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蛋白质女孩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义愤填膺,便说:“她当初这样对你,现在正是你报复的大好时机。”“报复?事实上,昨晚我们……”“你们……”“旧梦重温。”“你怎么这么没志气?”张宝推我,“她当年甩掉你,不给任何原因。闪电结婚的酒席,还发帖子要你送礼。现在她回来找你,眼泪随便掉个两滴。你手帕摘下给她,接着裤子就脱倒在地。”“我们昨晚亲密的基础不是性,而是爱情。”“爱你个屁!你们15年不见,爱早就过了期限。真要讲爱情,安娜苏才值得你反省。几个礼拜前你还信誓旦旦地要和她到西藏旅行,现在她怎么就变成了你良心不安的标的?她为你RU486吃坏了身体,你报答她的方式是让别的女人把你当马骑?”“安娜苏20岁,和她亲密像是去月球旅行,床上没有重力,从头到尾难以呼吸。快乐到此境地,我都觉得对大家不起。我旧日的挤压35岁,和她亲密像在家里扫地,你不会急着完成使命,也没有兴趣做得彻底。它是例行公事,你巴不得找人代替。如果只是为性,我当然宁愿跟安娜苏在一起。”“所以是为了爱……”“或是一份共同的记忆。那是一种同属于50年代的惺惺相惜。你打开媒体,整天是两岸关系;你转台,唯一的其他选择是蔡依林。你突然发现世界正被30年代的人统治、70年代的人占据。你35岁,虽已进入壮年,但还不是社会的中坚。你挂名助理副总裁,但没有权力拍板定案。你和70年代的相亲,讲了半天找不到共同的话题。他们喜欢的歌你只听得懂半句,去KTV只有你听过”三月里的小雨“。昨晚碰到旧日的挤压,我有他乡遇故知的惊喜。我不必再假装知道近畿小子是谁,她反而会主动提起”阿美阿美“。”“我完全了解你的心情,”我安慰他,“了解你的不高不低。你不愿天真浪漫像刚过18,又讨厌50岁的老奸巨猾。你在寻找一名35岁的已婚女子,她已有成人的沧桑,但身材还不至于完全走样。做爱已成家常便饭,但没有体会过高潮的意涵。你们共度一晚,激动地撕裂床单。积欠了一辈子的情感,连本带利地归还。你看到飘落的花瓣,和一艘淹没的帆船。她看到一颗子弹,将她的身体刺穿。结束后像扑灭了一场火灾,你们检视着心的残骸。第二天她继续回去当林太太,你告诉女友昨晚老板从美国来。下次有人谈起蔡依林,你不会再觉得疏离。因为50年代的还在那里,她和你一样迷过我达达的马蹄。”“谢谢你了解。”在张宝感激的神情中,我看到了他和安娜苏的结局。

  “CSR”

  上礼拜张宝碰到旧日的挤压,我为要不要做台湾国语的篮板球情人而挣扎。当我不知如何是好时,我遇到CSR.“CSR?”张宝问。

  “CustomerServiceRep,顾客服务代表。前几天我收到信用卡帐单,同一项帐款被重复计算。我气得打080号码,二话不说就对接电话的CSR开骂。她不但没生气,还很耐心地跟我解释出错的原因。然后她注意到两笔款项都在诚品,就问我那天买了什么书籍。她的声音像镇静剂,我轻松到竟然毫不克制地放屁。她的解释很合理,我感觉自己在补习班补习。”“不要告诉我你爱上了她!”“讲了十分钟后,我开始对她个人产生兴趣。我问她爱不爱听许茹芸的”真爱无敌“,她说她比较喜欢亚当?山德勒的”BigDaddy“。我说听你的声音应该不食人间烟火,她说她是八卦女王喜欢吃麻辣火锅。就在那一刻……”“你爱上了她……”“因为她fun,她的快乐彻底解除我的武装。这几个月我认识很多好女人,必要时她们都能笑得十分逼真。但内心里她们以悲哀为职志,好像稍微快乐就活得不够诚实。蛋白质女孩中规中矩,从小压抑七情六欲。台湾国语曾遇到过梦中情人,至今仍出现在她梦醒时分。CSR开朗、快乐,没有创伤的过去,不想人生的道理。和我聊天不在乎老板监听,给我电话号码不怕我是神经病。”“她给你她家的电话?”“所以当晚我又和她聊了两个小时,我发现我爱上了她。”“她的声音好听吗?”张宝问。

  “当然,声音是她工作的主要工具。”“那你不爱她!”“我不爱?”“你爱的是她的声音。这很容易解释,你现在和台湾国语在一起,她一切完美,就是声音不好听。你寻求补偿,于是迷上了CSR.想想看,你连她面都没见过,怎么可能爱上她?”“你没看过《电子情书》或《西雅图夜未眠》吗?谁说爱情一定要建立在见面的基础上?你整天和女人肌肤相亲,办完事就翻过身去。她一问结婚的日期,你就说明天还要早起。这又是哪门子的爱情?”“你以为看午夜场《西雅图夜未眠》的情侣牵手回家后做什么?Callin吗?如果有任何情侣看了那些电影而没有休息,我跟你保证他们不是打电话给光禹,而是在实验牛顿运动定律。”“你耽于肉欲、毫无灵性。”“灵性?我昨天经过菜市场,灵性在买一送一。胡因梦够有灵性了吧?她在书中说要把处女膜送给男友当生日礼。”“你为什么不说林觉民,不说意映卿卿?”“因为林觉民的时代还没有这么多性病,他写意映卿卿时还没有那么多宾馆可以休息。林觉民的时代有一个腐败的清廷,年轻人共同的理想是救国救民。2000年我们唯一共同的是对八卦的兴趣,国家的重要性还不如WAP手机。”“你怎么这么犬儒?”“你不犬儒,那我问你,你是不是打算永远不和CSR见面?”“我又不是白痴,最后我当然会和她见面,只是我现在珍惜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好,你们心有灵犀,假设见面后你发现她很丑,你还会爱她吗?”“她告诉我她以前是空中小姐。”“她——,好,假设她以前不是,你还会爱她吗?”“这个问题根本不成立,你问有什么意义?”“你是先知道她是空中小姐还是先觉得和她”心有灵犀“?”“你这像问我是先长出胡须,还是先觉得自己进入青春期,一个具象一个抽象,我怎么比?”张宝停止逼问,他逼视我,然后冷笑,“你只是爱她的声音、她的神秘、她的距离、她象征的可能性。你和台湾国语有了问题,CSR提供给你一个迅速的逃避。你爱CSR,因为和她相处比较容易。每天打几通电话,想发现彼此的丑陋还来不及。你们的爱只能停留在电话上,一旦见面,她会知道你的笑话都很低级,你会发现她月经来时不讲理。”“闭嘴!”我大叫,“为什么你觉得凡事总会幻灭?为什么你觉得我们不能容忍彼此的缺点?对爱我至少愿意放手一试,你只会永远沉溺于你的神经质。”我们终于讲到了重点,张宝低下头,好像在找掉在地上的钱。此时我多么希望CSR就在眼前,只为了让张宝了解:爱上一个声音的确有危险,但是新大陆通常都是这样被发现。

  “迈阿密的寒冷”

  上礼拜我遇见CSR,张宝还在想旧日的挤压。礼拜四张宝生日,下班后我去办公室找他。

  “今天早上有人送我花!”他指着花,我拿起上面的卡,卡上署名:“一直暗恋你的同事:迈阿密的寒冷。”“”迈阿密的寒冷“?”我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