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蛋白质女孩 > 上一页    下一页


  “不过我得警告你,”张宝说,“她是一个个性很好的女孩!”我立刻了解他的意思,“没关系,我不注重外表。”天啊,我在骗谁,男人不注重外表,就像说老虎不嗜肉食。我仰头喝一口矿泉水。没关系,我也是灵长类的一员,我可以升华,可以克制。

  “我和她也不是一见钟情,在一起后才发现她许多优点,”张宝说,“她日月座是狮子和双鱼,同时会讲日文和法语。她早起,起床后先跑半小时,吃了麦片才去公司。她贤慧,每天做一打火腿三明治,带到公司请同事们吃。她有礼,快递脸上有雨时递上面纸,清洁妇来吸地时抬起椅子。她准时,和你约会前一天打电话确认,第二天寄卡片谢谢你点的果汁。她纯情,爱像宋词唐诗,意境优美对仗工整;性像阿拉伯文,她知道它的存在却不懂是什么意思。她善良,生理时期还抱起大水桶换饮水器的水,没人注意时还认真做垃圾分类。她负责,影印机塞纸时修理到底,洗完便当后水池一定清理干净。她有礼,咀嚼食物时嘴巴从不张开,交叉的双腿一定用裙子盖起来。她浪漫,最喜欢的电影是”第凡内早餐“,失恋后可以好几天不吃饭。她坚强,撞见我在办公桌上和工读生亲密,她还蹲下来为我捡起地上的笔。她……”远远地,我们看到蛋白质女孩挥手走来。让她改变我的生命吧,我对上帝说,让爱不再有矿物质的冰冷、纤维质的粗糙、胆固醇的油腻、钙质的稀少。让她走进我营养不良的生命,帮助我长得又壮又高。

  “镭射头”

  有些漂亮女人像内湖:遥远、隔绝、湖光山色的外表下是垃圾焚化炉,而且天天整型,四处大兴土木。

  上礼拜张宝为我介绍蛋白质女孩,我才明了过去活得多么悲哀。我第一次感到快乐,像喝了一杯鲜奶:纯净、无味,但充满养分,流过每一条静脉。

  “我们爬山回来后,她写了一封信给我!”我向张宝炫耀。

  “她写些什么?”“重点不是她写些什么,重点是这年头还有人写信!不是大哥大,不是Email,是一封手写的信,贴了邮票、封口沾着胶!我看信时可以看到她咬着原子笔,斟酌每一个形容词。我可以看到她跑到邮局,为了让信早两个小时到,站在柜台用那本页缘皱褶的本子查我家的邮政区号。”我欢呼,“她真是一个特别的女孩!”“就是因为她太特别,”张宝拉下我的双臂,“现在有另一个人也在追她。”“什么?”我大叫。

  “而且还是一个镭射头!”“”镭射头“?”“他像镭射一样精准、快速、锐利、聪明。只要他放出光束,绝对在千分之一秒内击中目标。”我当场倒在人行道上,“那他应该去比赛射击,或帮人矫正视力,跟我抢女朋友干什么?”“他是哈佛商学院的MBA,一家银行的总经理。”“有什么了不起,我是哈佛幼儿园毕业的,我比他先进哈佛。”我虽然嘴硬,心情却跌到谷底。没想到快乐和绝望的距离是这么近,近到只有一束镭射光的距离。

  “他帅,大学时当过模特儿。”(我大学时当义工清扫过化学废料。)

  “他是运动健将,高中时当过QB.”“什么是QB?”“Quarterback.美式足球的四分卫,每次进攻发号施令,决定球传到哪里。比赛完后拉拉队去更衣室抢他换下的球衣,巴望在上面收集到他残留的体液。他是全美大学的明星QB,想和他交往的女生可以从台湾排到陕西!”(我在高中时得过TB,叫肺结核。之后体弱多病,爬一层楼梯就喘得不知裤子拉链在哪里。我似乎散发出一种离心力,想和我交往的人都在火星。)

  “他年薪千万。”(我的薪水大概不够付他的晚餐。)

  “他坐在咖啡厅等人,常用手把浓厚的头发往后翻。”(我尝试同样的动作,已经稀少的头发会再掉一半。)

  我反击,“我读过《阿Q正传》,我相信这些完美的人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缺陷,譬如说疝气,因为只有这样世界才公平。”“疝气?你有没有搞错,他当模特儿时拍的是内裤广告!”“那他有口吃!”“口吃?他国中参加辩论比赛,把对手讲到举白旗。”“他英文动词的过去式和过去分词永远分不清!”“他连家里冰箱上磁铁吸住的蚵仔面线食谱都是用英文记的,我想他处理过去分词绰绰有余。”“那么……他,他和蛋白质女孩其实有血缘关系!”“你醒醒吧,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平。否则你我何德何能,哪里配认识蛋白质女孩?”没错,这是男人的劣根性:当我们因世界不公平而受惠时,我们绝口不提;当我们吃亏时,我们对列祖列宗骂三字经。

  “等一下,”我回光返照,“如果镭射头这么完美,他大可以去认识模特儿或电影明星,怎么会看上外表平凡的蛋白质女孩?”“他显然最近大彻大悟,体会到很多漂亮女人都像内湖:遥远、隔绝、湖光山色的外表下是垃圾焚化炉,而且天天整型,四处大兴土木。”“但我也大彻大悟了啊!”“你怎么会大彻大悟?你又从来没认识过漂亮女人!”“好,也许我悟得没他那么彻底,但我先认识蛋白质,我比他先大彻大悟!”“比他”先“大彻大悟?这不是小学,先后没有任何意义!”我手中蛋白质女孩的来信垂头倒下来,此时我只能看到她写信给镭射头的样子。她大概不用站在邮局柜台前查他家的邮政区号,镭射头一定住在仁爱安和或敦化南,总之是106的高级区。

  我坐在繁忙的街道,原本如鲜奶般的快乐现在变酸,我喝不下去,也不知道垃圾桶在哪里。镭射头QB,我该如何陷害你?

  “淑女杀手”

  上礼拜我发现情敌是镭射头,便沮丧地开始酗酒。

  “你要振作起来,”张宝说,“你还有救,让我们来设计一个阴谋。”“阴谋?”“没有人会放弃镭射头而选择你,”张宝说,“要赢得蛋白质,我们必须混淆她的视听。”“譬如说……”“我们可以造谣说镭射头是同性恋。”这里我必须解释一个东西。男人与男人之间有一种同胞情谊,一种江湖道义。这种道义的具体表现是一套规矩,这套规矩我们绝不对女人提,因为它是我们在和女性作战时仅存的武器。这套规矩让我们在高中时挤在宿舍夸耀彼此第一次的时间,有人肚子大时介绍诊所热心凑钱。大学时,我们蹲在门外让室友能在屋内爱的初体验,室友第二个女友来查房时带她去吃蚵仔煎。当兵时,我们相互告知华西街可以杀到的最低价钱,同事迟归时骗排长说他吃了不干净的海鲜。入社会后,被厉害女人整了在酒精中彼此安慰,把到高难度女子在奸笑后互相赞美。结婚后,对朋友的外遇绝对保密,互相借钥匙让对方完成一夜情。这套规矩神圣不可侵犯,让男人在一无所有后还能保住友情……

  “而这套规矩的第一条……”我提醒张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