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蛋白质女孩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你活该!”张宝说,“你无情无义,发生关系时叫爱你爱你,需要负责时说不急不急。我不像你,我和迈阿密将成为革命情侣,每天在办公室内同居。我们有共同的生活目标,都是要把公司的逾放比率减少。我们有无数的话题可谈,名正言顺报公帐吃烛光晚餐。”“革命情侣的代价是回家后还要谈公事,一天工作24小时。接吻正到高潮,她突然说你要不要检查一下明天的报告。决策时不对事对人,对方有错也不忍心指正。有一天真的为了公事骂开,顺便吵到为什么好久没有做爱。这就是为什么在大公司,夫妻不能在同一部门!”张宝把办公桌上的文件推到地上,发狂大叫:“为什么社会上有这么多规矩?爱情有这么多禁区?不能爱你的同事,不能爱你的老师,不能爱表妹,不能爱David.不能爱如果她比你大,不能爱如果她比你傻。不能爱如果她家世比你好,不能爱如果她长得比你高。不能爱如果她薪水比你多,不能爱如果她没有处女膜。不能爱如果她是你朋友的太太,不能爱如果她曾经堕过胎!”“没有这些规矩,中产阶级的社会如何建立?”“F——中产阶级!”“F——中产阶级?中产阶级是我们这种四肢简单头脑发达的人的唯一出路。你我若活在亚马孙丛林,不到两天就会被拿去喂老鼠。”“但我爱她……”他说得那么绝望,好像躺在临死的病床。我拍拍他,不知该怎么讲。

  第五章“日本浓汤”

  上礼拜张宝尝试办公室恋情,我决定和CSR见面。

  “别做傻事,”张宝劝我,“没了神秘感,她只是另一个女孩。”“我要向你证明我爱上的不是神秘感,而是她的乐观。我厌倦了层层迷雾的女孩。你向她示爱她装蒜,你放弃后她开始缠。热恋时说你是我的老伴,分手时说我以为我们只是玩玩。CSR直截了当、不耍手腕,爱她比较简单,你不必去诠释她每句话的意涵。”“那台湾国语怎么办?”是的,台湾国语,我的旧爱。我没有答案,也不知道何时约她吃决裂晚餐。像所有幼稚的男人一样,一段感情不知如何收场,就去找另一段来补偿。

  我约CSR晚上7点在意大利餐厅。我准时到,一名女侍站在我们预订的桌前排列餐具。她背对我,我大剌剌坐下,命令说:“给我一杯柳橙汁。”“柳橙汁?你点的和我一样!”一听那声音,我惊讶地抬头。

  她转过头:“嗨!你来了……”是CSR.“你还好吗?”她问,“你怎么脸色苍白?”“我……”你,你多久没有一见钟情、哑口无言的经验?上一次是在高二那年,中山女中校庆那天。你倒着走路,背撞到她。你转头开骂,她蹲下去捡讲义夹。她抬起头来对你微笑,笑意延伸到发梢。你眼中亮起光线,第一次感到自己活在这世间。你们擦身而过,她和她的同学回头瞄你一眼。你张大嘴巴,想叫住她却说不出话。她们转入街角,你看到她书包边缘的毛在飘。你站在原地,全身麻痹竟在裤子里尿尿。你记住她的学号,托朋友打听名字。朋友说她姓高,拍过洗面皂广告。你写信给她,邀她出来聊聊。她说我记得你,礼拜六万年冰宫好不好。你穿着新订做的制服,反复摺你的大盘帽。她没有来,失望锐利得像手术刀。

  后来你长大,几次失败的恋情让你变得心狠手辣。花开时该拔就拔,伦理和道德常常请假。拿到MBA,谈恋爱也开始用行销手法。广告夸大,所用的话语都很假。认识当晚你一定送她们回家,三天后打第一次电话。两个礼拜后你开始送花,附上的卡片署名YourLove.她打电话问你在干吗,你说当然是想你啦。挑逗的话你说得自然,靠近她时不会让她害怕。她所有的暗示你立刻都懂,永远知道何时采取下一步行动。

  你是爱情游戏的职业玩家,直到今晚碰到CSR.她在我对面坐下,我激动地说不出话。突然间我回到高二时光,女孩一笑我就全身发麻。

  CSR说:“他们餐具的摆设不对,我忍不住起来纠正。”“餐……”我拿起叉子,一把挥倒桌上的冰水。冰块掉在我的裤裆,我还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的脸庞。她走过来为我擦拭,我跳起来撞翻椅子。

  “我有这么丑吗?”“不!”我大叫,餐厅里其他顾客转过头看我。

  “你是不是缺氧?”她过来拉开我的领带,“我以前在华航学过急救。”我立刻躲开,撞倒邻桌的小孩。小孩开始哭闹,我递给他我们桌上的面包。

  “你到底怎么搞的?”她张大眼,假装害怕,“惨了,你该不会是那种白天上班、晚上专门杀害空姐的色狼?”“我……”“唉,”她坐下,“来都来了,也得吃饱了再遇害。”我竟傻傻地点头。

  我们坐下,她大叫,“七点十分,我饿死了,以后不要约这么晚好不好?”侍者递上菜单,我仍在打颤。

  “我要一客牛排,”牛排?她是台北唯一没在减肥的美女,“三分熟,”她拿起红酒说,“我喜欢血淋淋的感觉。”她用力抖开餐巾,我这才清醒。

  “先生,你呢?”侍者问我。

  “先生!”“我……”我看了CSR一眼,挤出沙哑的声音,“小姐,你——你——你们菜——菜——菜单上这个”日本浓汤“是——是——是不是就是味噌汤?”“先生,我们是意大利餐厅,那是”本日浓汤“,不是”日本浓汤“。”CSR和侍者同时笑了出来,刚才被我吓哭的小孩笑得喷奶。

  我的cool呢?我整套晚餐约会的战略呢?我提早到场、观察女厕方向的仔细呢?我事先给领班小费,要他假装我是重要顾客的心机呢?我在她进来时赞美她鞋子的小聪明呢?我看着侍者名牌,叫她Jenny、不按菜单点菜的优雅呢?我说“我要红酒、我的”太太“要白酒”的把戏呢?我在桌下“不小心”碰到她腿的挑逗呢?我在她起身上厕所时为她拉椅子的敏捷呢?我在付帐时拿出金卡的慢动作呢?我在离开时为她穿上大衣、然后轻搂着她腰走出去的自信呢?我百发百中、完全比赛的纪录呢?

  什么力量,让爱情玩家在意大利餐厅点日本浓汤?

  “love.com”

  上礼拜我和CSR见面,张宝失踪了5天。

  “我去和网路上认识的女子见面。”张宝说。

  “网路上认识的女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