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蛋白质女孩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坏女孩”

  上礼拜张宝在保留男孩时间,我和在舞厅认识的珍妮见面。

  “她怎么样?”张宝问。

  “她请我进她房间,随即关上窗帘。她喜欢做各种实验,和她在一起我需要买保险。”“你喜欢她吗?”“喜欢。但我的理智告诉我喜欢她会有麻烦。”“为什么?”“她感觉上……像一个坏女孩。”是的,你是乖乖牌,她是坏女孩,她让你感到不自在,你怀疑她曾经下海。国中时她们都坐在后排,发育比别的女生要快。刘海的头发有一撮故意染白,改窄的裙子短过膝盖。衬衫的扣子打开,短袖的袖子还卷起来。走路时口香糖嚼得很快,头总是往一边歪。一包长寿放在口袋,小抄夹在内衣裙摆。下课后外校的男孩来载,可能是陪她去诊所堕胎。

  高中后你们分道扬镳,之后你认识的都是乖宝宝。她是校刊的主编,读过原版的资治通鉴。她是合唱团的团长,5岁就会弹萧邦。她们都戴着厚重的眼镜,身材出奇地平。讲话的声音非常好听,称呼每一个人都用“您”。手帕一定每天换新,下车总是记得拉铃。模拟考都是班上第一,从早到晚都不生气。

  你们都考进台大的科系,整天忙着烤肉和迎新。社团参加得十分起劲,动不动就讨论救国救民。毕业后你们都去美国留学,爸妈付钱让你们衣食不缺。回国后都在外商做事,每个人都有英文名字。生活范围局限在台北东区,没有Starbucks就活不下去。喜欢看Discovery,没听过霹雳布袋戏。2000年政府选举,没去投票在家里休息。

  “你们活在一个被保护的世界,”张宝说,“虽然每天上街,其实活得与世隔绝。那些和你们背景不同的人,统统被你贴上标签。他的头发梳得漂亮,一定是同性恋。她很会化妆,一定每天和人上床。她不在乎投资理财,眼光一定很狭窄。她没听过电子商务,真是无知的幸福。因为她们不认同你的价值观,你在她们面前就失去了安全感。于是你自然地排斥她们,把她们列为坏女孩。”“我没有排斥她们,说来奇怪,正因为她是坏女孩,我反而更迷恋她的风采。”“哦?”“因为她不按牌理出牌,因为她的个性随时会引起火灾。她不会等你先打电话,听到你的声音还故意装傻。她不会收了你的花,却丢掉你写的卡。她不会forward一堆笑话,然后质问你为什么不回答。她不会一边谈生涯规划,一边问你她该不该去染发。她不会打电话给你,又频频去接大哥大。她不会坐进计程车,要你帮她记车牌号码。她半夜跑到楼下,说今晚可不可以借睡你的沙发。她进来后先说你家真大,下一句突然说”我今天没有穿bra“。她批评你墙上的画,说看起来像我昨晚吃剩的披萨。她在客厅更衣,你走过时刚好在脱丝袜。她冲完澡走出来,劈头问你我胸部是不是有点塌。她半夜不睡觉,躺着看少女漫画。一早站上跑步机,运动装紧得像蝙蝠侠。你说我晚上请你吃饭,她说我今晚已有好几摊。你还是去找个好女孩,我这种女人太复杂。”“她说得对,你搞不过她。”“正因为如此,我觉得完全解放。她直来直往,情绪写在脸上。我不用费心猜测,每天忙着破解密码。我恢复了动物的本能,重拾幼年的纯真。我不再使用大脑,全身轻飘飘。”“天啊,她是不是给你吃了药?”“我不知道她给我吃的是什么,不过我的心情的确变得很好。”“听着,”张宝把我从椅子上揪起来,“你必须马上和她分开。”“你刚才不是还叫我不要歧视坏女孩?”“你不是真的爱她,只是想逃避乖女孩给你的挫败。或者想满足你的优越感,让她觉得和你在一起是高攀。珍妮是世界奇观,第一眼看到难免流连忘返。但她就像尼加拉瓜大瀑布,远看心旷神怡,跳进去就死无葬身之地。”“但我想认识她,了解她。”“你没有本钱了解她。她追求欲望和本能,你崇尚理智和安稳。她穿豹纹热裤,你穿三件式西服。你想结婚,她要私奔。结婚你想请显贵致词,她想找舞龙舞狮。蜜月旅行你要先上网收集资料,她说到了中正机场再思考。避孕措施你坚持用保险套,她说没关系今天我体温不高。投资理财你想贷款买房子,她说我想要新款的奔驰。计划退休你准备买定时定额的基金,她说我们40岁就跳楼殉情。”此时珍妮跑到我们公司大厅,对着警卫破口大骂。

  “爱她像革命,但你属于中产阶级。”我听着珍妮泼妇的声音,不知该不该起义。

  第九章“分手后的政治”

  上礼拜我爱上了坏女孩,张宝的手机两天没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