。

  助理打电话询问她要不要订机票。

  “订票吧,最早的那一班。”

  “好的。”

  航空公司很快发确认短信到她的手机上,她一边随手打开电视机看新闻,一边给费峻玮打电话:“我们中午12:20的航班。”

  “好。”

  “你吃过早餐没有?”

  “还没有。”

  “小千怎么做事的?”她有点生气,小千是费峻玮的助理,但她并不是生小千的气,而是生他的气,“你是不是又跟她说你不想吃?”

  “没有,是我刚起床,其实她已经替我叫了送餐服务。”费峻玮久久听不到她答话,不由叫了她一声,“文昕?”

  她像是猛然一下子回过神来,仿佛需要确认什么似的,问他:“昨天颁奖庆典的司仪是钱进坤?”

  “对啊。我拒奖走下台,后来不就是他救的场?反应挺快,不愧是做直播访谈节目出身。”他说,“我叫小千上来替我收拾行李,你那边要不要帮忙?”

  “我们中午不走了。”文昕当机立断,“你吃过早餐休息一会儿,等我电话。”

  他并没有问她要做什么,但知道她一定有她的理由。放下电话后他拉开窗帘,美丽的海湾呈现在偌大的玻璃窗前。海面其实是非常浅的蓝色,极目望去,远处泊着一艘极大的油轮,而近处阳光映在海面上,闪着粼粼的金光,有洁白的海鸥无声掠过。虽然天气寒冷,可是室内空调温暖恒定。他抱着双臂立在窗前看海鸥。这城市真美,他来过很多次,有时候是出外景,有时候是商业活动。但这样漂亮的海湾,仿佛永远也看不厌。

  有人在谨慎地敲门:“您好!送餐服务。”

  侍者推着餐车进来,替他打开餐巾,摆好餐具,然后微笑着彬彬有礼地对他说:“费先生,这瓶香槟,是我们酒店总经理陈翰威先生私人送给您的。陈先生还嘱咐我转告您,他个人非常赞赏您昨天在颁奖庆典上的行为,而且希望您以后可以再次入住我们酒店。祝您用餐愉快。”

  这倒是费峻玮没有想到的,道谢之后他随手拿起钱包,取了张钞票作为小费,谁知道侍者坚持不肯要:“费先生,其实我自己也觉得您昨天干得真漂亮!就像您演过的侠客一样,不趁人之危。不计较名利。谢谢您!”

  他退出去带上了门,倒把费峻玮给说得怔在了那里。

  文昕过来看他的时候,他正拿着香槟杯,立在窗前看海。

  她很意外:“你在喝酒?”

  她看他心情不错的样子,于是略微放心:“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我们暂时不走了?”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我,酒从哪里来的?”

  她略微有点意外:“不是你自己买的?”

  他喝过酒人会有点迷糊,因为他的酒量约等于无,此时一双电眼更笑成了桃花,像偷吃了糖的小孩:“不是,是酒店总经理送的。”

  “他为什么要送你香槟?难道是你影迷?”

  “不是。”他得意洋洋地扬起脸,“他觉得我昨天的行为非常帅,所以送我香槟。”

  “行了。”她把他手中的杯子拿走,“吃米酒你都能趴下,还喝香槟。上次周年庆你跟老板喝了两杯香槟,结果差点没醉得一塌糊涂,还记不住教训。”

  他像扭股糖一样缠上来:“文昕……为什么你总对我这么凶?”仿佛是抱怨,其实是撒娇,因为他伸手抱着她,像抱着只小狗般,用自己的下巴在她发顶蹭来蹭去,然后还扳过她的脸,特别无辜、特别希冀地盯着她。她被他盯到心里发毛,一把推开他。

  几年前在横店的那个晚上,他们一块儿吃宵夜,喝了很多啤酒。她没想到他喝啤酒也会醉。其实他喝醉了跟没醉没多少区别,走路很稳,一路上还唱了那么多支歌给她听……

  真快乐啊,那个晚上,特别的无忧无虑。他还是刚刚入行的新人,她刚刚失恋,可是哭过之后,有一种割舍的痛快,那时候到底是年轻……失去怕什么?人生这样漫长,她一定可以遇上更好的男人。

  那个晚上回到宾馆,她的房间比他的近,所以她一边开门一边与他道晚安。他本来已经说了“晚安”,声音喑哑,可是仿佛只是电光火石的刹那,他已经捧起她的脸,深深地吻住了她。

  后来的一切全是混乱不堪的记忆,唯一记得的是在最最无力也是最最欢愉的刹那,他曾经如同叹息般在她耳畔呢喃:“我爱你!”

  他长长的睫毛覆下来,仿佛隐藏着痛楚。她忘了其他,就记得他细密浓长的睫毛,像是整个世界都那样塌覆下来,天翻地覆。

  Marilyn有次曾说,男人在床上所说的话都是扯淡。

  果然,第二天早上醒来,除了尴尬没有别的。酒后乱性,是因为太寂寞了,剧组偶尔会出这样的事。太寂寞,关在外景地一拍三四个月,没有其他任何娱乐,工作压力大,日子又枯燥得发狂,于是男欢女爱,露水姻缘一场。

  她若无其事,当成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早上九点的通告,她准时到了现场,在他醒来之前就走掉了。他当天上午没有通告,也好,避免他醒过来更尴尬。

  下午她在片场见到他,他已经化完妆,坐在那里等着吊威亚,见她也只是淡淡地笑,像其他人一样跟她打招呼:“嗨!”

  她顿时觉得整颗心都放下来了,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复杂得她懒得去分析,也不愿意去分析,只是也不动声色:“嗨!”

  一直到剧组杀青吃散伙饭,他们都没有再在私下里交谈过。

  她想,那样醉后轻狂的一夜,他一定同她一样,巴不得快快忘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