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蛋白质女孩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她竟然是我同事!”我转头把张宝的同事看了一圈,没有人害羞地遮住脸。我虽和这名女子从未谋面,但可以了解她是如何辛苦地经营这份孽缘。你在一家保守的银行做事,穿制服赶打卡每天忙得晚饭都不能吃。你对自己的工作不喜欢也不讨厌,准时上班只是为了那笔固定的钱。早上赶时间你只能在电脑前吃三明治,午觉趴着睡每次起来额头一块红印却不自知。就当你开始注意周日报纸的招聘启事,你的部门从美国调回一名上司。他台湾土生土长却是美国的企管硕士,讲话喜欢夹杂英文鼓励部属叫他Alex.他总是忙进忙出没空注意你,你补妆时用镜子偷偷瞄他的鹰勾鼻。走廊上他大方和你问好,表情诚恳好像他真的在意。你想吃掉他却害羞地把头压低,大好机会你只说得出“听说台风又要来袭”。会议上他故意点名问你的意见,你六神无主夺门跑到洗手间。结算日前一天你们加班到十一点,最后一起离开你等他设保全。他把灯全部关掉你在黑暗中想摸他的脸,他却扫兴地问你临走前要不要小便。电梯中站在一起你的头只到他的肩,却可以感觉他正专注地看你的脸。突然间他说要不要我送你回去,你感激菩萨显灵嘴巴却说不好意思麻烦你。他再问要不要一起去吃消夜,你正要转头抱他却突然感到贫血。他说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想若能死在他怀里也义无反顾。他看你不回答便直问你为何对他有成见,你怎么解释爱他入骨冷漠只是你的表演。他开玩笑说你是不是从小就这么冰冷,你想告诉他其实你内心像迈阿密一样热忱。他泄气地站到电梯另一边,再按一次一楼的钮好像要电梯快一点。你想说请多给我一点时间,渴望此时全国能够停电。他拿出手机检查有没有留言,你内心盘算若被他拒绝会不会很丢脸。你终于鼓起勇气要表达爱意,此时电梯灯也亮到了1.电梯门迅速打开,外面站着一名绝色美女。他大声叫嗨Julie,美女摘下墨镜笑容像梁咏琪。他们在大厅中央抱在一起,你从安全门逃走躲在地下停车场哭泣。第二天你送他一盆花,署名迈阿密的寒冷。他看完卡片关起办公室的门,一分钟后你收到他的Email说谢谢你对我一往情深。

  “你是说送我花的是一名外冷内热的女生?”“没错,”我说,“你的同事中谁是这样的人?”“我们金融机构的员工讲究精准,通常内心没有这么多矛盾。”“有没有一路第一志愿上来的女生,上一次和男人约会是去看”乱世佳人“?”“没有,倒有人当场叫来求婚的男士快滚,半年后却又抱怨他娶了另一个女人。”“有没有人同事生日时蛋糕不碰嘴唇,一个人到炸鸡店鸡骨头却不停地啃?”“没有,倒有人公开批评偷金城武海报的小女生笨,自己在家却看了50遍的《不夜城》。”“有没有人整天高喊两性平等,烛光晚餐的帐单来时却总是尿遁?”“没有,倒有人上车总要等男人替她开门,亲热时却必须主控每一个吻。”“有没有人在老板面前分秒必争,老板出国她就摸鱼打混?”“没有,倒有人白天表现出小女孩的稚嫩,到了晚上竟变成包法利夫人。”我宣告:“这些表里不一的人都可能是迈阿密的寒冷!”张宝决定花几天观察几名可疑人选。晚上回家睡不着觉,我在网路搜寻引擎上打下“迈阿密的寒冷”……

  “我找到了!”第二天下班我去找张宝,“”迈阿密的寒冷“是美国Maybelline公司在1997年春季推出的一系列化妆品,颜色都是大胆的绿、黄、粉红,你们公司有没有人涂绿色的眼影,黄色的口红?”“我们是金融机构,不是万花楼。”“用力想想,有没有人打扮得很辣妹?”“我们公司最辣妹的是接待小姐,但就连她都不敢穿露脚趾的鞋。”“这就怪了……让我打电话给CSR,问她台北哪里可以买到迈阿密的寒冷。”“用我秘书的电话,先拨9.”我坐在张宝秘书的座位,桌上干净,连一支可以记电话的笔都没有,我不经意地拉开抽屉……

  里面是一盒“迈阿密的寒冷”粉底。

  “办公室恋情”

  上礼拜张宝发现他的秘书在暗恋他,第二天他的秘书请病假。

  “三年来她从来没有请过假,我已习惯了事事靠她,”下班后张宝向我诉苦,“今天她突然没来,我连电脑都不知道怎么开。没有她帮我过滤电话,一堆推销员打来要我办信用卡。她像一个妈妈,你把她视为理所当然。她对你的好都很微小,于是你从来不知道。她关心你有没有吃饱,你说拜托你不要唠叨。陈阿姨的女儿她要帮你介绍,你说请不要逼婚好不好。有一天她不在了,你才知道她多么重要。她曾对你那么的好,你自私地一点都看不到。”我当然知道他讲的不是张妈妈。

  “我爱的其实是她!”张宝昭告,大手一挥推倒电脑,“我在外面那个人肉市场跌跌撞撞,没想到真爱就近在身旁。和别的女人看午夜场,我只会算计看完后如何骗她们上床。演到一半故意把手放错地方,看她们会不会给我一巴掌。和秘书在一起我不必这么忙,她让我一点都不紧张。甚至只是坐着谈新成立的三家固网,我都可以觉得通体舒畅。她的感情不需论斤计两,爱的价值在上床前后都一样。”“听起来很棒,但你不能爱她!”“为什么?”“办公室恋情通常都以悲剧收场!”我想起自己沉痛的经验。起初只是纯洁的午饭,办公室旁各付各的自助餐。你假装和她一样喜欢许茹芸,讲到NBA她勉强睁大眼睛。喝完汤你们确定不来电,走回办公室两人隔了五步远。回到大楼你们几乎不认识,走进电梯她礼貌地请你帮她按10.星期五你被老板K一顿,加班加到大楼关灯。停车场里你的车怎么发也发不动,修车厂的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突然间她来敲你的车窗,问你要不要帮忙。也许是停车场的灯不够亮,她看起来竟然像萧蔷。你坐上她的车,立刻失去一切原则。你和她回到家,急得连皮鞋都没有脱下。客厅中她激动地叫你爸爸,你只怕弄脏她的真皮沙发。第二天早上你先醒来,匆忙逃跑时忘了皮带。星期天她打电话约你出来,你叫弟弟骗她说自己不在。星期一你还是不敢面对,打电话请假说自己扭到脊椎。你到泰国去躲了一个礼拜,为什么会解她扣子始终想不起来。回公司后你打算辞职,走廊上擦肩而过两人假装不认识。你打电话跟她道歉,她说她正忙着吃早点。你Email给她说对不起,她forward全公司你的message.老板问你是不是对她性骚扰,你狡辩说没碰过她一根汗毛。对质时她拿出你留在她家的皮带,你倒头大哭无助得像个小孩。老板念你初犯没有开除你,但你的责任已降为打字和送东西。每天早晨你低头走进公司,同事交头接耳说这就是那个始乱终弃的登徒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